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出其不意

    特别是这次上方让战狼都参与了进来,更是让燕家没有了反抗的余力。

    “老燕,事情真严重到了这一步?”

    “国兴,非要远走高飞不可?”

    燕国兴听后长叹了一口气,缓缓道:“要不是事情迫在眉睫,我也不愿意背井离乡,我也不想和你们这些老伙计分别。”

    “庞大的江家在一夜之间就没落了,我要是再不行动,燕家就会是下一个江家。”

    燕国兴提到江家,众人都开始纷纷的议论了起来。

    “听说那江家是被上面直接抓到了铁证,所以才倒的。”有一位股东开口道。

    对于江家的事,只有那天的当事人之情,很多华京的豪门家族都并不知道一切和李双喜有关。

    燕国兴听后道:“非也非也!那江家是被一条华京的过江龙给直捣了黄龙。”

    “过江龙?”

    “燕老,那过江龙是什么梗?我这段时间可一直都在华京,怎么都没有听说过?”

    见众人越扯越远,燕国兴敲了敲桌面,会议室安静下来之后才开口道:“好了好了,江家的事我们就先不提了,还是快点办了今天的正事吧。”

    一提到李双喜燕国兴就十分的气愤,而且昨天晚上燕思彤向他报告李双喜没有回酒店,更是让他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此时正在会议桌下的李双喜正在备受着煎熬,一边听着燕国兴放狗屁,一边被那脚气所熏陶着。

    本来一双黑丝包裹的美腿让桌下的李双喜眼前一亮,可随后放进来的各种咸鱼脚,熏得李双喜眼前一片昏暗。

    李双喜很想要出去,可外面的燕国兴还在一个劲的扯淡,没有提及到重点,所以李双喜只能默默的忍受着。

    “我的天!这些王八蛋的臭脚是几年没有洗了吗?竟然可以臭到这样一个地步,简直……”李双喜暗骂道。

    燕国兴一句话开口,众股东也都纷纷打住,不去扯那什么江家。

    “我已经将燕家的资产都转移到了海外,现在我们得把之前洗钱的账来算一算,为了避免各位的利益不受到损伤,接下来我会让你们看到我详细的记录。”燕国兴郑重道。

    燕氏企业洗钱涉及的金额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但燕国兴对它进行了详细的记录,以免股东之间发生不必要的争论。

    燕国兴将会议室内的投影屏打了开来,随后从随身的口袋之中摸出了一个笔记本,开始详细的讲解。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

    李双喜听到外面燕国兴已经步入了正题,从会议室的桌布之下迅捷钻了出来,一脚将身前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踹倒在地,怒骂道:“王八蛋,你他妈的不知道换鞋换袜么!”

    被李双喜踢倒在地的男子一脸惊恐之色,捂着胸口结结巴巴道:“我我我……”

    突然出现的李双喜彻底的打乱了整个会议室,周围的数个燕氏企业股东更是直接吓得跳了起来。

    “妈呀,这小伙子怎么从桌子底下钻出来了?”

    “他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会议室之中?”

    “燕老,这是怎么回事?”

    甚至就连燕国兴也是一脸的懵逼,这他妈的是谁,居然敢来捣乱?

    燕国兴脑海之中快速收索,想起昨天在会议室外面见过眼前这个家伙,他是自己企业仓库的人,那一身工作服正是仓库员工的标志,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你是什么人!”燕国兴怒喝一声,双眼直视着李双喜。

    李双喜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刚才那种窒息的感觉终于减轻了不少,感觉整个世界都清新了。

    晃了晃脑袋,李双喜目光在整个会议室之中扫视了一圈,最终目光落在了燕国兴手中那一本很古典的笔记本上。

    “看来一直找寻都没有踪迹的账本就是它了。”李双喜心中暗道。

    “我是谁?”李双喜一边迈步走向燕国兴,一边问道:“燕老爷子,就算没有看出我的相貌,难道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

    燕老爷子?听着那熟悉的音调燕国兴顿时身体一颤,自然想到了李双喜,可眼前这个人的相貌和李双喜相差甚远,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双喜见燕国兴还是一脸茫然,摇了摇头嘲讽道:“你这只老狐狸也有懵逼的时候?看来战狼弄来的这个黑科技挺不错的。”

    话音落下,李双喜将脸上的人皮仿真面具给撕了下来,露出了真面孔。

    “李双喜!”

    燕国兴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一脸的震惊之色,万万没有想到李双喜居然会潜伏在燕氏企业的会议室之中。

    而其余燕家的董事也同样用惊奇的眼神看着李双喜,这变脸的一幕就好像是在看电影大片一样。

    “燕国兴,为了你手中那玩意,我可是活活在这里等了一个晚上。”

    李双喜站在燕国兴的身前,眼神环视着整个会议室道。

    燕国兴下意识的将手中的账本抓得更紧了一些,脸上的震惊很快转变成了危机之色,慌张道:“李双喜,这里是我燕家的地盘,你给我立即滚出去!”

    “保安!来人!”

    燕国兴扯着嗓子呼喊了起来,可是几嗓子下来,会议室的门依旧安静的关闭着,并没有任何一个安保人员进来。

    李双喜冷哼一声,道:“燕国兴,你就不要在这里挣扎了,今天将会是你和燕家完蛋的日子,你还是乖乖将手中的账本交过来吧,这样还能免受一点折磨。”

    说话间李双喜已经开始摩拳擦掌,身体更加的靠近了燕国兴一些。

    “喂!你这小子是什么人,居然敢对燕老如此无礼?”

    “小伙子,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再不离开休怪我们无情。”

    来参加董事会的众人开始纷纷讨伐李双喜,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突然出现打断了会议的进程,说话还无比的嚣张,这是他们根本就无法忍受的。

    李双喜扭头看了看身后的众人,冷冷道:“你们都参与了燕家的洗钱,我还没有对你们动手你们就自己冲上来了?既然你们自己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