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预兆

    这一刻,李双喜发现自己居然连动都不能动了,拼命扭动身躯,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就好像是被钉在了床上,只能任其宰割。

    就在李双喜惊恐之余,围绕着床边的数个死侍将黑袍拉开,露出了真面目。

    “芯瑶!梓珊!道长!你们……”李双喜双眼瞪大到了极致,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些死侍居然会是身边最重要的人!

    李双喜脑子一片混乱,根本记不起发生了什么,可眼前的死侍的的确确就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我将他们都变成了死侍,为的就是要报复,我要让你领略到比死亡更加可怕的东西。”李奥厉声道。

    李双喜看着死侍林芯瑶、陈梓珊等,双眼空洞,面目惨白,完全失去了意识,成为了傀儡。

    “怎么会这样?”李双喜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呼喊道:“道长,常清道长!快醒醒!”

    任凭李双喜喊破了嗓子,一点作用都没有,沦为了死侍的他们,不过就是傀儡。

    李奥见李双喜不肯死心,将几人身上包裹着的黑袍一扯而下,恐怖无比的一面出现在了李双喜的眼前,他们的心脏都已经被挖去,空荡荡的一块,不过却还能站立着。

    李双喜一颗心苍凉如水,显然这样的场面是他无法接受的。

    李奥手指勾起了林芯瑶的下巴,阴狠道:“李双喜,这个女人不是你的挚爱吗?你不是一直保护她让我无法靠近吗?现在,她也只不过是我的玩物,哈哈哈哈!”

    “你个肮脏的东西!”李双喜勃然大怒,怒斥道:“把你的脏手拿开!”

    “啧啧啧!还有力气反抗?”李奥一脸怒色,道:“看来你还没有彻底的绝望,那就再绝望一点吧!”

    李奥枯瘦的手臂一挥,一道阴邪之风横扫而过,房间内无数死侍的黑袍被掀了开来。

    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眼前,李双喜内心狠狠的抽动了一下,同时开始沉向了谷底。

    房间内的死侍,全都是和李双喜有过交集的人,大到张达康、鹏局、小到快递站的老板唐云通,但凡是李双喜认识的人,都成为了眼前死侍之中的一份子。

    甚至,李双喜还看到了自己的母亲陈香玉!

    李双喜面露惊恐之色,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些人都是因为自己而死?

    “李双喜,你是想让你心爱的女人来剖开你的身体,还是让你的母亲来?”李奥阴笑着问道。

    “既然这样,一起动手吧,把李双喜给我屠食成一具躯壳,我要让他永远的臣服于我。”见李双喜默不作声,李奥下令道。

    停止了动作没一会的死侍开始将一双双魔爪伸向了李双喜,李双喜无力反抗,很快就感觉到了身体传来的撕心裂肺的疼痛。

    李双喜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死侍林芯瑶、陈梓珊、常清道长剖开了一道口子,然后死侍周思敏直接掏出了体内的器官,放到嘴角开始咀嚼了起来。

    李双喜想要痛苦的惨叫,却发现口中连声音都无法发出,完全只能任其摆布。

    李双喜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陈香玉,来到了自己身边,将一颗鲜红跳动的心脏从身体之中拿了出来。

    看到了李双喜的心脏之后,房间内无数死侍的魔爪同时伸了过去。

    “嘶!”李双喜感受到无比疼痛的同时,看着自己的心脏被分食而尽。

    “恭喜你,你很快就会变得跟我们一样,也是一具死侍!”李奥的声音回荡在李双喜的耳畔,那阴森恐怖的声音挥之不去,伴随着无比的疼痛。

    李双喜只感觉猩红之色将一切覆盖,自己渐渐失去了意识,似乎真的成为了死侍。

    ……

    “李双喜!双喜兄弟!”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耳熟的声音传来,李双喜被唤醒。

    李双喜缓缓睁开了惺忪的睡眼,阳光十分的刺眼,周围的景象一片模糊,只见有两个身影在自己的眼前。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现在到底是人还是死侍?”李双喜内心问向自己。

    渐渐的,眼前的模糊散去,在李双喜眼前的是陈梓珊和常清道长两人。

    “李双喜,你怎么回事居然睡了一天一夜!”陈梓珊率先开口,很是惊讶道。

    在她的印象之中,李双喜可以算作是一个铁人,每天只用睡区区几个小时就足够了。

    “双喜兄弟,你总算是醒来了,昨晚可把老道吓了一跳。”常清道长则是松了一口气道。

    李双喜被两人搀扶着半坐了起来,揉了揉双眼,晃了晃脑袋,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感受着窗外吹进来的热风,李双喜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自己还活着。

    “看来那只是一个噩梦,可为什么却如此的真实?”李双喜自言自语道。

    陈梓珊听后看了看常清道长,两人都是一脸的懵逼。

    “道长,我昨晚上发生什么了吗?”李双喜开口问道。

    说到这里,常清道长脸上出现了一丝不安,回道:“昨天下午你回到房间入睡就再也没出现过,我本以为你是这次滇南之行太累了,也没打扰你。”

    “可是到了半夜,我听到你房间内发出了翻滚声,我意识到不对劲,立即打开房门进了来,就看到你在大床上挣扎翻滚着,就像是中了邪一样。”

    “老道以为是有小鬼作祟,可一想不可能呀,你是何等高手,小鬼怎么可能在你的身体上作祟。以防万一,老道还是做法看了看,结果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于是老道觉得你应该是做噩梦了,开始呼喊你,可是怎么都叫不醒。老道一下慌了神,把了把你的脉,发现你的脉象平稳,更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老道无法,只能用道法控制住你的身体,身体控制住了的同时,可谁知你张大嘴巴,似乎想要呼喊什么,却又没发生任何声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你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陈梓珊接着道:“是呀,第二天常清道长把我叫来,我看睡梦之中的你满头虚汗,脸色变幻不定,也被吓了一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