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最痛苦的事

    看着心爱的女人就那么惨死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世界上最悲痛的事莫过于此。

    余晨光吮吸完了叶珊的鲜血,将她直接扔在了地面,叶珊倒在了地面,目光却依旧看着陈宫,那美眸始终没有闭上。

    “伯母……”看着叶珊的尸体,李双喜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之前和叶珊接触的画面,虽然叶珊有时候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可那都是为了维护陈家,为了陈家,叶珊真的付出了很多很多。

    陈宫奋力的从地面爬向叶珊,想要再触摸一下叶珊,一步一步艰难的来到叶珊身前,可没想到余晨光直接一脚踩在了陈宫的后背,不给他触碰的机会。

    余晨光高高在上,冷冷道:“接下来就是你了,我会让你很快下去陪她的。”

    余晨光猛地伸手,将脚下的陈宫直接提了起来,看着软弱的陈宫眼中闪过了一道寒芒。

    李双喜四人眼睁睁看着洞窟里的一切,心有余而力不足,此时此刻制止不了任何情况的发生。

    就在余晨光打算下口的瞬间,它的躯体开始出现了变化,那瞳孔完全变成了血红之色,锋利的指甲也变得更加坚硬,躯体之中一股强大的阴邪之气扩散了出来。

    余晨光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蜕变成了一具彻彻底底的吸血僵尸,余沧海看到之后双眼放着精光,抑制不住的激动。

    余晨光感受着体内巨大能量的产生,哪里还管什么陈宫,直接将他扔到了地上。

    余晨光这边情况才出现了转变,紧接着其余的半成品吸血僵尸也开始蜕变,一个个躯体之中扩散出了阴邪之气,面目渐变狰狞。

    “不好,它们吸食了居民的鲜血,要彻底成为吸血僵尸了。”常清道长眉头紧锁道。

    “完了,僵尸王将臣就快要复活了。”马冰接着道。

    李双喜也意识到了事情越来越不对劲,这样下去的话,龙门山悲剧将会从滇南开始蔓延。

    余沧海看着子子孙孙都蜕变成了完美的吸血僵尸,欣喜不已,脸上抑制不住露出了兴奋。

    “终于成了!”余沧海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一具具铜皮铁骨的吸血僵尸,称赞道:“你们都是余家的光荣。”

    余晨光扭了扭脖颈,感受着躯体之中强大的力量,迈步走向了李双喜。

    余晨光的眼神极其凶狠,看着李双喜,之前的恩怨也全都浮现在了脑海。

    之前如果不是李双喜的话,余诗婷也不会被擒住,事情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余晨光将所有的仇恨都算在了李双喜的头上。现在,终于是报仇雪恨的时候了。

    李双喜并不惧怕余晨光,直勾勾的看着它的双眼,道:“有什么就冲我来!”

    余晨光手臂抬了起来,锋利的指甲顺着李双喜的下巴来到了胸口,阴狠道:“我要将你的胸膛都给划开,慢慢的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话间,余晨光手臂发力,那尖锐的指甲轻松刺穿了李双喜的衣服,同时也划破了李双喜胸前的肌肤,鲜血渗透了出来。

    余晨光手爪向下,几道血痕立即出现,李双喜感受着胸前的疼痛,额头上流下了一颗豆大的汗珠,死死咬牙支撑着。

    “呵!”余晨光冷笑道:“我看你还能支撑多久!”

    余晨光手爪继续发力,尖锐的指甲刺得更深了一些,李双喜眉头一皱,强行忍耐着。

    “双喜兄弟!”常清道长和马冰两人同时紧张了起来。

    “余晨光,放了他。”余诗婷自然不忍心看着李双喜受到折磨,历声道。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来阻止自己,余晨光血红色的瞳孔颤动了两下,阴狠的看向了余诗婷,道:“你已经不是余家的人,没有资格在我面前废话。”

    余晨光将刺入李双喜胸前的手爪拔了出来,高高的扬起,它要让李双喜体会死亡的滋味。

    “既然你这么担心他,我就让你亲眼看着他死在你的面前。”余晨光报复道。

    余诗婷内心一颤,本想打一手感情牌帮助李双喜,可不曾想到变成吸血僵尸的余晨光会这么绝情。

    “住手!”

    后方突然传来了一个严厉的声音,余沧海开口制止了余晨光。

    “晨光,现在还不是折磨李双喜的时候,你先忍耐一下。”余沧海道。

    余晨光一听,扬起的手臂有些不甘的放了下来,听从余沧海的安排。

    余沧海双手后背,缓缓走到了余诗婷的面前,笑道:“诗婷,其实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不回来,没想到你还真是傻得可以,自己又送上门来。”

    “恩?”余诗婷有些疑惑,余沧海的话让她有些听不太懂。

    “把他们三人先押上山顶的洞窟!”不等四人有多余想象的空间,余沧海大手一挥道。

    李双喜、常清道长、马冰三人同时被押向了白天决战的山顶,而余诗婷则是一人单独留了下来。

    “余沧海,你这老东西想干什么?”李双喜质问道。

    余沧海一脸邪笑的看了看三人,回道:“很快你们就都会知道了,带走!”

    余晨光和其余余家子孙押着被玄铁捆绑住了李双喜三人,离开了洞窟。

    余沧海看了一看,洞窟之中还剩下一个趴在地上的陈宫,不过现在吸血僵尸已经不需要他了,陈宫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

    余沧海走向了陈宫,准备将其杀死,余诗婷开口求道:“别杀他,有什么你冲我来。”

    余沧海愣了一愣,此时它心中抑制不住的兴奋,看了看狼狈不堪的陈宫,道:“好,我就大发慈悲放他一条狗命,也算是满足了圣女的一个愿望。”

    余沧海手刀落下,陈宫昏迷在了洞窟之中,整个洞窟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圣女?刚才在余沧海的话语之中听到了这两个字,余诗婷更是一脸不解,怎么听着好像那什么圣女说的就是自己。

    余沧海转身看向了余诗婷,见她一脸疑惑,阴邪的笑了起来,道:“知道我为什么单独把你留下来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