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要命的歌声

    叶青和叶红两人起身挪动位置,直接坐到了李双喜的两侧,举杯道:“李双喜,庆祝我们旗开得胜。”

    “旗开得胜。”李双喜看着一左一右的极品美人胚子,发现两人居然还在洗手间涂了淡淡的口红,此时在酒吧昏暗的灯光照耀下,两人那诱人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自然也没有拒绝,举杯和两人相互碰杯,一饮而尽。

    李双喜这时候已经全然忘记了,在一旁的角落,还放置着收有陈梓珊魂魄的油纸伞。

    看着叶青和叶红都已经做到了李双喜身边两侧,常清道长醋意大发,难道真的要成了男人不醉,女人没有机会?可是现在的情况,自己就算是醉了,也不见得有什么机会。

    不行?必须要给自己来一点加分项,不能放弃,常清道长心中暗道。

    常清道长目光在酒吧内扫视了一圈,这个心花怒放酒吧可不如那昆都酒吧,没有任何拼酒的比赛,唯一能吸引酒吧内众人目光的就只有那驻场乐队了。

    看着台上弹奏而起的吉他,敲击而起的架子鼓和很有味道的手鼓,常清道长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会那些玩意。

    可转眼一看,李双喜左右两侧坐着的叶青和叶红两姐妹,他决定拼了,不会那些乐器有什么关系,清唱就好了。

    做出决定之后,常清道长站立起身,迈步走向了舞台,李双喜的声音从后边传来:“道长,你要去哪?”

    常清道长扭头,看了看叶青和叶红,道:“我有一首歌要送给你们。”

    叶青和叶红同时一愣,很快举起了酒杯给常清道长加油。

    酒吧都有这样的一个规矩,只要酒客想要唱歌,都可以上去表演,而且驻场乐队还能配合你演出。

    常清道长很快就上了舞台,对着麦克风道:“大家晚上好,我将献上一首《南方姑娘》。”

    常清道长的登台立即引发了一阵狂欢,酒吧内的酒客们纷纷议论了起来。

    “哇吼,还真是够疯狂的,道士都来酒吧献唱了?”

    “今天这三月街可真是没有白来,不错呀,有看头。”

    不少酒客甚至都已经掏出了手机,打开了相机准备录制视频,发送到朋友圈。

    李双喜也吹了吹口哨,为常清道长加油助威。

    常清道长看了看身后的驻场乐队,低声道:“哥几个,辛苦你们了。”

    驻场乐队的几人调试着手中的乐器,打了一个OK的手势。他们同样也都很惊奇,来酒吧驻场好几年了,还是第一次见有道士上来舞台唱歌的。

    叶青和叶红竖起了大拇指,看向舞台中的常清道长。常清道长看到了俩人,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嘲杂的酒吧内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这时候全都看向了常清道长。

    音乐前奏响起,常清道长轻轻闭上了眼睛,追随向了内心中的声音,这一刻,好像世界都是安静的,所有人都在倾听着自己的演唱。

    叶青和叶红两人那纤细的手臂也随着前奏的响起,不由自主的勾上了李双喜的脖颈。

    李双喜想要躲闪,可发现两只手臂让他不能抽身而出,不禁暗暗感叹道:“道长呀道长,你可得争气一点,我这一次也搞不定俩人,还是争取做一晚你的小舅子就好了。”

    常清道长跟随着音乐,演唱了起来,他的深情演唱不得不让心花怒放酒吧内的众多酒客佩服。

    不过常清道长发现了一点异样,刚开始的时候身后的乐队还在给自己配着音乐,可唱到三分之一,就只有自己的声音了,完全是清唱。

    常清道长本想停下问个怎么回事,可一想到叶青和叶红都在看着,周围也都一片安静,于是自作多情内心道:“不行,怎么也得唱完,不能破坏了这个气氛。”

    几分钟的歌曲结束,常清道长缓缓睁开了眼睛,不过眼前的一片顿时让他有些惊讶。

    酒吧内所有酒客目瞪口呆,齐刷刷的看着他,转头一看,乐队的哥们也都瞪着眼睛,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

    “恩?什么情况?”

    常清道长有些摸不着头脑,随即定睛一看,舞台正前方的一张酒桌,有一个酒客正在倒酒,可酒水早已经溢出了杯子,流到了地面,他都没有一丁点的反应。

    还有另一个酒客更夸张,口中叼着的香烟都已经把过滤嘴燃烧尽了,马上就要到他的嘴唇,他都一动不动的站立在原地。

    常清道长踮起了脚尖,看向了角落的李双喜三人。

    叶青和叶红两人同样和众酒客一样,目瞪口呆,好像石化在了原地。

    李双喜努力的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说什么,干脆直接将头埋低。

    “有毒啊!我从未听过如此难听的声音!”

    就在常清道长一脸诧异,丝毫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酒客回过了神来,抱着脑袋呼喊着夺门而出,逃离了心花怒放酒吧。

    看着那无厘头的场面,常清道长尴尬的笑了笑。

    酒吧内的众酒客这时候也回过了神来,酒吧内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呼喊声。

    “我尼玛,这死老道,居然能把一首歌完全毁得不像样,真是佩服!”

    “都是自己人,居然还能把这首歌全部唱完,简直是要命啊!”

    “啊!我的嘴唇!”

    常清道长的声音实在太雷人,整首歌硬是没有找到一个音调,完全唱跑偏了。

    李双喜听得整颗心都碎了,直接埋头趴在桌子上,感觉世界观又被刷新了。

    乐队的哥们也回过了神来,怒骂道:“尼玛的!这样的声音你也敢上台?”

    “兄弟们,给我狠狠的打!”

    常清道长正一脸尴尬的表示道歉,一个酒瓶直接砸在了他的后脑勺。

    “砰!”玻璃酒瓶碎裂了一地,常清道长并没有倒下,反而眼神一凛,转身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乐队那打架子鼓的哥们拿着鼓棒,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草!你这老家伙是神经病吧,居然敢来扰乱我们的演出,知不知道老子一晚上可是几百块钱上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