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陈府夫妇

    常清道长和马冰也顺着李双喜的目光看去,如果不出所料,那里应该就是他们此次滇南之行的目的地。

    三人迈步走向了陈府,没有再去管古镇周围其它。

    来到了陈府门前,黑色的门匾上刻着两个鎏金大字,一笔一划之间都透露着威严的气派。

    “看来这陈家在古镇的地位不低呀!”常清道长看着鎏金大字点头道。

    马冰也是持同样的态度,上前两步,仰头看向门匾,鼻子嗅了嗅,一副高深的模样道:“门匾在以前可都是很有讲究的,陈府这用的都是上好的材料,大户人家的显昭。”

    李双喜眉头一挑,笑道:“马兄,你这属狗的?还能用鼻子闻出来?”

    马冰解释道:“双喜兄弟,这是一门学问,你可别看小看我的鼻子,那中医都还讲究一个望闻问切呢。”

    “这么说来陈梓珊还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了?”李双喜道。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常清道长眼睛微微一眯,看向了陈府大门上的门环,道:“肯定是!你看那门环,可都不是一般材料打造的,那可是上好的黄铜。”

    李双喜顺着目光看去,别说还真是,那门环的材质和雕工,一个门环估计都得上千块。

    三人在陈府门外讨论了十分钟后,才反应过来应该拜访一下,于是李双喜上前拉起了门环,轻敲陈府大门。

    “咚咚咚!”

    几声敲门声之后,陈府内没有传来任何的动静。

    李双喜加大了力量再次敲响陈府大门,可结果还是一样,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来开门,于是三人同时都皱起了眉头。

    “这大白天的陈府大门紧闭,又没有人,什么一个情况?”马冰一脸疑惑道。

    李双喜抓了抓脑袋,道:“不对呀,按理来说陈府的人应该都在里面,这好歹也应该多少有些动静吧?”

    李双喜和马冰同时看向了常清道长,常清道长也正是处于一片茫然,见两人同时看着自己,回道:“你们可别看着我,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李双喜回想了一下,三人在古镇里转悠了快一个小时,唯一看到一个陈府,应该就是陈梓珊的家没有错。

    既然不远万里来到了滇南,来到了陈梓珊的家,总不能就这样待在门外吧?

    李双喜内心思考了一阵,开口道:“走,破门而入!”

    “破门而入?!”常清道长和马冰齐声道。

    “废话,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里面到底有人还是没人,我们总得确认一下。”李双喜眼神坚决道。

    两人听后点了点头,随后同时后退一步,看向了李双喜,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什么意思?”李双喜问道。

    “双喜兄弟,我们三人之中你和梓珊的感觉自然没得说,这破门而入的艰巨任务,非你莫属!”

    “对,而且这个提议也是你提出来的,当然由你来踹开这陈府的大门!”

    常清道长和马冰两人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双喜满头黑线,借用了常清道长昨晚在昆都酒吧的一句话:“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没有办法,李双喜正面迎向陈府大门,深吸了两口气,随后猛地一脚踹了上去。

    “砰!”一声巨响之后陈府的大门被李双喜个踹出了一道缝隙。

    李双喜双手推开了沉重的府门,走了进去,常清道长和马冰紧随其后进入。

    还真别说,常清道长两人分析的一点都不差,陈家肯定是大户人家,进入陈府之后出现在李双喜眼前的可都是一片引人入胜之景。

    落花流水的庭院,碧瓦朱檐,雕梁秀柱,让人看了都不想离开这里。

    面对如此美景,李双喜三人皱起的眉头始终都没有舒展开一点,因为他们破门而入之后,依旧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三人跨过了小桥,进入了陈府的深处,周围的一切变得安静了下来。

    风吹树叶的声音,三人的脚步声,成为了唯一的声音。

    很快,三人来到了住宅前,打算继续破门而入。

    李双喜还是按照刚才的模式,抬起了四十二码的大脚,对准了眼前的两扇门,准备一踹而入。

    就在李双喜准备发力之际,两扇房门从里面被拉了开来,李双喜见状立即撤腿。

    可力道已经发出,突然这么一收,顿时让李双喜失去重心,身体一歪,一屁股摔倒在了地上。

    常清道长和马冰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了一跳,两人也都万万没有想到房间里有人。

    房门被拉开,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妇走了出来,男的看上去脸色有些沧桑,抬头纹很重,而女的也是显得一脸忧愁。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擅闯陈府!”陈宫剑眉一皱,质问道。

    常清道长和马冰两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话,齐刷刷的将目光看向了摔倒在地的李双喜。

    陈宫和身边叶珊两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李双喜的身上。

    李双喜顿时一脸尴尬,忍痛从地上快速爬了起来,轻咳了一声道:“我们是陈梓珊的朋友,不知道二位是?”

    一听是陈梓珊的朋友,陈宫和叶珊对视了一眼,陈宫开口回道:“我是梓珊的父亲陈宫,她是我内人叶珊。”

    李双喜顿时明白了过来,笑容立马挂上了脸颊,笑道:“原来是伯父伯母,这么唐突的拜见,实在是不好意思。”

    李双喜也连忙介绍道:“伯父伯母,我是梓珊的朋友,叫李双喜,他们分别是常清道长和马冰。”

    常清道长和马冰也立即点了点头,脸上挂上了笑容。

    一番介绍之后,成功皱起的剑眉一下舒展开来,笑道:“原来是梓珊的朋友来了,快里面请,里面请。”

    陈梓珊的母亲叶珊也是脸色一下转变,相迎道:“李双喜是吧,快里面请坐,刚才摔疼了没有,要不要我让人给你拿点药膏来?”

    陈宫夫妇态度的一下子转变,让李双喜顿时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道:“伯母太客气了,不用不用,我屁股上的肉多,不痛。”

    于是,李双喜三人进入了房屋之中,落座了下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