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将臣被灭!

    不过很快,李双喜就发现自己的提醒完全就是多余的,面对突然反击的将臣,崔府君坐乱不惊。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崔府君那凶煞的眼神一凛,闪身躲过了将臣的袭击。与此同时黑衣之下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而出,撞击到了将臣躯体上。

    纵使将臣拥有一身铜皮铁骨,可在崔府君的面前,根本就不足为惧,颇有一种大巫见小巫的样子。

    将臣这一次更惨,整个躯体正要倒飞出去,崔府君再次闪身进攻,蓝色的衣袍一挥,遮挡住了将臣的面部,双臂飞速进攻,如雨点一般落在了它的躯体上。

    李双喜看得眼花缭乱,崔府君进攻的速度和自己的一对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将臣摔出了十米开外,这一次,它连站立起来的气力都没有了,身上那浓密的阴邪之气也散去了大半。

    “将臣!这次因为你,整个古镇的居民都无辜死去,我现在判你永世不得超生!”崔府君向将臣迈步而去,一边宣判着将臣的罪名,一边用掏出了一本像账簿的本子,开始记录着。

    将臣死死盯着崔府君,这时候它主宰世界的雄心壮志已经彻底破灭,等待它的将会是无尽的黑暗。

    崔府君手中的簿子记录完毕,凶煞的双眼瞪着将臣,将臣的胸前一团冥火燃烧了起来。

    “不!”

    看着那一团幽暗的冥火在自己躯体上燃烧了起来,将臣仰天长啸道。

    沉睡了百年,本以为这次苏醒能够主宰世界,可没想到被地府一个判官就给覆灭了,这样惨痛的遭遇是它根本无法承受的。

    李双喜双眼之中倒映着远处燃烧而起的冥火,心中多少有些不甘,毕竟没有能亲手为马冰和余诗婷报仇雪耻。

    冥火不同于普通的火焰,它能将世间的一切全都燃烧至尽,僵尸王将臣的躯体一点一点被燃烧消失同时更是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炸裂声。

    最终,僵尸王将臣的长啸之声被冥火给吞噬,它彻底的被崔府君给覆灭!

    “结束了!”常清道长看着那最后一缕的冥火燃尽,长舒了一口气,放松道。

    “未必。”李双喜语气凝重,快速的回了两个字。

    常清道长有些纳闷,顺着李双喜的双眼看去,只见地府判官崔府君正从远处向两人飘了过来。

    这时候两人才发现,崔府君根本不是走,真的是飘然而至,那黑色长衣之下,有没有双脚也都看不出来。

    被七尺高的崔府君俯瞰着,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额头不由自主的渗出了一层冷汗。

    “不错,你们拼劲全力不死不休对付将臣,也算是英雄。”

    崔府君肯定了李双喜两人的表现,点了点头夸赞道。

    听到这句话,李双喜那悬着的算是落了下来,看崔府君那阵势,还以为他要直接把自己也给带到地府去呢。

    崔府君的目光渐渐全都落在了李双喜的身上,道:“你这小子年纪轻轻,修为和胆识就如此过人,实属难得一见的人才,不过想要有更大的成就,还是需要大大的磨练。”

    崔府君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像是再替李双喜可惜。

    李双喜听后由衷的点了点头,原本确实以为自己的修为实力已经很高深,可是经历了今晚之后,才知道自己只不过学会了一点皮毛的东西,需要掌握的东西还远远不够。

    “小子,不如你陪我一起去到地府如何?”崔府君突然话锋一变,问道。

    不过崔府君白面短须,十分凶煞,本来是问话,但看上去就和通知一样。

    李双喜这才缓缓沉下的一颗心猛然提了起来,心中不禁暗道:“不是吧?刚才不是还夸我是英雄,现在就要直接带我去地府了?!”

    常清道长听后也是紧张了起来,想要开始替李双喜辩解一点什么,却发现崔府君身上的阴戾之气实在太重,到了嘴边的话硬是说不出口。

    李双喜不知道是因为受了伤还是被崔府君的话语吓到,此时脸色煞白。

    崔府君见李双喜默不作声,那宽厚的浓眉一皱,历声问道:“怎么不回话?”

    “我不去。”李双喜仰头脑袋,鼓足了勇气回了三个字。

    “为什么?”崔府君听到这个回答,脸色明显不悦,道:“小子,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求着我收了他们,我都可是直接让他们滚蛋!”

    李双喜咽了咽口水,回道:“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为什么要去地府?人世之间我还有亲人,我怎么能离开她们而去。”

    李双喜脑海之中回想着远在海宁的林芯瑶、周思敏、陈梓珊等人,一丝丝去往地府的念头都没有。

    崔府君摩挲着胡须,沉思了一会,回道:“那好办,我可以让他们一起下到地府去陪你。”

    “不不不!”李双喜一听这话,吓得整个人都打了一个寒颤,立即摆手道:“崔府君,她们平日里可都是行善积德,其它一点坏事都没有做,你可不能平白无故就了结了她们的阳寿。”

    这次的僵尸王将臣虽然被解决了,可余诗婷和马冰都因为这件事死了,要是这个时候再让远在海宁的林芯瑶等全都死了,李双喜可真是以后十辈子做牛做马都没有办法挽救弥补。

    崔府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好吧,那你呢?”

    李双喜摇摆着的手就没有停下来过,回道:“我这是年纪轻轻的,去到地府不合适,还是不去了吧。”

    “哎!”崔府君长叹了一口气,凶煞的面容上多了一些失落,摇头道:“你还是第一个胆敢拒绝我崔府君的人。”

    “真的不愿意去?”崔府君确认性的问道。

    “不愿意。”李双喜眼神很坚定的回道。

    “也罢,我也就破例遵从你的意见一次。”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对视一眼,同时满脸的惊骇,还以为耳朵出现了幻听,能够从崔府君的手中活下来,这可真是不可思议了。

    崔府君从腰间摸出了一块黑色的石牌,递给了李双喜,道:“这块石牌你拿着,要是你哪一天想通了,可以拿着它去地府找我,我依旧收你这个徒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