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赌局定生死

    李双喜不屑理会这些个自以为是的小罗罗,双眼始终没有从华哥身上挪动过。

    华哥冷冷一笑,双手摊开道:“我的兄弟们的态度你是看到了,我要是不按照他们说的办,这个大哥还真是当不下去了。”

    华哥意思很明显,刚才那些话也正是他想要说的。

    对方态度强硬不肯退让,李双喜自然也不畏惧,问道:“华哥,敢问你身上现在装有扑克牌吗?”

    恩?什么意思?华哥本能的露出了疑惑之色,随后回道:“没有,怎么了?”

    李双喜笑了起来,提高了自己说话的分贝,道:“在场的各位!你们刚才都听到了吧,华哥说他身上没有扑克牌。”

    “怎么了?这哪里扯到了哪里?”

    “什么意思?”

    有不少赌客都一脸疑惑,不知道李双喜说出这话是什么意思。当然,也有配合的,开口道:“听到了。”

    李双喜见众人的眼光都被自己吸引,随后一个健步跨到了华哥的身前,道:“可华哥的西装口袋里装了很多的扑克,他要是赌博的话是不是也出老千了?”

    “小子,你可别胡说八道,我的包里只有卡和现金,没有扑克牌!”华哥立即反驳道。

    众人也都一脸茫然,李双喜这时候轻轻的从华哥白色的西装上衣口袋里抽出了十几张扑克牌,一张一张的仍在了地上。

    “那请问华哥,这些扑克牌是从哪里来的?”李双喜笑问道。

    李双喜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华哥手下的简单戏法情景再现了一次,目的就是想要证明,朱二狗是被陷害的。

    华哥和身后的数个手下脸色大变,现在看来,是他们太轻敌了。

    众赌客一下子都明白了过来,爆发出了一阵议论声。

    “原来是障眼法,这么说那个小兄弟没有出老千?”

    “妈的,我刚才一千多万的筹码都丢了出去!”

    “我靠,刚刚捞到的肉就丢了,真是手贱。”

    “这小子什么来头,居然敢当面和华哥叫板,摆明了找死啊。”

    “这下有好戏看了,华哥的地位公然遭到了挑衅,这可是海宁地下赌博界的大新闻。”

    朱二狗看着那一张张掉落在地上的扑克牌,不由得握起了拳头,怒骂道:“这些混蛋,敢开赌船连几千万都输不起,还诬陷我出老千,真是够贱!要是再给我次机会,我一定用鬼手招财赢得他们倾家荡产!”

    李双喜见自己的情景再现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一些,道:“华哥,你们那些栽赃嫁祸的小把戏对付点嫩头青不懂行的人还可以,可在我的面前玩弄,未免也太幼稚了。”

    全场顿时一片哗然,华哥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眼前的小子正在将他的声誉给毁了,而且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以后海宁这些有些的家伙谁还敢来自己的赌船赌博,相当于砸了自己的招牌。

    李双喜并没有就此作罢,高声道:“谁会傻到出老千将扑克牌放在很容易看到的上衣口袋,恕我直言,华哥,你的手段真是太烂了!”

    “你他妈找死!”

    华哥身后的手下暴脾气控制不住,冲上前就想要对李双喜动手。

    “敢开却又输不起?”李双喜高呼道:“华哥,以后谁还敢上你的赌船?”

    华哥一把将自己身后的兄弟拦住,现在这个局面和对面的实力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再不冷静下来,苦心经营多年的生意就要夭折了。

    一个个情绪激愤的手下顿时只能恶狠狠的瞪着李双喜,却又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华哥凑近了李双喜,恶狠狠道:“小子,算我低估了你!你想要怎样?”

    李双喜也用了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回道:“我只是想让我的兄弟带着赌赢的钱下船而已。”

    “不可能!”华哥直接拒绝,道:“你毁了我的声誉,现在想要轻松的离开,不可能!”

    华哥是一个好胜心极强的人,这么几年的功夫能一统下海宁的地下赌博行业,自然有他的手段和方法。

    当然,李双喜内心同样也很清楚,华哥绝对是一个敢拼个鱼死网破,刀尖上舔血的人,赌船也是他的地盘,自己威胁他的筹码根本就还不够。

    华哥紧接着用阴狠的颜色看了一眼李双喜,低语道:“你要是把我逼急了,这整船的赌客都将会殉葬在这大海之中!我混迹江湖几十年,鬼门关前都来回走了无数次了!”

    兔子急了会咬人,狗急了要跳墙,李双喜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约摸估计了下,这船上少说都有七八百号人,华哥真要那么做了,吃亏的是那些无辜的赌客。

    李双喜放低了一点姿态,问道:“那华哥你想要怎样?你说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办法吧。”

    李双喜将主动权交给了华哥,这家伙要实在不肯退让的话,也只好动用武力了。

    华哥犹豫了片刻,道:“那就按照我们的规矩来,赌局定生死!”

    “要是你赢了,今晚的事我全当没有发生过,你那兄弟赢的几千万也可以带走。要是你输了,你们四人一个都别想离开赌船,我要废了你们!”

    李双喜听后冷哼一声,道:“那岂不是我们很吃亏?恕我直言,我要想带着兄弟离开这赌船,没有人能够阻拦我。”

    “小子,我知道你有些本事,可话别说的太满。”华哥用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李双喜。

    “那我得加一个条件,要是我赢了,你把赌船开回去,保证所有赌客都相安无事的离开。”李双喜也不磨叽,加价道。

    “好!”

    “一言为定!”

    李双喜和华哥很快达成了协议,华哥道:“我今晚还真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李双喜放出了豪言壮语。

    李双喜回到了常清道长几人身边,将情况简单的告诉了几人,朱二狗紧握拳头,道:“双喜哥,你放心,我们一定会胜的!”

    老彪也紧接着点了点头,有朱二狗在这边,他根本不担心。

    不过常清道长始终都是眉头紧皱,好像心事重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