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以一敌三

    看到了马冰召唤出的金龙虚影,院子里的古镇居民一个个的眼神瞪大到了极致,他们活了那么几十年,还从来都没有见到如此场面。

    不过他们这时候也没有心情去欣赏那些金龙,都默默的开始祈祷了起来,刚才的一番交战下来他们也都看清楚了局势,吸血僵尸完全是呈现压倒性的气势,以一敌三。

    要是李双喜三人失败,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谁都不想死。

    李双喜三人并排站立着,目光看向余沧海,此时不得不用出最强的实力了。

    余晨光等吸血僵尸全都面带阴邪笑容,他们已经看穿了结局,李双喜三人无异于是再做着困兽之斗。

    余沧海双手后背,一脸轻松的神色,一副已经把李双喜三人的生死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模样。

    李双喜看了看身边的两人,三人眼神接触了一秒后,同时发起了攻击。

    马冰身后盘旋着的金龙飞旋而起,龙爪跃跃欲试,龙口大张,翻滚着撕咬向了余沧海。

    常清道长手中飞射出了数道黄纸符,口中默念法诀,攻向余沧海。

    李双喜利用神兵流羽刀,依旧不肯放弃。

    面对三人同时发起的进攻,余沧海眼神阴狠到了极致,怒喝一声,将体内吸血僵尸的能量也都以最快速度爆发了出来。

    冲天而起的阴气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个魔鬼的样子,张大了漆黑的嘴巴,吞向马冰的金龙虚影。

    两者触碰撞击到了一起,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让马冰没想到的一面出现了,自己的金龙虚影居然不是余沧海扩散出来阴气的对手,短暂的僵持之后,金龙被被活生生的吞没了下去。

    马冰的功法被破,顿时觉得胸口一阵的疼痛,一口暗红的鲜血吐在了地上,眼前的余沧海也变得十分的模糊,出现了重影。

    余沧海快速闪身,干枯的手掌正中了马冰的胸口,马冰只听到了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的呼喊声,可是那声音越来越远,很快就听不见了。

    马冰倒摔在了墙角,昏迷了过去,这是他生平至此遭受过最大的创伤。

    “马兄!”

    余沧海释放出了最强的力量,更加的狂暴和凶猛,任凭着李双喜的神兵和常清道长的黄纸符落在他的身体上,丝毫没有任何的损伤。

    李双喜见浑身的解数都使用了出来,还是根本没用,变得手足无措。

    “接下来到你了,臭道士!”余沧海直接将常清道长挥出的黄纸符给撕成了两段,冷哼道。

    常清道长这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余沧海瞬间来到了他的背后,一掌推出。

    余沧海的速度实在太快,李双喜这边虽然看到了,可根本跟不上。

    没有办法,余沧海的一掌落在了常清道长的后背,常清道长一口鲜血当即喷了出来,整个人摔倒在了地面,痛楚交织。

    常清道长想要站起来继续战斗,可才刚刚用力,后背脊椎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疼痛传遍了他的全身,让他无法起身。

    爆发出了最强实力的三人,现在已经只剩下了李双喜一人还站立着。

    李双喜愤怒到了极致,嘶吼着杀向余沧海,余沧海一边轻松躲闪着李双喜手中的神兵,一边阴笑道:“主公,这次你完了,余家再也不会被你踩在脚下了,哼哼!”

    余沧海一脸得意,显然是感觉胜券在握,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战胜李双喜。

    李双喜看着近在咫尺的余沧海,可就是无法攻击到,彻底乱了阵脚。

    余沧海抓住了机会,正面对李双喜发动了进攻,一道鬼魅的身影闪过,李双喜只觉得胸前一阵剧痛传来,就好像要将他的五脏六腑给震碎了一般。

    不等多想,李双喜的身体已经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彻底被余沧海给击倒。

    李双喜感觉自己的内脏都颠倒错位了,鲜血一个劲的从口中吐了出来。

    “啊!”

    看到这一幕,陈宫夫妇和古镇居民的心沉向了谷底,死神已经再向他们招手了。

    “三位高人都被打倒了,这次我们死定了。”

    “看来天意如此,我们注定要成为了古镇的鬼魂。”

    “本以为我们可以齐心协力战胜吸血僵尸,可谁知道……哎!”

    古镇的居民情绪低落,一个个垂头丧气,已经放弃了。

    “双喜小兄弟……真,真的输了。”陈宫声音颤抖着,微微道。

    叶珊则是一言不发,抬头看着身边搂着她的陈宫,或许,这是生命最后的时光了。

    余沧海慢慢悠悠的走到了地上趴着的李双喜身前,一脚踩在了他的后背,渐渐发力,李双喜发出了痛苦的叫喊声。

    李双喜的声音传遍了整个陈府,就连刚才昏迷的马冰听后,也缓缓睁开开了眼睛,低吟道:“双,双喜兄弟。”

    “李双喜!”余沧海直呼李双喜大名,愤怒丝毫未减,道:“你终于还是落在了余沧海的手上!”

    余沧海来到滇南在龙门山修炼阴邪功法的时候,就暗暗立誓,总有一天要将李双喜给击倒,让他跪倒在自己的面前,现在,余沧海真的做到了。

    “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盼这一天有多久了吗?”余沧海回想着在济省的往事,质问道。

    李双喜想要扭动身体,脱离余沧海的脚掌,他还从来都没有遭受过这样的羞辱,可越是反抗,疼痛感越是剧烈,就好像要把他的身体给撕碎。

    余沧海扭头看了看身后的余家子孙,道:“他们也等这一天等了好久!特别是晨光,抢妻之仇是他内心深处永远的创伤。今天!他也终于能够解脱放下了!”

    余晨光看着地上的李双喜,眼神之中没有一丝的同情和怜悯,只有仇恨和怒火。

    李双喜抢了林芯瑶,还当众羞辱了他,这是一道永不可磨灭的伤疤。

    不单单是余晨光,余家的子孙都对李双喜是恨之入骨,要不是李双喜在婚礼现场把一切搞得乌烟瘴气,他们从那以后也不会被济省其余的大少看不起,彻底的丢了颜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