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节外生枝

    伶牙俐齿的叶珊也帮着开口道:“道长,双喜小兄弟,虽然你们是梓珊的朋友,这次也是来帮助梓珊的,但有些话可不能乱说,我们古镇一向都很太平,根本没有出现什么血案。”

    很明显,陈宫夫妇还是不愿意将实情告诉三人,坚决否认。

    这可让李双喜纳闷了,到底是因为什么,陈宫夫妇就是不愿意把古镇的实情说出来。

    常清道长从道袍之中掏出了两张纸符,很快折叠成了两只纸鹤,放在了主客厅的地板上,道:“二位,睁大你们的眼睛看好了,这里的阴邪之气已经包裹了整个陈家!”

    主客厅内所有人的目光同时集中在了地上的纸符黄鹤上,只见在常清道长默念了法诀之后,地上的纸鹤开始扇动翅膀,似乎是想要飞了起来。

    陈宫夫妇顿时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纸鹤犹如两个精灵,很快脱离了地面,跃动着飞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候,平静的地面忽然升起了一股黑气,快速缠绕住了纸鹤,将两只纸鹤活生生的拖了下去。

    “啊!那是什么!”陈宫被眼前的一幕吓到,惊讶道。

    这还不算完,两只黄符纸鹤被黑气包裹之后,一点一点进入了地板之中,最终消失在了几人的眼前,彻底不见。

    陈宫咽了咽口水,这么邪门的场景,他还真是前所未见。

    就连李双喜也都很是惊讶,这道法果然是不一样,这么轻松就能检测出一个地方到底太不太平。

    常清道长开口道:“整个古镇都已经被阴邪之气笼罩,你们都看到了吧?”

    面对常清道长使用出来的道法,叶珊并不买账,道:“这根本就是你们的障眼法,古镇很好,什么都没有,怎么可能有阴邪之气。”

    身边的叶珊都这样子开口了,陈宫自然也是死了的鸭子嘴壳硬,道:“没错,那两只纸鹤要么是被陈家的土地给收了,怎么可能是阴邪之气。”

    常清道长这下真是没辙了,对方死不承认,自己还能怎么样?

    常清道长和马冰两人同时看向了李双喜,李双喜现在成为了他们摊牌的最后一颗稻草。

    李双喜这时候也是无招了,这陈梓珊的父母就是不肯说,自己这边又没有实质性的证据,那些个阴魂也不可能叫出来到他们的面前吧。

    见狠招都没有办法,李双喜改变策略,缓和气氛道:“伯父伯母,道长他也是一番好意,想要帮助你们,要是你们有困难的话,那就说出来,我们一定会……”

    李双喜话语才说到了一半,就被陈宫打算道:“双喜呀,不是我们不说,是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个古镇一切太平,大家伙都在等待着古镇的彻底建成啊。”

    李双喜无奈的点了点头,站立起身,道:“好吧,伯父伯母,那我们先去休息准备一下,我们打算找个良辰吉日,招回梓珊的三魂。”

    “好好好,你们这舟车劳顿也累了,快去休息吧。”陈宫听了李双喜的话如释重负道。

    李双喜站立起身,给常清道长两人使了一个眼色,三人离开了主客厅,回到了客房。

    三人离开之后,陈宫夫妇长长舒了一口气,不过脸上的担忧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

    陈宫现在已经开始有些担心,来的三人之中有两人都是会道法之人,刚才他甚至都考虑要不要将事情告诉他们,要不是身边的叶珊咬死不承认,他说不定已经说了。

    叶珊看向了陈宫,知道了他心中的顾虑和担忧,道:“老陈,无论如何都不能说,这个时候要是全盘托出,这事节外生枝了,陈家的一切就完了!你想想,那些可都是你的心血啊!”

    陈宫犹豫了一会,道:“可是他们都是梓珊的朋友,还懂得道法,说不定真的能将古镇那奇怪的现象给解决了。”

    “老陈,不是我说你,你信谁不好信他们三个外人?!”叶珊皱起了眉头,面容上多了很多细纹,道:“这事我们都坚持了那么一段时间,现在只要硬撑下去就能解脱了,要是他们插手,出了事可怎么办?”

    “这次陈家要是出事,那可真就是一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们都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能一下回到清贫的时候吗?”

    叶珊所说的不是没有道理,陈宫咬了咬牙,还是相信自己老婆的话,道:“好吧,那我们还是撑下去,希望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陈宫看向了身边陪伴他多年的老婆叶珊,感慨道:“珊,等这件事过了之后,我就带着你一起去海宁,看望我们的女儿,我们还可以在海宁买一套房,长居在女儿身边,要是厌倦了,又回滇南。”

    叶珊莞尔一笑,眼神已经进入了一片美好的憧憬之中,默默的点头。

    过了好一阵子,陈宫叫来了阿细,低声道:“阿细,给我盯紧那他们,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这古镇发生了什么。”

    “放心吧老爷,古镇的居民都已经被安顿好了,只要我们守口如瓶,他们是查不出什么来的。”阿细回道。

    “那就好。”陈宫点了点头,道:“去吧阿细,辛苦你了。”

    “老爷待我恩重如山,阿细无以回报,能帮老爷办事,那是阿细的福分。”阿细低着脑袋由衷道。

    阿细其实是一个孤儿,是陈宫很多年前在滇南经商时候收养下来的,一直都跟着陈宫在滇南闯荡,现在陈家安定了下来,他也成为了陈宫最信任的下人。

    阿细离开之后,陈宫看着身边的叶珊,两人同时笑了笑,手拉手一起回了房间。

    ……

    李双喜三人回到了客房,都是一脸的颓丧,本以为摊牌之后会弄清楚一切,可现在看来反而将关系闹了有些僵。

    “道长,马兄,那陈宫夫妇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怎么感觉他们好像为了古镇,连梓珊的性命都不管了?”李双喜一脸不解的问道。

    在刚才的对话交谈之中,李双喜能明显的感觉到,陈宫夫妇对陈梓珊很是淡然,就像陈梓珊不是亲生的一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