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连夜离开

    李双喜点了点头,这必须得拔出来,难道还让它一直扎在那里面?

    “拔,必须拔。”李双喜咬着牙齿,已经做好了再次疼痛的准备。

    叶青按照李双喜的意愿,手持伞身,开始用力一拔,不过很意外的是,那油纸伞并没有一点移动而出的痕迹。

    “奇怪,怎么会出不来?”叶青一脸茫然道。

    李双喜回道:“插的很深,自然难拔,你双手用力吧。”

    叶青应了一声,随后下了大床,来到床角,摩拳擦掌,做出了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叶红看着李双喜现在这个造型,忍不住笑了起来:“李双喜,你这样子还真是够搞笑的,等等,我得给你拍张照,留念一下。”

    李双喜立即拒绝道:“别别别,我这已经够丢人的了,你可别在火上浇油了。”

    叶青双手握着伞身,一副拔河的模样,开始用力抽拔。

    李双喜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抓来了一个枕头,硬生生的撕扯了起来。

    “不行呀,这完全拔不出来。”过了一会,叶青开口道。

    “啊?!”李双喜听后一脸惊诧,这怎么还拔不出来了。

    眼前的叶红点了点头,道:“姐姐都用出了吃奶的劲了。”

    确实,叶青手握伞身,用出了全身的气力抽拔油纸伞,可油纸伞就是微微晃动了两下,根本没有出去一丁点。

    情急之下,叶青开始左右上下晃动了起来,想要松一松继续。

    这可把李双喜疼得不像人样,额头留下了豆大的汗珠,制止道:“别动,别拔了,别拔了!再拔要出人命了!”

    叶青听后停止了动作,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快扶我起来,我得立即去医院,不能和你们俩闹腾了。”李双喜连忙道。

    这时候的李双喜已经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一定是油纸伞之中收着的陈梓珊魂魄搞的鬼,不然一切不可能那么邪门。

    陈梓珊魂魄都出手了,李双喜这个时候要是再不离开房间,离开眼前的双胞胎姐妹,这一条小命恐怕就不保了。

    李双喜体内的什么邪火这时候已经全都被湮灭,哪里还敢有一丝丝的邪念。

    叶青和叶红见状也都被吓到,确实,这要不去医院的话,搞不好会出大事,于是将李双喜搀扶了起来。

    叶青着急道:“李双喜,我们俩送你去医院,你等会。”

    说话间,叶青已经拿去了之前褪去的衣物,开始穿了起来。

    李双喜摆手道:“不不不,不用,你们继续睡觉,我让道长陪我去就可以了。”

    叶红不乐意,撇嘴道:“你是因为我们才变成这个样子,我们得陪你去医院。”

    李双喜费尽的解释道:“真的不用,你们都喝多了酒,在客栈好好睡觉才是正事。”

    两人看着李双喜的一脸郑重的模样,对视了一眼,只好答应不跟去,道:“好吧。”

    李双喜见两人安抚稳定了下来,走到了门边,叮嘱道:“对了,要是我和常清道长没有回来,你们就自己离开白州古城,不用等我们了。”

    不等两人回答,李双喜就像一阵清风般刮走,房间内的叶青和叶红大眼看着小眼,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显然很是失落。

    李双喜一脚踹开了常清道长房间的门,听到了被窝之中传来的声音,一把将其被子掀开,怒骂道:“道长,你个老王八蛋,居然还在这里乐开了花?”

    常清道长立即收住了笑容,一脸茫然道:“双喜兄弟,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道长,你可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这油纸伞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李双喜屁股一撅,质问道。

    常清道长看着李双喜现在的模样,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还笑!”李双喜愤怒道:“还不帮我把它给取出来!”

    “双喜兄弟,我这也都是为了你好。”常清道长一边解释一边来到了李双喜的身后,道:“呦!没想到梓珊那么凶猛,插进去了那么深。”

    李双喜脸色阴沉到了极致,这时候算是深刻的感受到了交友不慎带来的危害。

    常清道长握住了油纸伞,口中默念起了法诀,用力一抽,将油纸伞拔了出来。

    李双喜感受着那钻心的疼痛,整个人扶着墙壁,咬牙道:“走吧,我们得回海宁了。”

    常清道长一脸疑惑,问道:“现在?”

    “废话,要是再不回去,这油纸伞能把我玩弄死。”李双喜看了看油纸伞道。

    现在他的局部火辣辣的生疼,虽然行动有些不便,但是深知,这要是不走的话,白州古城就是他生命终结的地方。

    常清道长点了点头,道:“好吧。不过双喜兄弟,你确定你现在这个样子没有问题?”

    李双喜深吸了几口气,压制住疼痛,怒视着常清道长,回道:“道长,这笔账我可是记住了,总有一天,我会讨回来的。”

    “双喜兄弟,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这又是何必呢?”常清道长连忙开始说起了大道理:“我真的是为了你好,你都不知道那双胞胎姐妹的底细,到时候要是惹了一身骚怎么办?我这可是及时帮你悬崖勒马。”

    李双喜这时候冷静了下来,回想着刚才叶青和叶红说她们已经是婚约的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低声道:“什么滇南的事就留在滇南,这分明是不尊重感情。”

    “恩?双喜兄弟,你说什么?”常清道长听到了李双喜的嘀咕声,开口问道。

    李双喜回道:“没什么,走吧,是时候离开滇南了。”

    于是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没有惊动隔壁的双胞胎姐妹,大半夜的离开了客栈,去往了机场。

    坐上了飞往海宁的飞机,李双喜已经释然了,那叶青和叶红终究是生命中的过客,这次的经历也算是提了一个醒,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

    常清道长成功阻止了李双喜的大事,显然心情已经变得大好,依靠着座位,安静的睡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