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不要把我当做拖油瓶

    海宁城除了李奥之外还有其它的死侍,这无疑是一个重磅消息,难道说李双喜的噩梦已经开始印证了?

    常清道长继续道:“老道解决了那具死侍之后觉得不对劲,事情恐怕有蹊跷,于是便立即回来通知你们。”

    陈梓珊听后接着道:“看来李双喜的噩梦果然是预兆,这才短短的几个小时,就出现了死侍。”

    李双喜摩挲着下巴,现在最关键的是无法确定死侍的数量,想必一定不可能单单只有那么一具。

    “梓珊,道长,收拾东西准备出发,今晚的海宁必定不太平。”李双喜快速做出了决定。

    意识到了事情的危机和严峻,两人都没有一点马虎,迅速开始准备。

    五分钟之后,李双喜别墅大门口,三人并列成排,互相看了看,一起离开了别墅。

    李双喜从滇南回来本想好好的修养一段时间,可没有想到,才仅仅一天的功夫,就遇到了死侍。

    不过死侍的到来,也将李双喜的怒火给激发了起来,这些日国制造出来的玩意,侵犯着华夏,更大的阴谋一定在酝酿之中。

    “道长,什么方向?”李双喜站在美林海岸别墅小区门口问道。

    常清道长从道袍之中摸出了数道纸符,向空中抛撒而去,只见纸符变化成了那引路的纸鹤,向着四面八方开始扇动起了翅膀。

    常清道长看后皱起眉头,道:“不妙!死侍的数量很多,遍布各个方向。”

    陈梓珊立即问道:“要不要让鹏局帮忙?”

    李双喜不由自主的捏起了拳头,道:“这些死侍一定是有目的,他们分散开来应该是想要制造混乱。警方的出动只会让更多的人陷入恐慌,到时候更是会让他们有机可趁。不行,虽然我们只有三个人,但必须阻止死侍。”

    “这样,我们兵分两路,我和梓珊以海宁东半边为范围收索,常清道长以西半边为范围。”

    李双喜快速分析局势做出了决定,常清道长和陈梓珊点了点头,对于李双喜的决定,他们从来都没有质疑。

    “这个主意可行,从我刚才斩杀的那具死侍来看,他的实力远远不如李奥。”常清道长回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不过我们现在的实力已经比之前都有所提升,就算都是李奥那样级别的,也不虚。”李双喜将拳头捏在身前,自信道。

    “双喜兄弟,这几只纸鹤会为你们带路,只要跟着它们的诡计就可以了。”常清道长将自己的几只黄符变幻成的纸鹤派给了李双喜和陈梓珊。

    于是三人兵分两路,在纸鹤的带路之下,快速收索起了那些死侍。

    “梓珊,你的身体没有完全恢复,要小心。”李双喜一边快速前进一边提醒道。

    陈梓珊很严肃的点了点头,道:“放心吧,别把我当拖油瓶看。”

    李双喜看了看陈梓珊,这个女警依旧和之前一样,充满了自信,对危险的事物无所畏惧。

    纸鹤引路,李双喜和陈梓珊穿过了几条街道,在一条昏暗无人的小道撞见了一具死侍。

    那死侍全身黑色,还带着一顶鸭舌帽,根本看不清他的面目,躯体散发出了浓浓的黑气,乍一看俨然就是黑暗的一部分。

    李双喜一马当先,拦在了死侍的面前,双眼紧紧盯着他,语气冰冷道:“站住!”

    死侍停下了脚步,脑袋低垂看着地面,体内的黑气快速扩散而出。

    两人迅速被黑气环绕,修为较弱的陈梓珊立即感觉到了不适,周围的黑气开始压迫着她的身体,修炼者的灵气被克制住了。

    相比陈梓珊,李双喜好的多,不过同样也是被周围黑气给压制住了体内的灵气。

    死侍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成功,鸭舌帽之下传出了阴森恐怖的笑声,那声音让陈梓珊全身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可接下来的一瞬间,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李双喜扬起了手臂,一道白绿相间的光芒一闪而过,落在了死侍的脑袋上。

    “不好意思,我是故意让你压制住灵气的。”李双喜淡淡道。

    话音落下,李双喜一脚踹出,眼前的死侍摔向地面,躯体还被分成了两半。

    死侍倒在了地上,黑气骤然消失的同时,躯体也迅速萎缩,最终变成了一滩黑水。

    李双喜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身边的陈梓珊目瞪口呆,好不容易才缓过了神来,问道:“李双喜,你,你的实力怎么又增强了?”

    陈梓珊清楚的记得在对付鬼婴的时候,李双喜的修为远远不及现在。现在对比之前,显然出现了质的飞跃。

    “绝境之中历练出来的。”李双喜平静的回了一句,而后道:“好了,快走,你没看引路的纸鹤都有些按捺不住了吗?”

    李双喜看了看半空之中挥动翅膀的纸鹤,纸鹤的小脑袋看向远方,显然一副急切的模样。

    陈梓珊也不甘耽搁,道:“嗯嗯。”

    另一边的常清道长,同样也遇到了一具死侍,死侍刚将一个无辜的男人残杀,准备寻找下一个目标。

    常清道长看着那倒在垃圾堆里的尸体,心中怒火被激发了起来,一道身影闪出,直接掏出了祖师爷留下的神兵乾元金光剑,猛地劈斩上去。

    死侍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已经被劈掉了脑袋,倒在地上变为了黑水。

    常清道长看了看那死刚刚死去的无辜男人,叹息道:“抱歉,我还得去阻止死侍的杀戮,不能处理你的尸体了。”

    常清道长脚下生风,跟随着纸鹤继续前行收索。

    今天空投下来的一批死侍陆续死了几具,察觉到了不对劲,由分散转向凝聚。

    李双喜一路看着空中的纸鹤,纸鹤突然停了下来,停顿了几秒之后同时向着相反的方向飞去。

    “怎么突然变道了?”陈梓珊气喘吁吁道。

    李双喜沉思了一会,回道:“看来海宁城的死侍开始集结了。”

    “这样也好,免得我们浪费时间。”

    李双喜带着陈梓珊,毫不犹豫的跟上了纸鹤的移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