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这个锅我可不背

    此时的李双喜,显然不知道陈梓珊会记得白州古城的事,还一脸期待之色。

    陈梓珊握紧了拳头,抓住机会,粉拳迅猛的挥向了李双喜的眼睛。

    李双喜因为修为实力得到提升的关系,身体本能的反应速度已经十分的灵敏,面对陈梓珊的粉拳,身体往后一靠,轻松的躲闪了开来。

    不过李双喜的额头还是渗出了一层冷汗,这陈梓珊未免也太过于火爆了吧,这才刚苏醒过来,就开始动手动脚了。

    “梓珊,你这是干什么?”李双喜‘唰’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问向了陈梓珊。

    陈梓珊一脸平静,对着李双喜勾了勾手指,道:“你过来。”

    李双喜看着陈梓珊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似乎是有阴谋,不敢靠近,反而后退了小半步。

    陈梓珊见李双喜的举动立即皱眉,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道:“叫你过来。”

    李双喜看了看林芯瑶、楚涵等人,在她们面前,自己总不能怕了陈梓珊,但陈梓珊很显然是要对自己动粗的。

    犹豫之间李双喜的屁股还是缓缓落在了沙发上,一脸微笑的看着陈梓珊,道:“梓珊,你现在才刚刚醒过来,不要动怒,动怒的话会对自己的身体不好。”

    李双喜这边话才说完,陈梓珊已经伸手抓向了李双喜的耳朵,不过速度并不像刚才那么快。

    李双喜见状想要侧身躲闪,可陈梓珊立即道:“别动!”

    在陈梓珊历声的威喝之下,李双喜只好一动不动,一只耳朵被陈梓珊提了起来。

    李双喜拼命的使眼色,低声道:“梓珊,这么多人,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多少给我留一点面子。”

    楚涵、林芯瑶、周思敏、楚菲、常清道长几人大眼看着小眼,这什么个情况,怎么就直接提耳朵了?

    陈梓珊可不会忘记昨天晚上白州古城客栈李双喜差点染指双胞胎姐妹的事,此时才不管周围众姐妹看着,更不顾李双喜一个劲的使眼色,手中发力猛地拧向李双喜的耳朵。

    李双喜顿时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上下两排牙齿紧紧的咬着,发出了怪叫声,心中暗骂道:“这个陈梓珊是抽什么疯?一醒来就对自己动手,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让自己情何以堪!”

    小楚菲倒来了一杯水,见到陈梓珊虐待李双喜,一脸疑惑却又嘟着小嘴问道:“梓珊姐,你为什么要拧双喜哥的耳朵,他这次为了救你可是差点就回不来了。”

    小楚菲一开口,众人也才反应了过来,林芯瑶道:“思敏,你现在才刚刚醒来,应该多休息休息,别动怒。”

    楚涵也开始制止道:“梓珊!李双喜这次能从滇南回来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你快别折腾他了。”

    随着主神和元神的成功恢复,陈梓珊现在已经完全恢复如初。

    只有常清道长此时心知肚明,陈梓珊为什么会如此动怒,想了想开口道:“梓珊,你还是放了双喜兄弟吧,事情也不全是你想的那样。”

    陈梓珊这时候才听不进众人的话语,气呼呼道:“李双喜,把你昨天晚上打算干的好事说出来给大家听听。”

    李双喜恍然大悟,顿时明白了陈梓珊这个时候如此暴躁是因为什么,脑子快速运转,辩解道:“梓珊,我可什么都没有干,而且昨天晚上你也报复我了,再者说了,那可不是我打算,分明是她们主动勾引我的。”

    李双喜一句话出口,众女一下子就迷糊了,这信息量也实在太大了吧,周思敏抓着脑袋道:“什么昨天晚上报复?什么勾引?”

    李双喜的话语此时在陈梓珊看来不过就是狡辩,根本不管他说什么,手中的力度用得更大了一些。

    “嗷!”

    李双喜昨天晚上阵痛的局部都还没有彻底伤愈,现在耳朵又遭到重创,再次爆发出了剧烈的惨叫声。

    “我的姑奶奶,有你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李双喜的声音响遍了整个别墅。

    陈梓珊看了看,李双喜的耳朵都已经被自己揪得赤红,这才松了开手,可依旧难以泄恨,于是一脚踹向了眼前的李双喜。

    只要耳朵一松开,李双喜完全就像泥鳅一般,让陈梓珊抓不住。

    李双喜从沙发上直接弹射而起,躲开了陈梓珊的一脚,看了看常清道长,眼神之中充满了恨意,要不是死老道,他现在怎么可能会那么丢人。

    陈梓珊也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张牙舞爪道:“救命恩人的事先放一边,我要先扒了你的皮!”

    陈梓珊此时就是一只发怒的母狮子,猛扑向了李双喜。

    “惹不起我还躲得起。”李双喜一边暗道一边开始躲向人群之中。

    李双喜首当其冲就拿常清道长做挡箭牌,常清道长见李双喜迎向自己,想要躲闪开来,可他的实力完全在李双喜之下,被李双喜扣住了肩膀,用力一扯,眨眼之间就到了李双喜身前。

    陈梓珊的拳头在下一秒跟了上来,直接落在了常清道长的眼睛上。

    “哎呦!”常清道长只见眼前一黑,一声惨叫发出。

    三人爆发的冲突让林芯瑶等人瞬间无语,这搞些什么,怎么才好了起来就开始拳脚交加的。

    “常清道长,这就是你坑我的代价。”李双喜凑到了常清道长的耳边快速低声道。

    常清道长一只眼明一只眼黑,这时候更是失去了抵抗力,只能任由李双喜的摆布。

    陈梓珊同样也不管李双喜身前站立着谁,道:“道长,你给我闪开,等会要是伤到你我可不管。”

    常清道长有苦说不出,什么等会伤到自己,这已经伤到了。

    见李双喜就在自己的身前,陈梓珊一脚踹出,踹向了李双喜的双腿。

    李双喜看着陈梓珊猛踹出的一脚,按住了常清道长肩膀的手掌向下一压,常清道长只感觉自己好像背上了一座大山,随后整个身体瞬间向地面坐去。

    这一往下不要紧,却是正好迎上了陈梓珊猛踹出的一脚,不正不歪,常清道长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倒在了地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