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向死而生

    燕思彤羞愤的瞪着李双喜,等待着他的解释,脑海之中全都是那天燕家别墅之中的画面。

    李双喜看着燕思彤手指的位置,尴尬的抓起了脑袋,结结巴巴解释道:“那,那个……完全是个意外,我真的不记得有那么一回事。”

    “不过燕思彤,我本意是一点都不坏的,我真的没有对你做什么。”

    李双喜很认真的解释道。

    燕思彤见李双喜的气势弱了下来,道:“我不管!那个带有你手掌印的浴巾都还在我的房间,要不要我拿来和你对峙。”

    面对燕思彤的不依不饶,李双喜很是尴尬道:“燕思彤,做人可不能像你这样。”

    “好吧,那天晚上我把你打晕了,算我对不起你。可你来潜伏在我身边这点也不假,现在我们之间算是扯平了,你该回燕家去了。”

    李双喜强行用了一个等同大法,想要就此将燕思彤的事给彻底的了结。

    不过燕思彤并不买账,听后直接回道:“不行,我的任务没有完成,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就算之前我们的恩怨全都扯平了,现在我的任务也是要杀了你,不会因为什么而改变的。”

    燕思彤的执着让李双喜很是无奈,这个小妞,怎么就那么拼命,而且还是为了燕国兴那样的败类。

    李双喜长叹了一口气,道:“哎!燕国兴还真是好命,居然有你这么一个傻乎乎的养女!”

    “燕思彤,你这样做又是何苦呢?你也清楚的知道,你是杀不了我的。”

    燕思彤并没有听进李双喜所说的话,紧握粉拳道:“这一时杀不了你并不代表什么,我相信,人只要心中有了目标,一直朝着那目标前进,上天肯定是会眷顾的。”

    “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李双喜郁闷得要命,道:“燕思彤,这样,我们也不必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给你一个杀我的机会。”

    燕思彤顿时眼前一亮,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李双喜,暗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真的?”燕思彤忍不住嘴里吐出了两个字。

    “当然是真的,不过就要看你敢不敢了。”

    李双喜一双深邃的眼眸认真的看着燕思彤,道:“冰箱里下了毒的矿泉水正好还有两瓶,我们一人一瓶喝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要是我们都死了,你的目标也就实现了。只不过,需要付出你的生命做代价,你敢吗?”

    李双喜突然给了燕思彤一个同归于尽的机会,燕思彤听到再次被震惊住了,内心此时一片复杂。

    “他连冰箱里的矿泉水下了毒都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真的愿意给我一个同归于尽的机会?他到底在想什么?”

    燕思彤内心很是复杂,无数的问题不断试探着她。

    许久之后,燕思彤坚定的回道:“敢!”

    李双喜早就想到燕思彤会是这样的一个答案,于是继续道:“好,不过我有个条件,要是这次我活了下来,你以后不能再有杀我的念头,你能做到吗?”

    “我……”燕思彤犹豫了起来,此时她并没有摸清楚李双喜的内心想法,一时间无法回答。

    李双喜接着道:“要是你不答应也没有关系,我就收回我刚才所说的,不过我敢保证,你不会再找到杀了我的机会。”

    “好!”燕思彤立即点头道:“要是你真的不死,那就是天意,天意不可违。”

    李双喜所说的话让燕思彤一点拒绝的余地都没有,这本身就是一个机遇,真要是放弃了,以后肯定机会渺茫。

    “去把那矿泉水拿来吧。”李双喜再次落座在了沙发上,开口道。

    燕思彤转身离开了房间,很快将冰箱之中下了毒药的矿泉水拿了进来。

    燕思彤将矿泉水放在了李双喜眼前,李双喜看了看燕思彤,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这样,两瓶水,一人都喝半瓶,这样就绝对不会有作弊的嫌疑了。”

    这时候的燕思彤就像一个透明人一样,心中有什么都逃不过李双喜的眼睛。

    “恩。”

    燕思彤同意李双喜说的办法,答应道。

    “记住刚才我们的约定。”李双喜提醒了一下,拿起了两瓶矿泉水,道:“我先来。”

    李双喜的举动让燕思彤实在摸不透猜不出,柳眉微微一皱问道:“李双喜,难道你就不怕你喝下去之后我不喝,看着你独自去死?”

    “你不是那样的人。”

    李双喜淡淡一笑,随即脑袋扬了起来,‘咕咚咕咚’将矿泉水喝进了肚中。

    看着李双喜那喉咙不断的上下咽动,燕思彤内心无比震撼,这一刻,她内心之中对李双喜的好感一下子飞速增涨了起来,不禁质问道:“父亲为什么要杀了这个男人?”

    很快,李双喜分别将两瓶矿泉水喝下了一半,递给了燕思彤。

    燕思彤接过了矿泉水,看着靠在沙发上的李双喜,也开始将毒水喝进了肚中。

    “你还真是够拼的,你真的了解过燕国兴吗?他这辈子除了收养你,就没有做对过一件事。”李双喜感慨道。

    燕思彤喝完了毒水,也来到了李双喜的身边,依靠着沙发,叹气道:“我说了,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不过现在,我把我的命还给他了。”

    其实燕思彤虽然这些年都在海外接受教育,但是她也随时打听着父亲燕国兴在华夏的动态,燕国兴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也很清楚。不过燕国兴对她,确实是真的好,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就等着你这句话。”李双喜心中暗喜道。

    李双喜为了让燕思彤死了这份心,可谓是煞费苦心,用出了所有的办法。

    最终想到了向死而生这个办法,只有让燕思彤重新活一次,才可以摆脱燕国兴的身影。

    燕思彤缓缓将眼睛合了起来,李双喜快速运气将体内的毒水从手指处给逼了出来。

    依仗着元婴期的炼气修为,李双喜很快就将喝下的一瓶毒水给排到了体外,看向了身边的燕思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