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扎金花

    华哥的拳头不由自主的紧握而起,对面李双喜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要不是刚才达成了赌约,他现在非得掏出枪来直接崩了李双喜。

    一开场的赌局定生死就那么火爆,赌客们的眼球都被牢牢的抓住,形势的变化发展让他们根本就看不出谁会笑到最后。

    “继续!”华哥不相信居然有人的能力超过他,脸色阴沉下来再次摇动手中的骰子。

    看着华哥那花式的摇动骰子,李双喜和朱二狗依旧和之前一样,随意晃动之后便停了下来。

    有鬼手抓财的刺青和双喜哥,朱二狗根本不担心什么,只想每一把都做出最大的点数,赢下赌局。

    李双喜已经连续输了两局,决定这一把扳回一城来,在华哥猛地扣下骰盅之际,扶着赌桌的右手掌猛地发劲,那强大的内劲顺势扩散而出。

    朱二狗和华哥都听到了骰盅里传来了一阵异样的响动,齐刷刷皱眉看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率先打开了自己的骰盅,道:“三个一,三点!”

    李双喜这局摇出了最小的点数,顿时引来了围观众人的一片唏嘘。在他们看来,李双喜这局已经是必输无疑。

    老彪有了刚才的教训,不敢在轻易擅自下结论,看向了身边的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还是和刚才一样,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深不可测的笑容。

    赌桌上,一向张狂无比的华哥,在经历了刚才的打脸之后,现在也冷静了下来,特别是听到自己骰盅里传来的异样声响,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

    华哥给自己手下使了一个眼色,那汉子打开了骰盅,结果发现三个骰子都已经碎得不像样,完整的点数都没有。

    朱二狗和华哥接着打开了自己身前的骰盅,情况都是一模一样,三人骰盅里的骰子都碎成了数块,皆是一点都没有。

    一时间,李双喜摇出的最小点数成为了四人之中最大的点数,全场再次震惊。

    “那个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其余三人的骰子都摇碎了,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高手!看来今晚华哥要败了。”

    “现在说这话还为时过早吧,华哥可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

    众赌客低声议论了起来,全然都忘记了之前华哥做出的警告。

    华哥手下几个大佬都惊讶的站在了原地,能在赌桌上压华哥一手的人,他们已经很久没见了。

    “随时准备第二套方案。”其中一个大佬面色阴狠不动声色道。

    华哥在赌局开始之前,就已经告诉了几人第二套方案,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灭了李双喜四人的口,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赌船。

    此时华哥的连续失手更是让手下焦急了起来,似乎预感到了局面已经快要失去控制。

    “好,我这就通知兄弟们去准备。”

    一个后方的大佬悄然离开了赌仓前去准备。

    华哥开设赌船的第一天起,就购置了一批装备,以应对突发情况。随着这些年赌船事业的越做越大,更是将所有赌船的最底层货仓变成了武器仓库。

    李双喜将三百万的现金揽入了自己怀中,华哥脸色阴沉到了极致,自称赌王的他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看来不用点特殊手段是不行了。”华哥眼神阴狠暗道。

    华哥打了一个响指,道:“给我重新拿三副骰盅来。”

    美女荷官立即转身去准备,李双喜笑问道:“华哥,难道你不打算换个游戏?”

    华哥并没有说话,很快美女荷官重新呈上了三副骰盅,有了刚才碎骰的经验,华哥阴笑道:“这骰盅可比刚才的要坚硬数倍,我倒要看看一些耍手段的人现在还能怎样?”

    华哥的话语很明显,同时也很有自信,李双喜这次一定不可能再改变骰子数。

    李双喜只是浅浅一笑没有说话,华哥显然还是太低估了自己的实力。

    四人再次摇动了骰盅,同时将骰盅扣在了桌面。

    打开的一瞬间,华哥、朱二狗、华哥手下三人骰盅里的骰子再次成了粉碎,又只有李双喜的骰盅一个不少的都在。

    情景再次重现,华哥一分钟之前刚说的话又被打脸。

    第二次出现这样的场景,众赌客更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对面这小子是个绝对的高手,不行,既然他玩骰盅那么厉害,必须要换个游戏了!”

    能把三家的骰盅震碎,这个游戏再玩下去就是输,华哥决定立即换扑克牌,扑克牌的话对面两个小子总不能把纸牌震碎。

    “小子,算你狠!”华哥咬牙切齿道:“现在我们换个游戏!”

    李双喜玩什么都是无所谓,见华哥主动要换游戏,笑道:“我狂有我狂的资本,今晚,你输定了。”

    赌王华哥被李双喜疯狂的压制,他决定用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在扑克牌的对决上赢回自己的尊严。

    美女荷官撤下了骰盅,拿来了纸牌,李双喜勾了勾手指,道:“我们要验牌!”

    接过了纸牌,李双喜递给了朱二狗,低声道:“二狗,玩纸牌的话就要靠你的能力了。”

    刚才摇骰盅,李双喜还能依靠修为内劲搞点把戏,强行压制着华哥两人。可玩纸牌,他基本上就完全只能凭运气了。

    朱二狗点了点头,明白双喜哥的意思,拆开崭新的扑克牌看了看,道:“没问题。”

    “你们就这么粗糙的验牌?”华哥不屑的看着李双喜和朱二狗道。

    华哥随后勾了勾手指,美女荷官将李双喜两人验过的牌递给了他。

    华哥再次当众秀起了自己的花式验牌手法,扑克牌在他双手之中飞速移动交叉变化,那技术游刃有余。

    李双喜眯起了双眼,说实话他此时依旧没有看透对面的华哥,他的实力确实很强,但和拥有鬼手抓财的朱二狗比起来,到底谁更厉害,还真是说不准。

    “这才叫验牌,小子!”

    华哥将扑克牌在自己眼前切飞出了一道拱桥状,两边的的扑克交换着位置,每边的数量都是一样,不多不少,十分酷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