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痛哭一场

    燕国兴是万万没有想到,派自己的养女去杀李双喜,到头来不仅李双喜毫发无损,如今反而燕思彤都替李双喜说起了话,叛变了自己。

    这样的滋味,对于燕国兴来说简直无法忍受。

    震怒之下的燕国兴开口威胁燕思彤,不管怎样,他都不能让李双喜继续存活于这个世上。

    面对断绝父女关系的威胁,燕思彤目光变得空洞了许多,内心一片凉意,道:“没想到父亲竟然会是这样无情。”

    燕国兴的怒吼之声同样被李双喜给听到了,李双喜目光看着燕思彤,并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够左右燕思彤,一切的选择都得由她来决定。

    “爸,你为什么要逼我?”

    燕思彤语气变得冷淡了许多,低声问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燕国兴语气不变,道:“你要是我的女儿,就给我去杀了李双喜!”

    燕国兴的咄咄逼人,燕思彤再也无法忍受,坚决的回道:“我做不到。”

    “好!从现在开始,你将不再是我燕国兴的女儿!”

    燕国兴怒喝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那‘嘟嘟嘟’的电话声,燕思彤美眸之中两行清泪流了出来,这一刻,她失去了多年来最珍贵的东西。

    对于孤儿燕思彤来说,燕国兴在她的心目之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他就像一个太阳,给了燕思彤温暖的眼光,不断沐浴着她成长。

    可是现在,太阳消失了,燕思彤的世界就如同一片黑暗。

    “放声哭出来吧,这样会比较舒服一些。”李双喜能够体会燕思彤的感受,轻声安慰道。

    李双喜的话音都还没有落下,燕思彤心中那沉积的痛楚释放了出来,房间里回荡起了燕思彤尽情的痛哭声。

    李双喜也没有离开,静静的陪在燕思彤的身边,一个小时之后,房间终于恢复了安静。

    燕思彤哭红了双眼,泪水似乎都已经哭干,眼睛肿得不像样。

    李双喜这时候才缓缓的递上了纸巾,道:“没事了,一切都已经过去,前方的道路还得继续,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

    燕思彤眯着双眼,回道:“你刚才问我要回燕家还是留在这里,我已经没有了选择的权利了。”

    “你,你能收留我在这里吗?”

    “当然。”李双喜果断道:“风雨之后方能见到彩虹,打起精神来。今天晚上这房间就借给你用了,早点休息,明天我希望能看到新生的你。”

    说完之后,李双喜起身离开了房间。

    这时候,李双喜更多的是想要给燕思彤自己独自思考的机会,过多的言语反而帮不了她,能否走出阴影,其实还得看她自己。

    李双喜重新进了一个房间,并没有直接睡去,而是立即联系了孤狼。

    燕国兴和燕思彤断绝了父女关系,虽然这个消息很是震撼,但更重要的一个消息是,燕国兴那只老狐狸正在筹备逃离华夏。

    经过了刚才的事之后,李双喜更加的相信,那只老狐狸一定会连夜加快进度,将那所谓的安全地域准备完成,随时逃离华夏。

    “孤狼,大事不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连通了孤狼之后,李双喜神色凝重道:“燕国兴那个老狐狸已经转移完了资产,现在打算逃离华夏。”

    孤狼听后拍案而起,道:“什么!那老东西这么快就要已经准备妥当了一切?”

    李双喜快速将刚才从电话里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孤狼,孤狼马上道:“情况紧急,我这就派战狼的人封锁整个华京,让那老狐狸插翅难飞。”

    李双喜在房间来回徘徊了一会,道:“孤狼,我觉得还应该加大搜索力度,那老狐狸肯定不会从一般的民用机场和公共交通场所逃离,他肯定找了一个极其安全隐秘的地方。”

    李双喜清楚的记得,在电话之中燕国兴说的是动用了燕家一切的资源找到了一个安全地域,那地方肯定隐秘。

    孤狼听后皱起了眉头,眉头整整的皱成了一个川字,冥想了一会回道:“没错,那老狐狸肯定不会从一般的途径走。可如果那样的话,我们想要找到那地方就难了。”

    “整个华京何其大,燕家资本雄厚,随便找到一块领域就可以利用私人飞机出逃。”

    孤狼快速分析出了现在的局势,李双喜听后也同样感受到了事情的严峻。

    “孤狼,不管怎样你利用你手里的资源,尽力封锁查找。”李双喜快速道:“我会通过一些手段尽快查清楚那地方到底在哪。”

    “也只能这么办了。”孤狼同意道。

    “对了,调查燕家偷税、漏税的事进行的怎么样了?”李双喜问道。

    孤狼很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今天的失败让上面对我们战狼很是失望。我做了很多的努力,明天才可以对燕氏企业的账目进行细查,不过燕氏企业那么大的企业,要想查清它的账目问题,需要很长的时间。”

    “我担心我们还没有查出什么,燕国兴那老狐狸就已经跑了。”

    得知了最新的情况,孤狼很是担忧。

    “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李双喜追问道。

    “最快也得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

    听到这个时间数字,李双喜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道:“一个星期那老狐狸早就跑了,孤狼,能不能再快点?”

    孤狼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就算是动用华京最好的会计团队,怎么也得一个星期。”

    “那么说来,我们只能从燕国兴准备的那地方下手了,它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李双喜快速弄清楚了局势,道。

    “恩。”孤狼点头同意。

    “时间不等人,那我们各司其职,一定要找到那地方。”李双喜握着拳头眼神坚定道。

    “好,随时保持联系。”孤狼回道。

    挂断了电话,李双喜在房间内坐立不安,他深知这个时候燕国兴那只老狐狸已经动了,而自己这边还和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