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争执

    李双喜摇了摇头,丝毫没有因为对手的强大而感到畏惧,依旧坚持着自己的决定,回道:“道长,我明白你们都是为了我的生命考虑。可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力量越是强大,肩膀上的责任就越重。要是面对强大的对手我就畏畏缩缩的话,你们也看不到今天的李双喜。”

    “我数次在生死的边缘徘徊过,绝境之中造就了我拥有一颗大心脏。这一次的日国之行纵使在艰难,我也必须要去。”

    陈梓珊就是听着李双喜这番话踏入了修炼者的世界,此时再次听到李双喜这么说,内心深深的颤动了起来。

    常清道长见李双喜根本不听劝,声音不自觉的也提高了几个分贝,道:“李双喜,滇南发生的事你这么快就忘记了?我只是不想再看到滇南的悲剧发生!”

    滇南的悲剧指的自然就是那无辜的古镇居民和马冰的死亡,确实,吸血僵尸的残暴给两人的内心都造成了不小的创伤。

    李双喜脑海之中快速浮现出了马冰的身影,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就那么永远的离开了,同时也想起了陈梓珊的母亲叶珊,死的是那么悲痛……

    李双喜看向窗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变得沉重了。

    常清道长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道袍,让自己保持冷静。

    这个时候提及滇南,别墅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降低至了冰点,很是尴尬。

    常清道长还想说点什么,可欲言又止,没有再开口。

    过了好一阵子,李双喜站立起身,道:“滇南的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忘,可我永远都不会活在回忆之中。”

    “我还是那句话,能力越大,肩上承担的责任也越大,要是我不去阻止日国邪术一派的话,不止是滇南的悲剧会在海宁上演,整个华夏都会陷入黑暗。”

    李双喜已经看出了日国邪术一派的野心,他们弄入华夏的死侍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肯定还有更大的阴谋在酝酿。

    李双喜说完之后,转身上了二楼的卧室,不想再和俩人争执,就算是说破了天,他也得去日国。

    看着李双喜一步步顺着楼梯而上,常清道长内心很是复杂,深深叹息道:“老道活了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执着的家伙。”

    李双喜消失在了楼梯的转角处,陈梓珊也从客厅沙发上站了起来,道:“道长,你现在应该知道李双喜为什么受到所有人的欢迎待见了吧,不是因为他有钱,开了公司,而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为了正义的事,就算要粉身碎骨,李双喜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他就是我们心中最完美的人。”

    这时候的陈梓珊将自己动摇的内心彻底稳定了下来,赞美李双喜的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对于李双喜,她依旧保持着最初的心,不再被任何东西左右。

    陈梓珊发自肺腑说了一番话之后,也迈步走向了二楼的卧室。

    别墅客厅只剩下了常清道长,反复回想着刚才两人所说的一字一句,过了好一阵子,常清道长自言自语道:“看来,今天我才真正的了解双喜兄弟。”

    去到了二楼卧室的陈梓珊,推开了李双喜卧室的房门,走了进去。

    李双喜并没有躺在大床上睡觉,而是静静的站在窗边,看向窗外。

    听到了卧室开关门的动静,李双喜顺着身前全景玻璃的反光看到了陈梓珊,开口问道:“梓珊,怎么了吗?”

    陈梓珊双手后背,回道:“恩……我收回我刚才在楼下说的话。”

    李双喜听后转过身,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太明白陈梓珊这话的意思。

    陈梓珊抿了抿嘴唇,接着道:“几个小时之前的那恢复不是没有完成吗,我,我想现在来找你恢复。”

    陈梓珊说到后半句的时候整个脑袋都已经埋得很低。

    李双喜听后内心欣喜不已,这暗示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虽然内心欣喜躁动,但李双喜表面还是强壮镇定,点头道:“好,那我就按照之前的一点一点进行,要是都没有作用,我就只能使用那最私密且无比强大的阴阳结合大法咯?”

    李双喜试探性的看向了陈梓珊,心中暗道:“你来暗示,那我也来一波暗示。”

    短暂的沉默之后,陈梓珊认真的点了点头,同意了李双喜的方法。

    纵使李双喜强装镇定,这个时候心脏的跳动也开始加快,不由得转过身子,将卧室的窗帘拉了起来,道:“我们可以开始了。”

    李双喜看出了陈梓珊的紧张,知道她肯定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于是降低了音调,用那带有磁性的嗓音道:“梓珊,放松,不用紧张的。”

    梓珊,有没有感觉?”

    陈梓珊轻轻摇了摇脑袋,表示没有。失去了欲神的她,现在的这种状况,显然不足以将那第三魂幽精唤起。

    李双喜希望得到的回答就是这个,带着欣喜的语调道:“那我只好采用阴阳结合的大法了。”

    陈梓珊没有说话,贝齿轻咬嘴唇,蜻蜓点水一般的点了点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