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鬼手抓财

    李双喜一句话瞬间缓解了稍显凝重的气氛,大家伙哈哈大笑了起来。

    瘦猴也开始调侃道:“彪哥,不是我说你,你这么一个一米九的大汉,在那地方刺了一个米老鼠,真是够雷人的。”

    “你给我闭嘴!”老彪整张脸涨得通红,道:“老大可以说我,你们不行!你们谁要是以后再提这事,别怪我翻脸!”

    李双喜哈哈大笑着,过了好一会才收住了笑容,道:“好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二狗,你带他们回去休息吧,他们就住在运输部里。”

    朱二狗连忙点头道:“没问题,双喜哥。”

    很快,朱二狗载着老彪等众兄弟离开了别墅,别墅大厅之中只剩下了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

    众人离开,常清道长脸色凝重了起来,李双喜知道肯定是朱二狗手臂上的刺青有问题。

    于是问道:“道长,什么情况?”

    “鬼手抓财!”常清道长那深邃的眼眸看着李双喜,吐出了四个字。

    “鬼手抓财?”李双喜一听这名字就感觉到了一丝的异样,难道那刺青的的图案是鬼的手臂。

    “那不单单是普通的刺青,是一种极其危险的刺青之术,叫做阴阳绣。阴阳绣的历史十分久远,没想都如今世上还有会懂那玩意。说白了,阴阳绣就是将那些脏东西刺进正常人的身体中,虽然听上去很渗人,但危险和效果并存,鬼手抓财顾名思义,借助鬼魂的双手抓住财富。”常清道长摩挲着不长不短的胡须解释道。

    “有些阴阳绣能够给人带来巨大的改变,立即化解当前的困境,但有的人命里本就驾驭不了那些东西,就会反被阴阳绣给害了。总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李双喜这边听得后背发凉,没想到刺青这么的不简单,居然还有这么一门手艺。

    “道长,可朱二狗自己跟了我之后,一步步的越来越好,他为什么还要弄这么一个鬼手抓财?”李双喜有些纳闷,朱二狗现在执掌着双喜运输,身价不说多,几百万是绝对有的。

    常清道长站立起身,来回徘徊了起来,笑道:“双喜兄弟,这你就错了,谁会嫌钱多呢?”

    “而且你这小兄弟,现在沾上了赌瘾,更是需要这鬼手抓财。”

    赌博?!李双喜顿时内心一阵惊骇,朱二狗沾染上了赌博?

    常清道长继续道:“这鬼手抓财最主要的用武之地就是赌桌,它能让一个人逢赌必胜,赢遍赌桌无敌手!”

    李双喜瞪起了眼睛,道:“这么牛?那要是个个赌徒都刺一个这什么鬼手抓财,那赌场岂不是要垮了?”

    李双喜多少不相信这玩意,虽然世间之事很是神奇,但赢遍赌桌无敌手也太浮夸了。

    谁知常清道长冷哼一声,道:“双喜兄弟你还别不信!老道是亲眼见识过的人,不然你那小兄弟怎么甘愿让脏东西缠在自己身上也要刺一副鬼手抓财?”

    看着常清道长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样子,李双喜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而且这鬼手抓财的阴阳绣可不是想绣就能绣的,我现在很想知道是谁给你那小兄弟绣的这鬼手抓财。据我所知,当今时代已经没有人会这么手艺了,可今晚却见到,也证明了一点,世间还有会阴阳绣的高人。”常清道长眉头一直紧皱,没有舒展过一点。

    事情越发的扑所迷离,李双喜脸色沉重下来,道:“这么说来,朱二狗他真的沾上了赌博?”

    “恩,其实这都是小事,老道已经看出,他天生骨骼平平,根本扛不住那鬼手抓财,所以他的阳气正在一点一点的减少,被手臂上的鬼魂反噬着。”常清道长担忧道。

    “那最坏的结果会怎样?”李双喜问道。

    “被鬼魂反噬之后彻底成为了一个躯壳,魂魄只能飘荡在外,不能进行正常的生死轮回!说白了,就是成为孤魂野鬼!”常清道长将最坏的情况告诉了李双喜。

    “看来事情严重了,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既然这次出行遇到了这事,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常清道长十分仗义,道:“更何况那小兄弟是双喜兄弟的人。”

    “双喜先在这里谢过道长了。”李双喜听后立即言谢。

    常清道上摆了摆手,道:“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何必言谢。”

    “现在先让人紧盯住你那小兄弟,然后找到给他刺青之人,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就是这么个道理。”

    李双喜明白了常清道长的意思,问道:“常清道长,你既然识得这鬼手抓财,难道没有办法驱除?”

    “说来惭愧,老道现在的修为实力,顶多能够帮那小兄弟压制一下鬼魂,想要彻底驱除,还没有办法做到。”常清道长苦笑道:“而且据传说,这就是阴阳绣最厉害之处,你以为自己能够将那鬼魂驱除,可并不然,就算斩断了双手,也会有新的鬼魂自己找上来缠身。”

    “一般的刺青可以洗去,可阴阳绣,没那么简单!”

    李双喜听后深吸了一口气,这世间的奇术还真是够神奇的。

    李双喜不再犹豫掏出了电话,给打了老彪,道:“老彪,有个任务交给你们。帮我盯住朱二狗,不要暴露,然后把他的踪迹随时报告给我。”

    老彪这才刚到住所,疑惑的问道:“老大,什么个意思?”

    “没时间和你解释那么多,照我的做,你自然会明白的。”李双喜叮嘱道:“记住,千万要隐秘,被让朱二狗发现。”

    见李双喜不肯多说,老彪也不在多问,道:“明白!”

    挂断了电话,李双喜长叹了一口气,看着常清道长道:“道长,多谢你了,要不是你,说不定我过几天就要和朱二狗永别了。”

    常清道长回道:“借用双喜兄弟说过的一句话,万事万物都是有因有果,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缘分,你我今日能相遇,定然是有所关联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