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文林街单身楼

    李双喜正好今早上没有什么事做,去找陈梓珊还可以将炼制好的玉符给她一块,又听到那灵异案件,自然来了兴趣。

    “我就说吧,只要你打电话,一定能成功的,只是你内心抗拒而已。”

    李双喜放下了电话,林芯瑶得意道。

    面对林芯瑶,李双喜也只好恭维道:“好好好,你说的没错。我现在就去找陈梓珊道歉。”

    “这次可别在搞黄了。”林芯瑶提醒道。

    李双喜快步离开了办公室,驾驶五菱宏光逃离了公司。

    李双喜独自一人,很快来到了陈梓珊电话所说的地址文林街。

    文林街在海宁属于一条很古老的街道,这里周围的一片都是老建筑。不过在这整片的老建筑之中,却是聚集了很多拥有文化底蕴的东西,那些属于华夏有名的手工艺品等,在现代商场和街道见不到,只有在这里,还可以看到。

    昔日的文林街很是热闹,人来人往,大家相互打着照面,挥手寒暄。

    可今日,虽然聚集着很多人,但气氛却完全不同。

    李双喜停好了车子,来到了十五号。发现这是一栋六层的破旧居民楼。居民楼是那种每层有十几户人家,一家的面积只有十多二十平米的穷困房,里面居住的全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员。

    因为房屋面积的关系,在这里居住的基本上全都是单身户。每个月房价十分低廉,能为他们省下很大的一笔开支,这栋楼也被称之为单身楼。

    单身楼住的人员情况很是复杂,有外来的务工人员,有本地的社会底层人员,甚至还有一些流浪汉,所以条件很差。

    李双喜来到了楼下一看,不少附近的居民都聚集在了一起,纷纷低声议论着。

    这些人并没有靠近单身楼,似乎显得很是害怕,李双喜左右扫视了一圈,貌似陈梓珊等人都还没有到来。

    李双喜决定先打听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于是凑近到了人群之中。

    “哎呦,这可真是邪门了,十几个大男人莫名死去,也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

    “哪里是得罪了人?你还不知道?听说是一个女鬼干的!”

    几个中年妇女买菜回来,凑在了一块低声议论道。

    “对,我也听说是女鬼。好像是一个外地女人,在这附近打工,长得还不错,前些天的晚上下班回来之后,被住同一层的七八个男人给玷污了。”

    “可不是吗,那些个畜生一次还不知足,听说后来聚在一起喝酒,喝完酒又卯足了劲继续,活活把那女的给玩死了!”

    “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活该遭到报应!”

    “关键的是还连累了其它层的人,听说昨天晚上每一层都死了两个人,吓得大家都不敢再住下去了。”

    李双喜很快就听了个大概,似乎是一个被玷污了的女鬼回来复仇,连同无辜的人也一起杀害。

    李双喜还从来没有见过鬼,但是已经经历了那么多,他相信鬼这个东西肯定也是存在的。

    “这么说来,现在这单身楼都已经没人了?”李双喜问了一句。

    几个中年妇女也没看李双喜,就直接回道:“哪里还有人敢住,这几天下来,已经十多条人命了!”

    “警察前两天就来了,可有什么用,人还不是一样的死!”

    李双喜点点头,心中暗道:“这真的要是鬼,警察就算拿着枪来也没用……这陈梓珊怎么还不来?”

    李双喜这边才刚想,海宁警局的人武装而来,陈梓珊自然也在其中。

    李双喜走了过去,道:“梓珊,好久不见。”

    陈梓珊一看李双喜,直接翻了一个白眼,道:“不是昨天晚上才见的么,你还真来了?”

    “当然了,听说这单身楼有一个很凶悍的女鬼,我特地来保护你。”

    李双喜做出了一个很强壮的姿势,自信道。

    陈梓珊并不领情,道:“女鬼可不喜欢女人,她一定喜欢你这样的男人,我看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另外,我不需要你保护,有人自然会保护我。”

    李双喜愣在了原地,什么个意思,这话的信息量有点大,让自己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陈梓珊指了指身后,只见一个身穿道袍之人出现,五六十岁的模样,气宇非凡,双手后背迈步而来,典型的修道之人。

    李双喜松了口气,刚才自己差点想歪,于是问道:“这位道长是?”

    “他是常清道长,是警局特地请来破获这单身楼灵异案件的。”陈梓珊快速道。

    常清道长来到陈梓珊的身前停下了脚步,开口道:“老道听说这里有女鬼作祟害人性命,特地受邀前来将她降伏。”

    李双喜看着眼前的常清道长,正义凌然的外表之下散发出一股纯净之气,绝非是泛泛之辈,看来今早还真是来对了,有看头。

    “常清道长,情况就是刚才那些,接下来恐怕就要麻烦你了。”

    陈梓珊等人在来的路上,已经简单的将这两天单身楼的情况告诉了常清道长。

    “放心,老道既然来了,就定会收了那女鬼。就算她有冤情,但这也是阴阳两界的事了,破界之事可不能容她随便放肆。”

    常清道长仰头看了看六层的单身楼,道:“这样浓重的阴气,看来还真是有些能耐。”

    陈梓珊和李双喜等人听后顺着仰头一看,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只是隐约觉得有些不太干净。

    陈梓珊紧接着问道:“道长,那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

    常清道长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摇了摇头,道:“你们警局来的人在下面等待着就可以了,老道我一人上去。对付那脏东西,你们普通人是没有办法的。”

    陈梓珊看了看身边的几个同事,犹豫了一会后还是坚持道:“道长,他们留下来,我陪你上去吧。作为这次行动的领队,我待在下面可是说不过去,等会就算遇到棘手的情况,我也能帮到你。”

    陈梓珊今天才回到警局复职,畏畏缩缩从来都不是她的做事风范,更何况这可是她复职的第一战,怎么也得表现好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