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我们只爱鲜肉

    同李双喜杠上了的常清道长听到了叶青比较中肯的评价,以为有戏,自己虽然唱的不好,但也不至于难听。

    李双喜摇头回道:“见过不要脸的人,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

    两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了叶红,现在就差她的点评了。

    叶红性格脾气相对直爽,直言道:“难听!很难听!非常难听!道长,你浑身上下真是没有一丁点艺术细胞,以后记得千万不要在公众场合唱歌,避免引发更大的灾难。”

    “哈哈哈哈。”李双喜听后捧腹大笑,总算是有人说出了大实话,笑道:“道长浑身上下都是艺术细菌!”

    叶青听后也是忍不住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常清道长老脸一下子挂不住,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本来还想找个加分项来为自己增加一点好感,可谁想到,现在不仅仅没有加分,还扣成了负分。

    “哎,走了走了,这酒吧是待不下去了。”常清道长一挥道袍,从叶青手中夺过了油纸伞,气冲冲的离开了酒吧。

    “道长,别走那么快呀,等会我们呀。”李双喜伸长着脑袋调侃道。

    李双喜看了看叶青和叶红两人,也紧跟着脚步离开了酒吧。

    心花怒放酒吧的老板看着眼前一片狼藉,这时候躲在了吧台里,哪里还敢上去要什么酒钱,那几位祖宗没有把他的酒吧给拆了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白州古镇夜晚的街道上,常清道长一个人拿着油纸伞走在前方,李双喜和叶青、叶红两姐妹悠哉悠哉的跟在后方。

    经过了酒吧的事件之后,叶青和叶红两人对李双喜更是好感倍增。

    “李双喜,你怎么会有那么好的身手?”叶青凑近了李双喜一些,开口问道。

    叶红也紧接着凑近了,赞扬道:“对呀,刚才你实在太帅了,简直就和功夫巨星一样。”

    李双喜抓了抓脑袋,道:“可能是因为我自幼锻炼的缘故吧。”

    “自幼锻炼,那么说你的身材一定很棒咯?”叶青和叶红异口同声问道。

    李双喜犹豫了一下,回道:“应该算挺棒的吧。”

    叶红听后埋着脑袋娇羞道:“能不能让我摸一摸?”

    叶红一句话让李双喜心脏加快了跳动速度,心中暗道:“这是在暗示呢还是在暗示呢?”

    常清道长听着后方传来的议论声,实在忍耐不住,不管怎样也想将给自己中肯评价的叶青拿下,于是咬了咬牙,后退了几步,重新回归队伍道:“老道的身材很棒,绝对不带吹嘘的,你们随时可以验货。”

    常清道长打破了尴尬的局面,叶红撇了撇嘴,拒绝道:“我才不要,我只喜欢小鲜肉,不喜欢老腊肉。”

    “你……”常清道长听后差点气得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四人在酒吧都喝了不少酒,由于又是鸡尾酒,又是啤酒喝杂了的缘故,叶青和叶红此时被酒的后劲冲击着,说话都变得相对放开了。

    刚才在酒吧还中肯点评常清道长的叶青,这个时候也是笑道:“没错,我们姐妹都只喜欢小鲜肉。”

    此话从叶青口中说出传到了常清道长的耳中,常清道长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的目标一直可都是叶青,难道就要破灭了?

    常清道长不肯放弃,说话之间就要撩起道袍让叶青和叶红检阅。

    两人见状,立即搂住了李双喜的脖颈,挂在了他的身上,呼喊道:“不要,我们不要老腊肉!”

    “好好好,不要老腊肉,我们回客栈。”李双喜连忙顺从道。

    听到了李双喜的回答之后,叶青和叶红这才松开了脖颈,两人一左一右,挽着李双喜去往了客栈。

    李双喜也喝了不少酒,此时酒的后劲正一股一股的冲击着他的脑袋。

    李双喜定了定神,立即调动体内的灵气镇压,暗道:“这酒还真是猛,喝着的时候不怎么样,现在后劲爆发起来还真是难以抵挡。”

    常清道长看了看被李双喜挽走的双胞胎姐妹,心里很是难受,这一晚,看来注定是要孤枕难眠了。

    常清道长悔恨不已,一切都是唱歌惹的祸,跺了跺脚,很是气愤,但又充满了无奈,自己白白忙活了一天,全都被李双喜给捡了一个现成。

    “李双喜,今晚我们姐妹俩可得好好检阅检阅你的身材,你可别想忽悠我们。”

    在回往客栈路上,叶红一边打起了酒嗝,一边道。

    李双喜就算再傻,也都明白了这话的含义,难道自己真的要和这双胞胎姐妹发生一点啥?那会不会太禽兽了?

    李双喜旁敲侧击问道:“我身材其实也就很一般,你们真的要检阅?”

    “没错,今晚我们吃定你了!”

    李双喜听后内心深深的一颤,这次看来还真是玩大了。

    不知不觉,李双喜已经带着两人回到了客栈,客栈老板就是当地的居民,很是热情。

    见状笑着提醒道:“小兄弟,你晚上可得悠着点,保重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李双喜顿时一脸尴尬,这什么和什么,连忙回道:“老板,这么晚了,你还是快睡觉吧。”

    李双喜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客栈老板抓了抓脑袋,一脸疑惑道:“咦?不对呀,不是还有一个老头吗?”

    客栈老板正纳闷之间,就见常清道长一脸阴沉的进了客栈。

    看着常清道长的模样,客栈老板立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好歹他也在白州古城开客栈很多年了,见识过了太多的风花雪月。

    客栈老板想了想,好心道:“老哥,没关系的,别气馁,阳光总在风雨后。”

    常清道长看了看带着微笑的客栈老板,这个时候他的好意更像是一袋盐巴撒在了受伤的心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