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那些个跟风的赌客一听这话,悬着的心算是落了下来,脸上也都露出了庆幸之色,急忙退到了一边。

    数个彪形大汉站在朱二狗的身前,气势汹汹的看着他,俨然一副今晚要吃人的阵势。

    “我没有出千,我要见这里的老大!”朱二狗还在极力的为自己辩解着。

    华哥的手下冷笑着,道:“小兄弟,你在我们的赌船上出千都已经被抓到了,还有什么好抗争的?不过每一把都中,你这出千的本事还真是挺厉害。”

    “把我给我拖出去,扔到海里喂鱼!”华哥的手下直接下了灭口令。

    一听到自己要被扔到那冰冷的大海里喂鱼,朱二狗彻底的慌了神,之前一脸的得意之色早已经丝毫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惊恐。

    “不!不!你们这是玩阴的,我没有出千!”

    朱二狗看着眼前的数个彪形大汉腿都软了,此时此刻无助到了极点。

    那些个刚才不断吹捧着他的人,现在全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冷漠的看着他。

    看着那些凶煞的脚步一步步靠近,就好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朱二狗拼命后退,想要从逃离这里。

    一转身,朱二狗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当然,最熟悉的那一张自然是李双喜。

    朱二狗仿佛看到了希望之光,张大了嘴巴,眼睛鼓了起来,求救道:“双喜哥!救救我!我真的没有出老千!”

    朱二狗的手臂抓向李双喜的手臂,就差那么一点就能触碰到的时候,身后汉子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用力一扯之后,朱二狗整个身体向后倒去,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

    “小子,想跑?”华哥的手下嘲讽道:“从来没有谁在我们的赌船上出了千还能逃走,给我打!”

    几个彪形大汉一阵的拳打脚踢,将朱二狗狠狠的凑了一顿。

    朱二狗此时已经认清楚了局势,只有李双喜一个人可以救他,拼命的呐喊道:“双喜哥,救命啊!我错了,求求你救救我!”

    李双喜身后的老彪摇了摇头叹息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李双喜听从常清道长的意思,此时此刻并不是出手相救的时机,于是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只是一双眼睛紧盯着那地上求救的朱二狗。

    华哥的手下顺着朱二狗求救的方向看去,凶煞的目光落在了李双喜的身上。

    “恩?这个小子还有同伙?看上去很面生呀,管他呢,先废了他!”

    华哥的手下犹豫了片刻,从腰间摸出了一把三棱刺走到了朱二狗的身前,道:“没人可以救得了你,今天这赌船就是你生命终结之地!”

    朱二狗看到那锋利的三菱刺已经高高的对着自己的脑袋,声嘶力竭的求救向李双喜。

    “双喜哥,求求你,我还不想死!”

    这一层赌仓内赌客全都后撤了几米开外,远远的看着地上的朱二狗,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

    华哥的手下瞟了李双喜一眼,发现他还是老样子,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冷哼一声之后扬起了手臂,凶狠道:“给我去死吧!”

    看着那尖锐的三菱刺落向了朱二狗,李双喜从赌桌上摸起了一张扑克牌,手腕一翻之后将其射了出去。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得不出手,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朱二狗就这么惨死在眼前。

    扑克牌飞旋而出,空气都被划开了一道口子,落在了华哥手下的手背上,只见一条几厘米的血痕顿时显现而出,鲜血流出的同时华哥手下惨叫了一声,三棱刺也‘叮’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朱二狗本能的抱着自己的脑袋,以为自己要和这个世界告别了,可听着身前的一声惨叫露出了一双眼睛,当看到那掉落在地的三棱刺和眼前汉子手背上插着的扑克牌,一身的冷汗浸湿了衣服。

    顺着扑克牌的方向看去,双喜哥站在那里,他清楚的知道,一定是双喜哥将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啊!”华哥的手下五官挤到了一块,鲜血流淌而出的感觉很糟糕,看着自己手背上还插着的扑克牌,怒吼道:“是谁!”

    身边的数个汉子也是全都愣住了,刚才他们都没有看清楚是发生了什么事。

    李双喜明人不做暗事,上前两步道:“他没有出老千,只是有些张扬罢了。你们教训一下也就算了,公然想要杀人未免也太霸道。”

    众人闻声看去,所有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李双喜的身上。

    华哥的手下怒目圆瞪,死死盯着李双喜,怒喝道:“你他妈的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老子办事你也敢挡?”

    李双喜冷哼一声,不屑道:“别在我面前耍嘴皮子了,还是先管管你自己的手吧。”

    李双喜刚才力道不小,那张扑克牌三分之一的部分都插在了华哥的手背之中,此时依旧是鲜血流淌个不停。

    华哥手下嘴角微微抽动了两下,看着自己手背上的那张扑克牌,心一横,直接将其拔了出来。

    鲜血溅了一地,华哥手下眉头都不皱一下,眼神更加阴狠了起来,怒道:“小子,你会为刚才的冲动付出代价的!”

    赌仓内火药味十足,赌客们一个个心惊胆颤,身怕受到牵连。现在眼前这个情况,他们想走也走不了,只能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这个小兄弟可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和赌船的大佬斗?”

    “哎,今晚这海域看来是有两个人沉下去喂鱼了。”

    “我看不一定,刚刚那小伙子飞牌救人,肯定有些本事,不然敢这样挺身而出?”

    “我觉得也是,你看那小子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老道士,你在赌船上玩了那么多次,见过老道士?”

    “对呀,不过就算那小子有些能耐又如何,猛虎还怕地头蛇呢。”

    众赌客低声议论着。

    朱二狗见那一张血淋淋的扑克牌落在自己的眼前,迅速连滚带爬的去到了李双喜的身边,这个时候只有李双喜一个人可以救他的性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