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众人的期盼

    第二天一早,飞机降落在了海宁机场,李双喜、常清道长安全着落,回到了海宁这块热土。

    李双喜看了看手中握着的油纸伞,道:“梓珊,我们回来了,你一定很快就能恢复的。”

    李双喜心情变得迫切了起来,恨不得此时眨眼就能飞到陈梓珊的身边,将她治好。

    常清道长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道:“双喜兄弟,你说我们就这么不辞而别,真的好吗?”

    李双喜眉头一皱,怒视着常清道长,这个老王八蛋居然哪壶不开提哪壶。

    常清道长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解释道:“双喜兄弟,实在不好意思,我只是昨天晚上在飞机上做了一个梦而已……”

    李双喜懒得理会常清道长,迈步直接离开,掏出了电话,给楚涵打了一个电话。

    “楚涵,我回来了,陈梓珊现在在哪?”李双喜语气焦急,问道。

    一听李双喜终于回来,楚涵迫不及待的问道:“梓珊在芯瑶家中,楚菲照顾着她,情况怎么样了?”

    李双喜犹豫了片刻,道:“你先把手头的工作交代一下,我们林芯瑶的别墅见,见面说。”

    “好。”楚涵快速回道。

    于是,李双喜、楚涵、周思敏等人全都赶往了美林海岸别墅区。

    李双喜由于路程比较远,最后一个才赶到。当别墅门打开,众女见到了李双喜,全都激动不已,小楚菲更是蹦跳的给李双喜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李双喜看着眼前的几人,一颗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有她们在,就是他回到海宁最大的动力。

    “双喜哥,你终于回来了。”小楚菲眼眶红润,情绪激动道。

    李双喜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安慰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当然,还有你们,辛苦了。”李双喜看向了楚涵、林芯瑶、周思敏感谢道。

    常清道长看着此时的场景,心中更加的觉得自己昨晚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

    “梓珊呢?”李双喜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陈梓珊的身影,开口问道。

    众女纷纷闪开了一个身位,坐在沙发上的陈梓珊出现在了李双喜的视野之中。

    陈梓珊一身白色长裙,梳理打扮得很是精致,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居家小女人,哪里还有之前女警的霸气。

    李双喜不由自主的迈步走向了陈梓珊,她的目光还是依旧空洞无神,虽然有着精致的妆容遮盖,但是脸上却多了很多皱纹,对比之前,苍老了起码有二十岁,应该是失去了三魂的关系。

    李双喜伸手轻轻触碰着陈梓珊的面容,撩动着她那黑白交杂的秀发。

    常清道长也看到了陈梓珊的模样,开口道:“我们这次回来得还算及时,要是再过几天,恐怕就麻烦了。”

    李双喜听后点了点头,轻声道:“梓珊,放心吧,一切都过去了,你很快就可以恢复了。”

    李双喜的话语对陈梓珊一点作用都没有,陈梓珊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正前方,脸上没有丝毫的惊澜。

    “道长,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李双喜将手中的油纸伞递给了常清道长,拜托道。

    常清道长接过油纸伞,然后吩咐众女筹备需要施法的一些工具。

    空闲的间隙,林芯瑶问道:“对了,还有一个人呢?你们这次不是三个人去的滇南吗?”

    林芯瑶的一句话就像一把刺刀扎进了李双喜和常清道长的心窝之中,两人同时颤抖了一下,双眼之中顿时充满了哀伤。

    小楚菲从厨房拿来了工具,听到问道,也眨巴着大眼睛问道:“对呀,那戴眼镜的大叔呢?”

    众女找齐了工具,同时看向了李双喜和常清道长。

    “马冰他牺牲了。”李双喜沉重的将消息告诉了别墅大厅内的几人。

    几人听后同时一惊,显然没有料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常清道上接着道:“马兄弟是伟大的,如果没有他的无畏牺牲,我们两人也不可能活着从滇南回来。”

    众女都很想知道在滇南发生了什么,特别是楚涵,前两天李双喜还让她转了一百一十亿的巨额账款,到底是做什么了?

    可提到死亡这个沉重的话题,众人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于是都没有人敢问。

    小楚菲的预知能力在李双喜离开的这段时间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此时看着李双喜,双目微微闭了起来。

    一道道血红之光从她的眼前闪过,随后她居然看到了龙门山大战将臣的场面,吓得猛地睁开了眼睛。

    楚涵见身边的妹妹举止有些怪异,开口问道:“楚菲,你怎么了?”

    小楚菲连忙摇了摇脑袋,回道:“我没事。”

    李双喜打断终止了这个沉重的话题,道:“好了,我们还是先来救梓珊吧。”

    常清道长也同意道:“对,梓珊要是成功的苏醒过来,一切也都值了。”

    众人站立在了常清道长的身后,常清道长抓起了碗中盛放着的一把生米,口中默念起了法诀,只见一道光芒从常清道长的手中扩散而出。

    常清道长几种工具同时用上,在道法的作用下,手中食指中央俨然焕发出了一道白光,生米和其余工具全都集中演化成了一枚丹药状的东西,那白光正是它所焕发而出。

    那是用来帮陈梓珊打开身体的,常清道长缓缓将食指落向了陈梓珊的额头正中央。

    陈梓珊眼神依旧空洞无比,看着眼前缓缓将至的白光一丁点反应都没有。

    常清道长食指上的白光落下,那丹药状的东西在和陈梓珊肌肤接触的一刹那,瞬间融化消失。

    而后常清道长手中的一抹白光落在了陈梓珊的额头上,陈梓珊的身体在道法的作用下被打了开来。

    常清道长将摆放着的油纸伞打了开来,口中再次念起了法诀,在道法的引导之下,油纸伞之中陈梓珊的魂魄在空中一闪而过,进入到了陈梓珊的体内。

    就是进入的那一刹那,李双喜和别墅大厅里的众人都清楚的看到,陈梓珊颤动了一下,就好像是触电一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