第659章的士风波

    李双喜看了看身边脸色都吓白了的常清道长,替他解了当前的尴尬。

    常清道长这时候算是明白了,还真有一种东西叫做人格魅力,可自己却一点都没有。

    陈梓珊深情的看着李双喜,道:“李双喜,记住你答应我们的,要活着回来。”

    “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食言过,你们放心。”李双喜微笑道。

    最终,李双喜安抚好了众女,几人才离开了别墅。

    时间很快来到了三天后,经过几天的准备,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准备齐全了各种装备,全都放置在奇异空间之中,准备搭乘下午的飞机,前往日国。

    海宁机场,众女一起赶来送别李双喜,每个人都和李双喜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常清道长孤零零一人,只能单独先行前往了候机厅。

    上了飞机之后,李双喜笑道:“道长,干嘛愁眉苦脸的,这叫人格魅力。”

    常清道长一脸不屑,回道:“狗屁,分明就是现在的年轻人价值观有问题。”

    “切!”李双喜冷眼一瞥,道:“这和价值观可一点关系都没有,分明就是你吃不到葡萄,非要说葡萄酸。”

    常清道长语塞,心里也是堵得慌,自己这次前往日国同样是为了华夏,为什么只有李双喜受到了众女的期盼?

    想来想去也没有头绪,常清道长只能闭着眼睛睡觉。

    几个小时之后,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安全的落地在了日国帝京国际机场。

    下了飞机后,常清道长整个人就好像长颈鹿一样,伸长了脖颈四处张望,道:“双喜兄弟,老道这还是第一次来到帝京,没想到这里居然如此繁华。”

    出了机场映入两人眼中的,自然是拥挤的人潮和高耸的大厦,现代金融都市模样。

    帝京的面积不大,所以城市的结构和华夏有很大的差异。

    李双喜戴上了一副墨镜,回道:“时代在发展进步,帝京可是日国的首脑城市,自然很发达。”

    常清道长点了点头,问道:“双喜兄弟,你不是说到了日国会有人来接我们吗?”

    上飞机之前,李双喜收到了中岛惠子的短信,说飞机降落她会到机场来接机,于是李双喜也把消息告诉了常清道长。

    李双喜看了看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么多人,哪里去找中岛惠子,只好从包里掏出了手机,准备拨打电话联系。

    李双喜手机刚开机,一条未读信息很快显示而出:“李双喜,实在不好意思,工作遇到点突发情况,不能去接机了,你到我给的地址找我吧。”

    “靠!”李双喜看完信息之后顿时有种被耍了的感觉,上飞机到下飞机也就几个小时的功夫,中岛惠子这变卦的速度也实在太快了吧。

    “怎么回事?”常清道长见李双喜脸色有些难看,问道。

    “接机的有事来不了,让我们去她工作的地方找她。”李双喜回道。

    常清道长一听这话,也发牢骚,道:“这么不靠谱,难道她不知道我们都是第一次来帝京吗?人生地不熟的说找就找那么容易?”

    李双喜也很是无奈,放眼一看,到处都是日国字语,自己就像是睁眼瞎,完全都不知道标注的是些什么。

    “对了,那接机的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常清道长追问道。

    “女。”李双喜简简单单回了一个字。

    “日国女人?”

    “对。”

    常清道长听后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道:“双喜兄弟,不是我说你,你可真是一个禽兽,居然连日国的女人都认识,华夏那么多美女还不够?”

    李双喜翻了一个白眼,回道:“道长,你思想难道就不能单纯一点吗?她是我唯一认识的日国女人。”

    既然都一起到了帝京,李双喜也没有什么好在掖着藏着,将和中岛惠子认识的故事快速的告诉了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明白事情原委之后点着脑袋道:“原来是这样,好吧,那现在我们怎么去找那不靠谱的中岛惠子?”

    “不靠谱?”李双喜诧异的看了看常清道长,没想到他已经给中岛惠子贴上了标签。

    “是呀,一会说来,一会说不来,显然很不靠谱。”常清道长实话实说道。

    李双喜也没有反驳,看了看机场前停着的成排的士,道:“走吧,当然是打的士去。”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上了的士,将地址直接递给了司机,车子发动,前往了中岛惠子给的地址。

    黑幕渐渐将帝京笼罩,两人一开始还欣赏着车窗外的风景,可天黑之后都在的士上打起了盹,不知不觉睡着了。

    李双喜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的士依旧在道路上行驶,李双喜有种异样的感觉,将身边的常清道长给推醒。

    “道长,这司机是不是故意带我们绕路,这都快两个小时了,居然还没到。”李双喜问道。

    常清道长看了看窗外的街景,一脸懵圈,回道:“不知道呀,看这司机不太像那样的人呀。”

    坐在后排的李双喜敲了敲前排座椅,道:“这有那么远吗?你丫的是不是坑我们?”

    的士司机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穿着一身和服,通过后视镜看了看两人,并不明白李双喜说的是什么,随意的摆了摆手。

    常清道长看了司机的举动,道:“这个家伙是说没有还是说听不明白?”

    李双喜满头的黑线,自己哪里会知道,见语言沟通不顺,李双喜握起了拳头,伸向了前排,再次道:“要是敢浪费我们的时间,我非得用拳头好好教训你一番。”

    的士司机看着李双喜的拳头,露出了一个微笑,随后油门轰到底,加快了速度。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一下身体紧贴后排座位,骂道:“这家伙,八成是故意的!”

    二十分钟后,的士停了下来,司机看了看一旁的价码表,伸出了一个巴掌,五千日国币。

    李双喜可不傻,打个的士居然要五千,这摆明了就是坑两人,李双喜摇了摇手指,表示不会给那么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