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隔墙有耳

    李双喜紧盯眼前陆金的阴魂,期待他能给出有用的线索和信息。

    不过事情总是和想象背道而驰,常清道长和马冰两人的光芒落下之后,陆金的阴魂反而开始消散了起来。

    “道长,这……?”李双喜立即看向了常清道长。

    “不行,他们的阴魂和一般人的不太一样,我们的力量只能帮助他们离开人世。”常清道长解释道。

    马冰紧接道:“他们的死亡并非正常死亡,所以才会出现这个样子。”

    李双喜看着陆金的阴魂消失在了眼前,阴眼的道法也散去,周围的街道恢复了一片昏暗的模样。

    李双喜一脸沉重,道:“这么说来,他们都是死于非命?”

    两人点了点头,夜晚的街道吹起了一阵阴风,阴风呼啸,似乎是更多的鬼魂在咆哮一般。

    这个时候,三人都或多或少明白了古镇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肯定和死人脱不开关系。

    李双喜将白天来到古镇和到现在发生的一切联想到了一起,问道:“难道说这里有什么阴邪之物出没,到处害人才导致了古镇这个样子?”

    “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我们需要更详细的了解。”常清道长此时也不敢妄下定论。

    马冰道:“陈府夫妇肯定多少知道些情况,我们得想办法从他们的口中套出讯息。”

    李双喜点了点头,随后三人回了陈府。

    陈府下人阿细一见三人回来,一脸担忧道:“三位贵客,你们怎么出去了?”

    “我们吃得太多,出去遛弯,怎么了?”李双喜客气回道。

    阿细脸色沉重下来,警告道:“古镇晚上不太平,三位贵客还是不要出去为好!”

    李双喜三人对视一眼,这阿细是陈府之人,肯定多少也知道古镇一些情况。

    于是李双喜套问道:“阿细,这不太平是怎么个说法,古镇晚上闹鬼吗?”

    阿细自然不傻,立即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总之三位贵客还是不要出去为好。”

    李双喜这边还想继续问一问,阿细直接转身进了房间。

    “有古怪!”李双喜三人同时得出了一个结论。

    回到了客房,三人躺在床上都睡不着,可又没办法开口交流,毕竟现在夜深人静的,说个什么话隔壁的都能听到,隔墙有耳啊。

    通过一天的古怪事件,三人都有理由怀疑隔壁阿细是陈宫夫妇派来盯着三人的眼睛。

    李双喜躺在床上,脑海之中回想的都是陆金和紫罗兰两人。

    “那陆金身边有好几个实力不俗的保镖,他却孤身死在了古镇,真的是紫罗兰干的?她到底是紫罗兰还是余诗婷?”李双喜百思不得其解。

    一夜的时间如水一般流逝,第二天一早,三人同时从床上坐立了起来,凑在了一堆低声议论了起来。

    常清道长首先低语道:“二位,解铃还须系铃人,我觉得想要查清楚是怎么个一回事,必须得撬开陈府夫妇的嘴巴。”

    马冰低语道:“赞同,可是那叶珊的女人很不简单,似乎处处都帮助着陈宫。”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看向了李双喜,窃窃私语问道:“双喜兄弟怎么看?”

    李双喜犹豫了一会,回道:“不如直接摊牌明说,反正我当时介绍的时候可都说了你们是修道之人。”

    两人眼珠一转,脑子一想,这个办法可以,直接就挑明了,反正三人加起来的修为实力很是高强,还会怕了陈家不成?

    三人商讨之后,决定找机会向陈宫夫妇问个清楚。

    决定了之后,李双喜手掌在面前扇了扇,露出了一脸嫌弃的模样。

    常清道长不解道:“双喜兄弟,怎么了?”

    李双喜没有说话,直接捂着被子倒了下去。

    马冰跳回了自己的床上,放开声音道:“道长,你的嘴巴可真臭!”

    常清道长顿时一脸尴尬,连忙道:“哪有?你们两个可别欺负我年纪大,你们的嘴巴才臭呢。”

    两人都没有理会,常清道长自己吐了一口气用鼻子闻了闻,立即皱起了眉头,不过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根本就不臭,老道可是一个有洁癖的道士。”

    ……

    清晨,三人洗漱完毕之后,打算去找陈宫夫妇问一个明白。

    三人这才跨出了房间,紧接着隔壁的阿细也跟了出来,问道:“三位贵客,你们要去哪里?”

    李双喜三人对视一眼,眼神交流道:“这个阿细,看来还真是来盯着我们的。”

    “小样,我们三人加起来的年龄都是你的好几倍,还敢跟我们斗?”

    “哼,还在我们身边安排了一条尾巴狗,陈宫夫妇肯定有问题!”

    李双喜眼前一亮,忽悠道:“阿细,带我们去找伯父伯母,我们有关于你家小姐的事要和他们谈一谈。”

    “好咧。”

    阿细很乐意的答应,带着三人前往了主客厅。

    李双喜三人很快见到了陈宫夫妇,陈宫连忙客气相迎道:“双喜兄弟,昨晚真是让你见笑了,年纪大了,不胜酒力,不胜酒力啊,哈哈。”

    “伯父说的哪里话,能和你一起开怀畅饮真是痛快。”李双喜自然也笑着回道:“不如我们今晚继续。”

    陈宫脸上的笑容明显一僵,昨天晚上要不是叶珊拉着他,他恐怕说出的话更多,都已经被叶珊给训斥了一整晚,哪里还敢喝酒。

    李双喜将陈宫的神情尽收眼底,也不为难,颇有深意的开口道:“伯父,开玩笑而已。酒这东西,还是少喝为妙,不然藏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可就不好了。”

    陈宫脸色阴晴变化了一阵,也只能点头道:“是是是,双喜小兄弟说的很对。”

    “好了,我们要出去一趟,三位还是先在陈府休息吧,我让下人给三位准备早餐。”陈宫紧接着道。

    陈宫的话音才落下,主客厅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陈府之人都集结在了一起,准备陪同陈宫夫妇一同外出。

    李双喜转身一看,这阵势完全就是倾巢出动,于是笑问道:“伯父伯母,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