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小鬼难缠

    女鬼成功被铲除,但是三人却高兴不起来,看着眼前的楼道放空了起来。

    许久,陈梓珊才终于开口道:“道长,有没有什么办法寻找到那鬼胎?”

    这个问题同样也是李双喜想要知道的,扭头看向了眼前脸色一副沉重的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那紧皱的眉头始终都没有松开过,摇了摇头回道:“没有。”

    “那鬼胎别看它是一个还没有出生的怨鬼,但是却充满了灵性,没有人可以找到。”

    “这么说来,我们只能等那玩意自己来找我们了?”李双喜疑惑问道。

    常清道长很无奈的点了点头。

    “不能主动出击,完全陷入被动,这也太没道理了吧。”陈梓珊一拳头落在那脏兮兮的墙壁上,很是不满。

    李双喜可从来不信这个邪,万事万物没有什么是固定了规定死的,道:“走吧,我们下去再说,外面可是还有大批群众围观着。”

    两人点了点头,随后常清道长顺便将整层楼清理了一遍,三人一起下了楼。

    看到常清道长三人平安下来,围观着的群众议论纷纷。

    “那女鬼被降伏了?”

    “你这不是废话,不降伏了她们能够出来?”

    现场还有少量的媒体记者也在这个时候围拢了过来,问道:“请问警方这次行动是否成功?”

    “有问这楼上接连死了十多人是不是都是恶鬼所为?”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对视一眼,这样的场面就不属于他们面对的了,于是交给了陈梓珊。

    “首先呢,海宁警方这次行动非常的成功……”

    陈梓珊面对群众和媒体,认真的做了一番回话。

    而常清道长和李双喜则是到了车上,静静等候陈梓珊。

    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之后,常清道长对李双喜是十分的感兴趣,道:“李兄弟,古人语自古英雄出少年,今日老道能有幸结识你这样一位少年英雄,真是太荣幸了。”

    李双喜将座椅放倒,闭目养神之余谦逊的回道:“英雄可不敢当,我只是稍微有那么一丁点本事罢了。”

    “能够炼制玉符,又拥有神兵,这可不是一丁点的本事。”

    常清道长脑海之中回想着李双喜刚才在单身楼之中的亮眼表现,一个劲的夸赞道:“当今这个时代,你可是老道唯一认识会炼制玉符的人。”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相信我这门本事肯定还有很多高人都会,只是道长还没有见到而已。”

    李双喜很是谦虚,问道:“对了道长,聊了这么半天,还不知道你是来自何方?”

    李双喜对眼前这个叫常清道长的老道士也颇感兴趣,这也是他唯一认识的一个拥有真本事的道长了,现在这个世道,很多道长都是借着虚名招摇撞骗,有真本事的几乎见不到。

    常清道长挺直了腰板,有模有样自我介绍道:“老道师承邋遢道人,来自清羽山,从小修道数十年至今,原以为自己已经小有成就,可今日见到李兄弟,才知道自己掌握的都只是皮毛而已。”

    邋遢道人?听到这四个字,李双喜顿时想到了自己从林安三三爷那里买来的紫萱炉,好像就是那邋遢道人传下来的宝贝。

    于是李双喜从奇异空间之中取出了紫萱炉,问道:“常清道长,你可认得这丹炉?”

    常清道长目光落在了紫萱炉之上,顿时眉头一挑,似乎想起了什么,快速拿起了紫萱炉仔仔细细的研究了一番,随后惊讶道:“李兄弟,你从何处得到的这宝贝?”

    看着常清道长的表情,李双喜瞬间明白了,看来这紫萱炉还真是那邋遢道人之物。

    “因为机缘巧合,从一个古玩市场买到的,看来还真是邋遢道人流传下来的宝贝。”李双喜回道。

    常清道长脸上无光,摇头叹息道:“都是我们这些子孙无能啊,祖师爷的宝贝都看不住,哎!”

    见常清道长一副自责的表情,李双喜将紫萱炉递给了常清道长,笑道:“道长,这并不能全都怪罪于你。既然你我这么有缘,这紫萱炉我就赠予你吧。”

    李双喜现在的丹药在那天珠舍利和高科技的丹炉设备下,已经能够批量炼制,自然不在需要这小小的紫萱炉了。

    常清道长一听李双喜要将祖师爷的宝贝赠予他,欣喜万分,感激道:“李兄弟,你的大仁大义真是让老道无比钦佩!谢谢!”

    “道长不必客气,这东西本就是你祖师爷之物,还给你也是应该的。”

    “李兄弟,老道今日能够认识你,真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常清道长收下了紫萱炉,更是对李双喜无比感激。

    “实话说,就那道门玉符的炼制方法,我修道数十年,都只掌握了一点皮毛,李兄弟年纪轻轻就能独自炼制,真是奇才!”

    面对常清道长一个劲的吹捧,李双喜听得却高兴不起来,最近的事情实在头疼,李奥和公司的事还没有解决,今天还无缘无故惹上了一个鬼胎,搁谁心里都会不舒坦。

    陈梓珊这时候也处理完了收尾工作,回到了车子上。

    李双喜郑重道:“道长,我们还是来探讨一下那鬼胎的问题吧,它真的会来主动找上我们?”

    常清道长点点头,道:“没错,只要那小鬼出世,就会带着之前的怨恨,来找我们报仇。”

    “而且那鬼胎产出的小鬼,实力强悍,远远超过刚才那女鬼。说实话,老道现在的修为都没有把握对付那鬼胎。”

    车子内气氛凝重了起来,李双喜长叹了一口气,看来还的是给自己惹了一身骚。

    见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的面色很沉重,常清道长宽慰道:“两位不要担心,这事因我而起,我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理,这段时间我会留在海宁寻找对付那鬼胎的方法,想必我们三人合力,一定能拿下那鬼胎。”

    “好吧,看来也只能这样了,该面对的总要面对。”陈梓珊点了点头,问道:“道长,你有住所吗?”

    常清道长听后面露尴尬的笑了笑,回道:“老道已经多年没有离开清羽山,这次来到海宁自然没有住所,恐怕还要劳烦你们二位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