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九星

    余沧海同时也用出了体内所有的力量,枯瘦的手掌猛地一推,浓密的阴气形成了一道屏障,挡在了李双喜三人的身前。

    李双喜不管不顾,就算眼前有一座大山,他也要将其给直接轰开。

    果然,爆发出极致力量的李双喜,用那爆裂的拳头直接将阴气幻化而成的屏障撕裂开来,砸向了余沧海。

    余沧海和李双喜混战在了一起,一时间难解难分。

    常清道长和马冰来到了躺在地上的余诗婷身边,看向了那一座鲜血形成的拱桥,场面只实在有些壮观。

    而余诗婷此时失血过多,整个人脸色苍白,就连嘴唇也都要没了血色。

    常清道长看了看整个祭品的过程,不知从何下来打断,摇晃了下地面的余诗婷,道:“余诗婷,余诗婷?”

    面对常清道长的呼喊,一点作用都没用,余诗婷双臂紧闭一动不动。

    “不行,看来我们得强行打断鲜血的输送,再这样下去就来不及了。”马冰看着石尊上的僵尸王将臣道。

    常清道长点了点头,两人同时气运周身,掌中推出了两道真气,落在了余诗婷的身上。

    在两人的功力推动之下,地面躺着的余诗婷动了动,腕部鲜血的传输速度受到了冲击,开始变得很慢。

    “嘿,有用,加把劲!”常清道长见状一喜,立即道。

    常清道长和马冰两人合力减慢了鲜血流动的速度,同时用出体内最强的力量,试图打破整个祭品召唤的法咒,让将臣的复苏失败。

    和李双喜混战在一起的余沧海扭头一看,血红双眼杀机四射,它为了今晚已经不惜牺牲了整个余家,等了太多个日日夜夜,怎么能容忍有人阻挡它的大计划。

    于是余沧海阴邪之气狂暴释放而出,杀向了身前的李双喜。

    “没有谁可以阻挡我的计划,你们都得死!”余沧海震怒道。

    此时的李双喜完全被怒火给点燃,看着古镇的居民被吸干血死亡,伯母叶珊死在洞窟之中,再到现在的圣女余诗婷,每一件事都能让他找出理由宰了余沧海千百遍。

    李双喜用出了神兵流羽刀,面对释放最强力量的余沧海,展现出了神兵的最强奥义。

    只见流羽刀在余沧海的眼前飞速交织着,那白绿相间的光芒交错构造成了一个圆球状,将余沧海包裹在中央的位置。

    中央处不断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余沧海拼死抵抗着。

    可纵使余沧海拥有有一身的铜皮铁骨,在神兵的最强奥义之下这时候也被完全压住了气势。

    很快,两把神兵回到了李双喜的双掌之中,双方站立对峙着。

    余沧海看着对面的李双喜,只觉得一阵阵的冷风灌入了它的躯体之中,低头一看,铜皮铁骨的躯体满满都被划出了口子,密密麻麻遍布了全身上下。

    “这九百九十九刀是为了之前无辜死去的居民。”站立着的李双喜冷冷开口道:“接下来的这一刀,是为了我们之前所有的恩怨做一个了断!”

    结局很明显,同样释放出了最强实力的双方,吸血僵尸余沧海还是败倒在了李双喜的神兵之下。

    余沧海并没有倒下,仰头看了看天空之中的九星连珠,很快就要完成了,于是怒极反笑:“李双喜,就算你杀了我,你也阻止不了僵尸王将臣的苏醒!”

    李双喜看了看常清道长和马冰,都还在竭尽全力的阻止一切,扬起了手臂,神兵流羽刀一道寒芒在眼前闪过,冷冷道:“余沧海,带着你的痴心妄想去死吧!”

    话音落下,李双喜整个人一闪而出,带着数道残影杀向了余沧海。

    余沧海还想拼劲气力阻挡一下李双喜,尽量的拖延时间,可此时却有心无力,躯体上那成百上千道伤口同时炸裂开来,剧烈的疼痛感让它失去了一战的余力。

    李双喜高高跃起,手中的两把神兵刺进了余沧海的天灵盖。

    余沧海痛苦的嘶吼起来,躯体内的浓烈阴气也都一股脑的向外扩散而出,那铜皮铁骨的躯体很快就像漏气的气球,变得十分干瘪。

    在李双喜的注视之下,余沧海终于倒在了地上,眼神带着不甘和绝望,最终在一阵夜风的吹拂之下,还是消失在了龙门山的山顶。

    解决完了余沧海,李双一个闪身来到了常清道长和马冰两人身边,看向了余诗婷。

    两人合力之下,依旧没有打破那传输的法阵,只是将其速度减慢了大半。

    “双喜兄弟,快想办法,这样下去是阻挡不了将臣复苏的!”常清道长迅速道。

    李双喜双眼一凛,目光落在了石尊上躺着的将臣身上,怒道:“白天没有摧毁你,看我现在来摧毁!”

    李双喜纵身一跃,站立到了石尊之上,紧握的双拳对着将臣的脑袋轰了下去。

    常清道长和马冰同时看向了李双喜,成败就在此一举。

    就在李双喜拳头落下的一瞬间,夜空之中的九颗闪烁的星星也连城了一条直线,完成了九星连珠。

    九星连珠发出了极其耀眼的光芒,紧接着一道巨大的光束落下,落在了石尊上。

    李双喜拳头在仅差将臣面目几厘米的地方被定了下来,丝毫不能前进。

    “怎么回事?”李双喜感受到了自己身体被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控制住,仰头看向了夜空的九星连珠,那刺眼的光芒一时间让他根本就睁不开双眼。

    “不妙!”常清道长怒喝一声,意识到了即将有恐怖的事情要发生了。

    在巨大光束的照射之下,沉睡了上百年的将臣睁开了双眼,怒视着李双喜。

    李双喜眼睁睁的看着将臣苏醒,后背一阵凉意传来,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感觉就要跳出来了。

    李双喜死死咬牙,试图将刚睁开双眼的将臣给扼杀在这石尊之上,可就算是全身的青筋暴起,那拳头还是没有办法落下。

    将臣瞳孔之中射出了一道光芒,落在了李双喜的身体上,李双喜一点躲闪的余地都没有,整个人从石尊上摔了下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