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

    一听自己受伤的女儿有救了,陈宫自然也高兴不已,拉着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一个劲的感谢。

    “陈老爷子,你就放心吧,有双喜兄弟在,你女儿不会出什么事的。”常清道长忍不住夸赞了李双喜一句。

    陈宫拉着李双喜的手,点着头,神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道:“双喜恩人,梓珊能在海宁遇到你可真是她的福气,为了帮助她恢复,不惜千里迢迢来到滇南。陈某人阅人无数,我看得出来你对梓珊很有想法,不如借着这个机会,我把梓珊的终生给定一下,把她托付给你。”

    啥?李双喜听后直接就懵逼了,这什么个情况,陈伯父看得也太……太准了吧。

    就连一旁的常清道人也是哈哈一笑,同样很是意外。

    “伯父,你,你这,你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啊。”李双喜支吾了起来,这要是直接就答应,会显得自己很是草率,可要是拒绝,却又找不出理由,自己确实对陈梓珊有感觉。

    陈宫语重心长道:“双喜恩人,这次要不是你,陈家就彻彻底底的完蛋了。叶珊生前每天都跟我念叨,以后谁能接受得了梓珊,都在为梓珊担心,可现在我觉得不用愁了,最好的答案已经摆在了我的面前。”

    “通过这次古镇吸血僵尸的事件能够看出,你有责任感,有勇气,有魄力,又有高强的实力,只有你能驾驭梓珊,再者说了,我能看出你一定和梓珊关系不错,不然也不会为了她远到来滇南,所以,这么亲事就这么定了。”

    “现在事情已经发展成为了这个样子,我唯一的心愿就是能让梓珊找到一个归宿,这样对九泉之下的叶珊也算是一个交代。”

    陈宫的一番话之后,李双喜呆滞的站在原地,他根本找不到反驳点。

    “双喜恩人,这次你更是救了我陈家,这份恩情我无以回报,或许都是天意。”陈宫看着李双喜,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

    李双喜回过神来,犹豫了片刻道:“伯父,你说的都有道理,可这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不是一个人就能左右的。我可以答应你好好的和梓珊相处,但是至于最后能不能走到一块,这还得看缘分了。”

    “不不不,双喜恩人你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只要你想,你一定就能做到。所以这门亲事你必须现在就得亲口答应我。”陈宫一边夸赞肯定着李双喜,一边又要求他答应。

    要说处理其它的事,李双喜自然没问题,可这时候眼前的陈伯父非要将他的宝贝女儿嫁给自己,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见李双喜一脸纠结不肯答应,陈宫用出了狠招,道:“双喜恩人,你要是连我这小小的要求都无法答应,我恐怕连今晚都熬不过,得下去陪我的叶珊去了。”

    啊!陈宫这已经是逼着自己娶了陈梓珊,非得把这门亲事给定了。

    “反正现在陈家都已经一无所有了,要是这么亲事都黄了,我陈某人也没有什么东山再起的资本了,还不如下去面见陈家的列祖列宗,陪着叶珊。”陈宫下了一记狠药道。

    李双喜十分无奈,只好点头答应道:“好了好了,我答应就是了。”

    最终,李双喜被迫同意了和陈梓珊这门亲事,陈宫这才放下了心来。

    常清道长将手中装有陈梓珊魂魄的法器递给了李双喜,道:“双喜兄弟,恭喜你,从这一刻开始,这里面就是你老婆的魂魄,你可得保管好喔。”

    李双喜翻了一个白眼,接过了法器,那类似瓶子的法器在李双喜的手中变化成了一把油纸伞。

    “这是怎么回事?”李双喜看着手中的油纸伞一脸疑惑的问道。

    常清道长解释道:“刚才的法器本就是一把油纸伞,梓珊的双魂都被收在了这伞之中。现在法器交给你,你没有老道的道法,自然就变回了最初的模样。”

    李双喜看了看有些碍手的油纸伞,开口道:“道长,这油纸伞你就先帮我装一下如何,不然我这拿着不方便携带呀,装也装不进口袋,没有云雨的天气,也不适合将它打开。”

    常清道长却是拒绝道:“哎,此言差矣!双喜兄弟,虽然古话说的好,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可老道就算没有了道袍,也不能穿双喜兄弟的衣服对吧?所以说,你这新婚的老婆,还是自己拿着吧。”

    “你这死老道,真是没正经样!”李双喜心头暗骂道:“这都什么跟什么,我可是被迫无奈才同意了下来。”

    常清道长继续道:“再者说了,就算我同意帮你收着这油纸伞,它也不同意。”

    常清道长话音这才刚刚落下,李双喜手中的油纸伞动了动,似乎非常同意常清道长所说的话。

    手中的油纸伞动了起来,李双喜顿时一脸诧异,看着常清道长满脸的疑惑。

    “梓珊的主神和元神都在伞中,我们所说的自然也能听到,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常清道长一脸神气的解释道。

    李双喜也没有了办法,只好自己拿着油纸伞。

    入夜,李双喜静静的躺在床上,显然还没有从和陈梓珊那门亲事之中缓过来,要是让林芯瑶等众女知道,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这可让他如何是好?

    “哎,走一步看一步了。”李双喜闭目睡去。

    这次和将臣的大战,李双喜和常清道长都受了伤,于是两人决定在滇南调整几天,再回海宁。

    第二天一早,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很早起来,便看到陈宫双手后背,站立在庭院之中,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

    “伯父,你这大清早的是干什么?”李双喜问道。

    陈宫一脸忧愁,看着落花的庭院,道:“我在思考解决的办法,虽然吸血僵尸被铲除了,可是现在古镇的居民也全都死了,招商引资也成为了一个难题,现在陈家可如何是好。”

    确实如此,陈家和整个古镇几乎是完了,虽然吸血僵尸的消息并没有传出去,可是古镇没有了居民,这要运转之前的计划,实在太困难。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