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南毛北马

    中年男子神情肃穆,乍一看很是威严。

    李双喜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子,他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刺青师,更像是教师或者是律师。

    中年男子一见上门的是个道长,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不悦,微微皱起了眉头开口问道:“你们找谁?”

    “老道上门来自然找的就是你。”常清道长微微一笑,确实了自己要找的人就是眼前中年男子。

    马冰并不认识常清道长,而且穿着一身道袍,更是直言道:“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话音落下,马冰想要将门关上。李双喜一只脚顶住了房门,可不打算就这么吃闭门羹。

    “北方驱魔降妖马家的传人马冰。”常清道长面带微笑说出了中年男子的身份,道:“恩,你不认识老道没关系,老道认识你就可以了。”

    驱魔降妖马家的人?李双喜虽然对那神神鬼鬼的事并不是很清楚,但最起码的一点也听说过,南毛北马这两个派系。

    眼前中年男子居然是马家的传人,还真是不容小觑。

    中年男子见眼前老道长居然识得自己的真实身份,有些惊讶,想要关上房门的手也放了开来。

    “马冰先生不要误会,我们来是有些事情想要找你帮忙。如果方便的话,我们进去商谈如何?”常清道长问道。

    马冰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走向了房间,李双喜看了看常清道长,两人也迈步走了进去。

    进到了室内,无数的刺青照片挂满了墙壁贴满了天花板,密密麻麻让人眼花缭乱。

    照片上各种各样的刺青都有,大到全身性的刺青,小到指甲盖大小的刺青,种类也更是繁多复杂。想必这些应该都是那个叫马冰的男人的毕生作品,李双喜一边看一边猜测。

    来到了客厅沙发,常清道长和李双喜落座了下来,马冰耸了耸肩道:“我这可没有什么招待你们,你们还是直接说正事吧。”

    马冰开门见山,常清道长自然也不绕弯子,道:“第一个事,我想问最近马冰先生有没有刺过一个阴阳绣鬼手抓财?”

    听到阴阳绣和鬼手抓财,马冰扶了扶黑框眼镜,犹豫了片刻回道:“有,不过具体的情况无可奉告。”

    马冰似乎猜出常清道长接下来要说的话,直接了断的终结了话题。

    看着马冰高冷的姿态,本来心情就不好的李双喜在确定了他就是给朱二狗刺青之人的情况下,猛地挥手直接抓向了马冰的脖子,他要让马冰为朱二狗的死付出代价!

    马冰双眼瞪大,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双大手,脚步快速后撤,躲开了李双喜的一抓。

    李双喜的手指擦着马冰那中山装的衣领而过,就差那么一丁点。

    “还有些能耐。”李双喜内心快速给出了评价,眼前这有些文绉绉的中年男子,没有那么简单。

    马冰双目瞪着李双喜,显然很是气愤,语气极度不友好道:“这就是你们找我帮忙的态度?给我滚出去!”

    “滚?”李双喜拍案而起,怒视着马冰,道:“今天我就是来和你好好算账的!”

    常清道长本还打算先礼后兵,没想到双喜兄弟就直接按耐不住了,也只好站立起身,开口道:“作为马家的传人,你居然把鬼魂刺入普通人身体之中,这笔账确实该好好算算。”

    “那是我的事,关你们屁事!”马冰见两人是来找自己算账的,也被激怒。

    李双喜一个闪身眨眼之间就来到了马冰的身前,发起了攻击。

    马冰本以为眼前两人老道长的实力会是最强的,可没想到一个年轻小伙子却实力极其惊人,刹那之间他的黑框眼镜已经被李双喜掀起的气浪给震碎。

    马冰用出全身的力量后退躲闪,黑框眼镜掉落在地。

    李双喜并不打算给马冰一点反抗的机会,毫不犹豫的用出了最强的实力,任凭马冰怎么退后闪躲,一只大手还是牢牢的抓住了他的脖子。

    李双喜手臂猛地发力,直接将马冰从地上提了起来,双眼充满了杀机道:“说!你为什么要害朱二狗!”

    “是,是他自己来求我的!”马冰那张雕刻出来的脸涨得通红,解释道:“我没有害他,是我救了他!”

    李双喜看着马冰的模样,不像是说假话,可一想那鬼魂都要把朱二狗身体之中的阳气都吸干了,怎么可能是救他,手中力道又增加了一分,怒道:“给我把情况说清楚!”

    “那小伙子他出现在这栋楼的天台,想要纵身跳下去,恰巧我上去抽烟看到,将他救了下来……”马冰说到最后已经快喘不过气了。

    李双喜连忙松开了手掌,将他放了下来。

    马冰一阵咳嗽不止,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对视了一眼,显然都很好奇,朱二狗为什么要跳楼。

    “那朱二狗是我兄弟,今天你要是不把他的情况给我说明白,我拆了你的房子,再让你下去陪他!”李双喜亮出了自己的身份,放出了狠话。

    听了李双喜的话,马冰总算是明白了两人来到自己房子的目的。

    过了一会,马冰恢复了平静,开口道:“那天我在楼顶天台救了你的兄弟,问清楚了情况,他最近沉迷赌博,输了几百万,一无所有觉得对不起一路帮他到现在的大哥。”

    “我想他口中的那个大哥应该就是你,后来我实在不忍心,决定帮他一把,就告诉他有个办法可以让他赢回那失去的一切。”

    “当然也告诉他了后果,有可能会因此丧命,让他自己做选择。最终他选择了那鬼手抓财的刺青。”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并没有害他,反而是救了他,一切的路都是他自己选的。”

    马冰将情况告诉了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为自己辩解了一番。

    李双喜听完之后长叹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么说来,害死朱二狗的人就是那赌船的华哥,因为整个海宁的地下赌博业都是他垄断的。看来一切的恩怨已经在昨晚了结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