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赌船

    李双喜依靠在沙发上,脑补着一些画面,一个下午的时间赢几百万,这样的情况之下,还真是没有人会嫌钱多。

    一副刺青居然会有这么强大的作用,李双喜现在也明白了,朱二狗为什么会选择刺那阴阳绣。在赌桌上大杀四方的痛快,朱二狗应该完全沉溺在其中了。

    “哎!”

    许久之后,李双喜长叹了一口气,为朱二狗感到悲哀。

    虽然说他有那鬼手抓财帮他赢钱,但地下赌博室里面待着的都是什么人,恶棍、亡命之徒,有几个好东西?朱二狗这样肆无忌惮的疯狂扫钱,一定会给自己惹祸上身的。

    想想曾经那个勤勤恳恳送快递的朱二狗,李双喜顿时很是难过,真是不知道是谁将他带上了赌博那条不归路。

    李双喜没有再想下去,迈步离开了办公室,给常清道长打了一个电话之后直接驾车去接常清道长。

    半小时后,李双喜接到了常清道长,将老彪发现的事告诉了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摇了摇头,道:“哎,有了那鬼手抓财的刺青,他的欲望会被无限膨胀,现在只不过是中期阶段。”

    “他很快就会不满足赢几百万的刺激,接下来会想要赢千万,甚至上亿!”

    李双喜现在算是彻底信服常清道长,原本还觉得那刺青没有那么邪门,可听老彪说的时候,就彻底的服气了,还真是逢赌必胜!

    “道长,这他妈的真是太邪门了,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李双喜问道。

    常清道长此时一脸忧愁,道:“可惜我今天出去一趟什么收获都没有,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控制你那二狗兄弟,不能让他继续赌了。”

    “那鬼手抓财刺青里的鬼魂一定是个赌鬼,它会让人失去原有的理智,一点一点逐渐被控制。”

    “看来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他的阳气已经所剩无几,现在又嗜赌成性……”

    李双喜此时很是头疼,可立马雪上加霜的事情紧随而至。

    悦耳的手机铃声打破了短暂的安静,李双喜接听起电话,老彪匆忙道:“老大不好了!”

    李双喜内心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朱二狗。

    “怎么回事!”李双喜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几个分贝,开口问道。

    “朱二狗他今晚要上赌船出海去赌!”

    “什么!”

    “我刚才在厕所偷听到他打电话,今天晚上八点,他会从海宁码头登上赌船,去赌博!”老彪将最新的情况立即报告给了李双喜。

    李双喜看了看时间,暗道:“还好,现在时间还来得及。”

    “老彪,你盯紧他,我现在就赶往码头。”李双喜快速道。

    “妈的!”挂断了电话,李双喜暗骂一句,气愤道:“道长,今晚恐怕我们得再次联手了。”

    常清道长就坐在李双喜的身边,也听到了电话的内容,毫不犹豫道:“走吧!”

    李双喜没想到朱二狗这个小子居然会上那些赌船,真是不要命了,随即一脚油门踩到底,飞速驶向了海宁码头。

    没过多久,李双喜和常清道长来到了码头边,下车之后那湿漉漉的海风吹袭着两人,一阵凉爽。

    这个点钟的海宁是一天之中最舒服的时候,可李双喜两人没那个功夫享受,目光看向了码头边停着的数张游轮。

    海宁是一个沿海的城市,码头港口交通便利的同时也滋生了不少违法的勾当。特别是在码头边,大大小小的赌船很多,有好几张游轮,表面看上去是做正经生意的,其实都是赌船。

    外地来的大佬和本地的一些大佬勾结,在船上做起了赌博的生意,他们会将赌船开到一个安全的海域,以确保赌客和自身的安全。

    李双喜放眼眺望,这么多的船只,此时根本分不清朱二狗会去哪一只。

    李双喜掏出了电话,迅速联系老彪,老彪将自己在码头的位置告诉了李双喜。

    三人很快在碰面,老彪额头上都是一层细汗,道:“老大,朱二狗他刚上了赌船。”

    “那我们还愣在这干嘛,走!”李双喜大手一挥道。

    老彪很是为难,道:“老大,不行啊!那赌船有规矩的,我们恐怕上不去。”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对视了一眼,问道:“什么规矩?”

    “上赌船的赌客必须有筹码,刚才我想跟朱二狗一起上去,就被拦了下来。”老彪很是无语,指了指不远处停靠着的船只,道:“这些赌船都是有门槛的,最小的都要几万,普通点的都得几十万甚至过百万的赌资才能上去。”

    老彪接着又指了指一艘看上去很不错的游轮,道:“朱二狗他上了这艘赌船,而这艘赌船的门槛费高达一个人五百万!没有五百万就没有上船的资格!”

    常清道长顿时吹胡子瞪眼,道:“五百万!那我们三个人就要一千五百万?”

    老彪很无奈的点了点头,一千五百万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身边的老大李双喜恐怕也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吧。

    “你那二狗兄弟是赢了多少钱,居然都上了游轮豪赌了。”常清道长看着李双喜道。

    可谁知李双喜冷哼一声,道:“上船,区区一千五百万而已!”

    李双喜霸气一挥手,率先打头阵,气宇轩昂的迈步走向了游轮。

    常清道长和老彪在原地愣了十几秒,老彪回过神来,道:“老大就是老大,霸气侧漏!”

    “双喜兄弟真是一代土豪!”常清道长竖起了大拇指,随后两人快步追了上去。

    李双喜顺着那扶梯上了游轮,一双敏锐的双眼查看着游轮上的众人。

    游轮四处都站立着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耳朵戴着耳麦,一个个面露狠色,安保的力量看来做的挺严密。

    上了扶梯,两个长相标志的美女见李双喜三人面生并且穿着怪异,上前面带微笑的问道:“先生,这是私人船只,你们有什么事?”

    “还和我玩这套?”李双喜心中暗道。

    “我们三人想上来以小博大,赢下这游轮!”李双喜从包里摸出香烟,‘嗖’一下叼起了一根,口气嚣张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