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招商引资

    叶珊连忙擦拭着脸上的泪水,一个劲的点头。

    几人重新落座了下来,李双喜将话题引到了古镇上,问道:“伯父伯母,这古镇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大白天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

    陈宫夫妇一听这话,脸上一僵,不过很快挂上了笑容,陈宫道:“古镇?古镇很正常呀,没有任何问题。”

    听了陈宫的回答,李双喜三人对视一眼,显然这个回答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他们信服。

    李双喜一脸疑惑,不解道:“可,可是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这里应该是昆都地势的正中心,按理来说应该人声鼎沸才对。”

    陈宫自然也知道刚才的回答没有办法让三人信服,解释道:“三位有所不知,我们这里的古镇还处于开发建设阶段,还没有彻底的完工,所以现在才会人烟稀少。”

    “只要过段时间陈家完成了招商引资,相信整个古镇就会人声鼎沸,吸引无数游客前来。”

    陈宫这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叶珊手肘拐了一拐陈宫,立即转移话题道:“三位远道而来一定辛苦了,不如我先带三人去客房吧?”

    叶珊那细微的一个动作被李双喜收在了眼中,感觉好像他们故意是在回避这个话题。

    李双喜本还想讨论一下古镇的话题,可叶珊已经站了起来,着急的想要带三人去所谓的客房。

    李双喜心想都来到了古镇陈家,机会自然多的是,也只好回道:“那就麻烦伯母了。”

    “哎,怎么能说麻烦。”叶珊的心情明显大好,道:“你们都是为了梓珊而来,我当然得照顾好你们。”

    于是三人跟随着叶珊的步伐,在偌大的陈府之中拐了又拐,终于到了客房。

    安顿了三人之后,叶珊就暂时离开了,她回到了会客厅之中,怪罪道:“老陈,以后说话注意点,什么招商引资的,可别和到处乱说。”

    陈宫喝着上好的普洱茶,回道:“他们都是梓珊的朋友,怕什么?”

    “梓珊的朋友又怎么了?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现在是一个紧要关头,要是招商引资失败了,我们陈家可就……”叶珊说到最后就停了下来,没有在把后面的说出口。

    陈宫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点了点头,道:“我这就派人紧盯着那三人去,这事可不能出岔子。”

    客房之中的李双喜来回徘徊着,道:“道长,马兄,你们有没有觉得梓珊的父母好像不太想让我们知道这古镇的事?”

    李双喜可没有忘记之前两人皱着眉头,一个一脸沧桑,一个一脸忧愁的模样,现在出现在如此大的转变,实在不太正常。

    常清道长想了想,道:“那两人怎么看都不像是狡诈之人,会不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马冰可不这样认为,直接道:“道长,俗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

    李双喜摩挲着下巴,继续道:“古镇在招商引资,这期间没人,听上去好像是没有什么问题,可仔细想想绝对不那么简单。”

    “没错,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那站在门边抽烟之人见了双喜兄弟拔腿就撒,敲门也都没有动静。”常清道长接过话题赞同道:“要知道以双喜兄弟可是一个大金主,他们居然把金主都拒绝在门外了。”

    “看来,我们晚上还得出去逛一逛,总得找一个古镇上的人问问情况。”

    李双喜这边正要开口,突然门外出现了一个身影,常清道长和马冰立即给了一个眼神暗示,李双喜心领神会改口道:“二位,你们知道滇南有什么美食吗?”

    “砰砰砰!”敲门声传入了三人的耳中。

    李双喜打开房门,是一个陈家的下人,客气道:“三人贵客,我叫阿细,老爷和夫人交代了,让我二十四小时伺候好你们,我就住在你们隔壁,要是你们有什么需要随时都可以叫我。”

    李双喜三人对视一眼,这伯父伯母热情得也太过头了吧,不过还是礼貌点头回道:“好的阿细。”

    阿细离开去到了隔壁的房间,李双喜三人也都停止了议论古镇的事,事出无常必有妖,李双喜可不觉得阿细是来照顾三人的,自己三人都十分健全,怎么会需要二十四小时的照顾。

    “哎,道长,马兄,你们说梓珊这放着好好的家业不来继承,去海宁当个警察是为了什么?”李双喜实在有些想不通这个问题,闲来无事说了出来。

    被李双喜这么一说,常清道长和马冰两人也都是一愣,别说还真是,现在也都看到了陈家确实是个大户人家,可陈梓珊为什么放着这好好的滇南不待,非要去海宁当警察?

    就算要当警察,也完全可以在滇南当才对。于是两人都无语的摇了摇头。

    李双喜又是叹了一口气,感慨道:“哎,再不努力当好警察,就得回来继承这偌大的家业了,真是励志呀!”

    晚饭的时间很快就到了,由于李双喜三人的到来,陈宫夫妇特地让佣人做了一大桌的菜,好生的招待三人。

    “三位,这可是我们滇南最有名的酒,今晚就当给你们接风洗尘,来!”陈宫将一坛子酒抱上了饭桌,大手一挥道。

    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事之后,常清道长对酒已经产生了严重的阴影,连连摆手称自己从来滴酒不沾,不会喝酒。

    李双喜和马冰齐刷刷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常清道长,暗道:“这老道长装起逼来可都是一套一套的,装的真是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毛病。”

    陈宫一听,连忙一拍脑门道:“对对对,看我这记性。道长和这位马兄弟都是修道之人,不能喝酒!那今晚就双喜兄弟喝,这一坛子美酒就交给你了!”

    马冰和常清道长噗嗤一笑,连忙收住。李双喜顿时无语,早知道也说自己是修道之人了。

    李双喜本想拒绝来着,可马冰两人连忙推嚷道:“双喜兄弟,你可是大酒量,今日伯父用滇南美酒招待你,你怎么能不喝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