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风波再起

    常清道长和陈梓珊绘声绘色的将李双喜睡了一天一夜的情况告诉了他。

    “我们怎么喊都喊不醒你,只好守在你的床边。还好,你总算是醒了过来。李双喜,你到底是做噩梦了还是走火入魔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李双喜听着两人描述的情况,意识到了不对劲,自己可从来都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难道说那个噩梦是什么预兆?

    李双喜犹豫了一会,回道:“没有什么走火入魔,是一个极其真实的噩梦。”

    “极其真实的噩梦?”常清道长看着李双喜的表情,皱起了眉头。

    “我梦到了死侍。”李双喜一脸严肃的看着眼前两人,道:“你们都变成了死侍,就连我也不例外。”

    死侍!听到这个字眼,常清道长和陈梓珊两人同时一惊,他们都清楚的知道死侍的事没有完结,虽然李奥死了,但他临死之前所说的话却历历在目。

    当初的时候,李双喜本来就有打算消灭所有的死侍,可由于陈梓珊失去了三魂的关系,只能被迫先救她,所以去了一趟滇南。没想到现在才回来,就被这样的一个噩梦困扰。

    “双喜兄弟,我清楚记得,那李奥死之前说过不久将会有大批的死侍进入华夏,难道现在要兑现了?”常清道长神色紧张道。

    李双喜摇了摇头,回道:“我不知道。”

    李双喜从床上站立了起来,走到了窗边,看着眼前一片的宁静祥和,道:“如果真的有死侍胆敢入我华夏,我定然要杀到日国,将那什么狗屁阴邪一派给揪出来!”

    李双喜热爱自己的祖国华夏,自从读书接受教育知道了历史后,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久久不能平静,根深蒂固的爱国情怀也在他的内心开始迅猛增长。

    曾经的李双喜甚至还有过去参军的念头,可一切都被病重改变,那该死的脑瘤将他所有的一切计划都扼杀了。

    不过也算是老天开眼,让他现在有了一身的本事,要是日国阴邪一派真的敢来华夏搞事情,他绝对会用自己的力量杀到日国,将死侍背后的力量给彻底铲除。

    看着李双喜那一副深沉坚定的模样,陈梓珊为之动容,道:“李双喜,我会陪在你身边,和你一起面对。”

    李双喜扭头看向了陈梓珊,阳光照射着她那精美的面孔,那同样坚定的眼神,此时看上去更加充满了魅力。

    常清道长感觉自己吃了一大把狗粮,轻咳了一声,打断道:“梓珊,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面对那些阴邪之物,毕竟你身体之中还有一个魂魄没有恢复,那是我们都无法找回来的。你必须得把那第三魂给恢复了,才能和那些阴邪之物抗衡。”

    常清道长的话语同样提醒了李双喜,陈梓珊现在没有欲神,而且这个魂魄还得看后期的恢复,有可能会自己重新生长而出,但有可能永远都不会出现。

    陈梓珊也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情况,争辩道:“那欲神有没有都没关系,只要我有实力和李双喜一起并肩战斗就行了。”

    李双喜立即摆手道:“不行不行,没有那欲神怎么行?梓珊,我现在可是和你有婚约的人,你如果没有那方面的欲望,我可不同意这门亲事啊!”

    欲神,也就是人的第三魂幽精,它决定着一个人的性取向和生育能力,失去它的重要性可想而知。简单来说,现在的陈梓珊是不具备生育能力的。

    婚约?!陈梓珊并不知道自己父亲陈宫已经将她许配给了李双喜,而且还是在用生命的威胁之下,李双喜才同意的。

    “婚约?什么这门亲事,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给我说清楚。”陈梓珊一下子急了眼,问道。

    陈梓珊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叶珊已经离世,也不知道滇南陈家前段时间发生的一切,所有的记忆都是从白州古城开始恢复的。

    说到这个沉重的话题,李双喜和常清道长自然也不能瞒着她,于是两人将滇南之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陈梓珊。

    陈梓珊听着听着悲伤的泪水夺眶而出,渐渐掩面哭泣,纵使平日里被称为女汉子的她,此时也展现出了女人柔软的一面,完完全全的哭成了泪人。

    “梓珊,尽情的哭吧,哭出来会好一些。”李双喜同样也很难过道。

    很快,房间内只剩下了陈梓珊的嚎哭之声,李双喜和常清道长静静坐着,没有再多说一句。

    整整过了一个小时,陈梓珊终于缓了过来,揉了揉发红的双眼看着李双喜道:“李双喜,这门亲事我不同意。”

    陈梓珊之前就表白被李双喜拒绝过,心里一直留着一道阴影,更何况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用生命胁迫,李双喜才开口同意的,这样的婚约,她不需要。

    李双喜听后一脸的惊讶,道:“不同意?”

    不过李双喜很快也就想清楚,想明白了,陈梓珊一定是介意自己身边的林芯瑶等人,她没有那第三魂幽精也是一方面。

    李双喜点了点头,对于陈梓珊这个时候做出的决定,必须尊重,而后回道:“我还是那句话,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这缘分到底有没有,一切都说不准,现在说这些都还早,我们还是尽快想办法帮你恢复那第三魂。”

    陈梓珊也很赞同李双喜的所说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常清道长再次咳嗽打断道:“好了好了,你们这些小年轻,我还真是搞不懂,婚约就像儿戏似的。”

    其实常清道长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和明镜似的,他其实还没有从白州古城那双胞胎的阴影之中走出来,怕再吃到一大把狗粮,受到一万点的伤害暴击,所以岔开了话题。

    “道长,我看你就是羡慕嫉妒恨。”李双喜斜瞅了一眼常清道长,不屑道。

    常清道长听后脸色一变,李双喜笑道:“好了,梓珊恢复第三魂的事交给我来就可以了。道长,最近这段时间你还是多留神,那噩梦肯定不简单,绝非空穴来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