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收你做徒弟

    收徒?!李双喜顿时一阵懵逼,这崔府君难道是想要收自己为徒弟?

    崔府君看了看发愣的李双喜,继续道:“当然了,你小子要是遇到什么困难,也可以拿着这石牌来找我,我会帮你搞定一切。”

    李双喜稀里糊涂的接过了那纯黑色的石牌,眼球被那石牌吸引。

    纯黑色的石牌有巴掌那么大,通透的黑色上面刻着一个血红的冥字,隐约散发着阴邪之气,似乎很不简单。

    见李双喜半天还是没有能回过神来,崔府君有些不满道:“你小子不愿意随我去地府做我的徒弟也不用装傻吧?”

    “啊?”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异口同声惊讶道。

    两人刚才还都以为崔府君是要取了他们的性命,谁会想到原来崔府君是想要收李双喜为徒弟。

    看着两人一脸懵逼的表情,崔府君反而有些搞不懂了,隔了一阵道:“小子,你不会是以为我要取你性命吧?”

    李双喜一脸尴尬之色,事实如此,不想承认也不是办法,只能极其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哼!”崔府君冷哼一声,道:“本以为你们两人是英雄,现在看来完全是狗熊。”

    李双喜连忙道歉:“崔府君实在对不住,是我们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

    常清道长也跟着赔笑,不过崔府君要收李双喜做徒弟,这也足够震惊的了。

    崔府君脸色变幻了一阵,开口道:“那我就再问你一次,你愿意和我去地府,做我的徒弟吗?这次我可是说得一清二楚了。”

    面对崔府君再次开口的问题,李双喜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答案,脸上带着一丝浅笑回道:“不愿意。”

    崔府君看着李双喜那坚定的眼神,轻轻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李双喜手中的石牌之上,道:“那你收好石牌,说不定哪一天想通了,记得到地府找我。”

    李双喜看着手中的石牌,又看了看此时的龙门山和夜空,回道:“或许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我觉得人世间就是我的归宿。”

    “呵呵呵呵。”

    崔府君听到李双喜这个回答之后放声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属于极其凶戾的那一种,听得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起了来。

    这有什么好笑的,我有说错什么吗?李双喜内心之中暗自纳闷道。

    崔府君仿佛看穿了李双喜的心思,接着道:“你小子的一生注定就不平凡,这人世间只不过是你暂时停留的一个中转站而已,迟早有一天你会离开人世间去到那远方。”

    崔府君的一句话让李双喜震撼不已,人世间只是中转站?去到远方?

    李双喜顿时想到了上一次在那莱蓬孤岛的时候,自己得到了诸葛仙尊的传承,难道说自己日后会去到仙界?

    崔府君知道的实在太多,李双喜忍不住问道:“崔府君,那远方指的是什么地方,真的有仙界吗?”

    每个人都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疑惑,同时也充满了期待,李双喜自然也不例外,要是能够解开未来的神秘面纱,那岂不是一件很棒的事。

    崔府君摇了摇头,脸色恢复到了之前的凶煞,回道:“天机不可泄露。”

    “……”

    李双喜顿时无语,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话说了一半吊起了胃口,又不说另一半的。

    崔府君的话音落下,不知道为何,李双喜的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了一个身影,内心深处的一段记忆被勾了起来。

    那个身影的主人叫李清扬,也就是李双喜的父亲,李双喜突然在脑海之中看到了父亲李清扬的模样,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陷入了进去。

    李双喜回到了年少的时候,那时候的青云山还特别的穷,没有得到开发。

    李清扬摸着他的脑袋,用慈祥和蔼的目光看着他,那眼神包含了太多的感情,有父亲对儿子的关爱,有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的欣喜,有望子成龙的期盼,不过,好像还有不舍。

    李清扬很快就转身离开,李双喜看着父亲的背影渐行渐远,想要追赶上去,可是脚下就好像绑了千百公斤的大石头,根本迈不开脚步。

    “老爸!”

    李双喜开口呼喊了起来,这一声呼喊,也立即让李双喜脑海之中浮现的画面顿时消失,回到了现实之中。

    常清道长诧异的看着李双喜,问道:“双喜兄弟,你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叫了一声老爸?”

    李双喜看着眼前的常清道长,又仰头看了看高大的崔府君,摇晃了一下脑袋,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怎么会突然陷入回忆之中。

    “小子,我可不是你的老爸,你别乱喊!”凶煞的崔府君看着李双喜提醒道。

    “你想什么呢,我只有一个老爸,他叫李清扬!”李双喜解释道。

    对呀,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到过老爸李清扬了,这个时候突然想了起来,会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李双喜内心暗自琢磨了一阵,将老爸李清扬和崔府君联系了起来,话说崔府君可是来自地府,而老爸又消失多年没有了踪迹,可不可以向他询问一下老爸到底是死是活?

    心头有了想法,李双喜立即问道:“崔府君,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李双喜带着恳请的眼神,崔府君双目一凛,这可是从谈话到现在,李双喜出现过最奇特的一个眼神。

    “看在你不顾生死对付将臣的份上,说!”崔府君高高在上,很是霸气道。

    “我老爸李清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家,至今音讯全无,生死不知,我想拜托你帮我查一查,他有没有……有没有到地府报到?”李双喜将李清扬的情况告诉给了崔府君。

    崔府君双眼直勾勾盯着李双喜,过了好一阵子,才开口回道:“好吧,我就帮你查一查。”

    李双喜听后一喜,马上开口谢向崔府君。

    崔府君手心向上,那本像账簿的簿子再次出现,李双喜定睛一看,封面写着生死簿三个大字!原来崔府君刚才圈圈画画的簿子是生死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