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怎么会有这样的师父?

    听常清道长在海宁没有住所,陈梓珊想都没有想就直接道:“李双喜,你的别墅正好空着慌,不如就让常清道长去你那里住吧。”

    李双喜这才无缘无故的惹了一身骚,自然不想有更多的麻烦来找自己,内心直接拒绝。

    “梓珊,谁说我那别墅里空得慌,你可知道我一天有多少的事情要做,房间里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

    李双喜的意思很明显,委婉的找理由拒绝常清道长去自己别墅居住。

    “我们这里三人之中,就你一个人住那么一栋别墅,你别给我找些借口。”陈梓珊直勾勾的看着李双喜道。

    常清道长一听,道:“李兄弟果然是个能耐人,居然还有一栋别墅?那太好了,老道可以去你那随便找个房间入住,没事的话还能看看你如何炼制玉符,跟你学一点本事。”

    常清道长居然没有听出自己委婉拒绝?你这老道长要是去了,我和林芯瑶要是想要发生点什么,那岂不是都很尴尬?

    李双喜内心一边打着算盘,一边回道:“常清道长,不是我不想让你去我的别墅,只是我最近有很多的事需要处理,别墅里堆满了各种杂物,而且我还有一个女朋友,那个……你懂的。”

    李双喜直接下了狠招,常清道长顿时明白,点着脑袋道:“噢,原来是这样。”

    可这无疑也得罪了身边的陈梓珊,陈梓珊听后脸色大变,很是气愤。

    陈梓珊一想到那林芯瑶,这个时候就莫名的吃醋,扭头道:“李双喜,我不想见到你,你给我下车!”

    都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李双喜算是体会到了,才解决了常清道长,可更大的问题又来了。

    “梓珊,别这样,我可是专程来找你道歉的……”

    李双喜这才开口想要解释,又被陈梓珊直接打断了开口,道:“可是我一点都没有看见你的诚意,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李双喜鼓起双眼,为自己辩解道:“梓珊,我这么满满的诚意你没看到?刚才在单身楼之上,我为了保护你可是那么的拼命!”

    “常清道长是个明白人,他也都看在眼中的。”

    陈梓珊现在已经生气,才不管那么多,直接回道:“别和我说这些没用的,你连常清道长的归宿都不帮他解决,还说什么有诚意。”

    “现在那鬼胎的事都还没有解决,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你让常清道长在海宁没有住所,这算诚意?”

    李双喜辩解道:“梓珊,你这也太强词夺理了吧?常清道长可是你们警局请来的高人,你们都不管,现在交给我一个平头小百姓?”

    陈梓珊一时语塞,确实,常清道长于情于理都应该交由海宁警局来安顿。

    “我不管,总之我就是没有看出你的诚意!”陈梓珊才懒得管那么多,总之现在气在了头上,就是要故意刁难李双喜。

    李双喜明白了,这和女人讲道理就是最大的错误。

    李双喜也只能挑明了话题,直接问道:“梓珊,那我要怎么办才能让你感觉到诚意?我可是抱着一颗真诚的心来找你道歉的,你给我指一条明路。”

    李双喜放低了自己的姿态,说了这句话之后只希望能把道歉这件事给解决了,不然的话,今天这一早上的时间全都白费了。

    陈梓珊大眼睛转动着,犹豫了一会,道:“常清道长在海宁的这段时间必须住你的别墅,这是最基本的诚意,还有,以后在我面前不准提其她的女人!”

    “这都是最基本的诚意,要是这么一点我都看不到,那请你马上下车!”

    人在岸边走,哪能不湿鞋,李双喜长叹了一口气,低头道:“好,没问题。”

    陈梓珊见李双喜叹了口气,不满道:“李双喜,怎么感觉你答应得那么牵强,一点都不心甘情愿?”

    “哈哈哈哈!”李双喜大笑了起来,道:“怎么会呢?我这笑容够诚意了吧?”

    李双喜又满脸笑容的看向常清道长,道:“道长,从今天开始,你就住我的别墅,我们相互汲取,共同想办法对付那鬼胎。”

    面对李双喜这样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常清道长尴尬的笑了笑,问道:“那李兄弟的女朋友怎么办?”

    “这,这个道长你自然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李双喜迅速绕开了话题,道:“梓珊,现在你可以接受我的道歉了吧?”

    陈梓珊撇嘴高傲的仰着脑袋,道:“行吧,本大小姐就姑且原谅一次。”

    听到这句话,李双喜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可谁知常清道长突然来了一句:“李兄弟,你是怎么惹到梓珊了,搞了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李双喜见陈梓珊的脸色都开始出现了转变,连忙转移话题,道:“道长,那个我们还是来探讨一下鬼胎的事,这个……”

    常清道长并不知道李双喜和陈梓珊之间的矛盾,疑惑道:“鬼胎的事不是刚刚才探讨过吗?”

    李双喜满头黑线,快速道:“那我们就来探讨一下那玉符吧,你不是对炼制玉符很感兴趣吗?今天就到我住所,我给你演示。”

    “好!”常清道长立即同意。

    见常清道长被自己搞定,李双喜小心翼翼的看向陈梓珊,身怕这姑奶奶又一个不开心,来折磨自己。

    不过还好,这次陈梓珊并没有在意,事情总算是圆满的解决了。

    随后李双喜驾驶着自己的五菱宏光回别墅,转念一想,自己为什么道歉要那么低声下气道歉?陈梓珊还是被自己带入修炼者的行列,严格来说自己可完全就是她的师父,哪有师父这样对徒弟的。

    不过不等李双喜有再多想的机会,常清道长就直接打断道:“李兄弟,为什么你会开一张五菱宏光,不应该是跑车吗?”

    “我向来为人低调放浪不羁!”李双喜回道。

    常清道长点了点头,道:“这年头像李兄弟这样的年轻人怕是不多了。”

    李双喜载着常清道长回了美林海岸别墅,将他安顿了下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