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提醒

    江天成终于开口,语气冷冷道:“江家从来都没有受过那么大的屈辱,我不想给子孙后代留下骂名,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为江家重新找回颜面。”

    “今晚就算你有三头六臂和那旷世神兵,也绝不可能从这里离开。”

    李双喜听后怒骂道:“看来放了江家一次是我最大的失误,不过你以为就凭这些个臭咸鱼烂鸟蛋的也想杀了我?”

    江远山用仅有的一只耳朵听到了李双喜所说的话语,极其愤怒道:“给我上膛准备,我倒要看看,这么多子弹的面前,他能怎样?”

    江远山调集来的手下收到了命令,一个个将手中步枪的保险打了开来,随后拉动枪栓,清脆的上膛之声响彻了整个燕家别墅大厅。

    之前四周站着的燕家仆人,也全都消失,李双喜就如同是被敌方重重包围。

    李双喜后背一道冷汗从上至下划过,面对那么多支步枪,他自然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而且就连胜利的机率也降得很低。

    “哈哈,老子只要一声令下,你就会立马变成一个马蜂窝!”

    江远山好了伤疤忘了疼,张狂大笑道。

    燕浩见到这一幕也都愣住了,这要是直接把李双喜给打死了,那自己被揍成猪头的仇恨岂不是也就这么完了?

    不过这个情况之下,哪里有他说话的份,也只能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了。

    李双喜冷冷一笑,道:“我看你还真是不知死活,小心我让那天的情况再重演一次!”

    “来啊!来啊!”江远山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这个时候哪里还管那么多,怒道:“老子还真就不信了,在这么多枪的瞄准之下,你能杀了我。”

    江远山这才刚刚开口说话,李双喜那边心神一动,一抹寒芒瞬间闪出。

    “嗖!”

    江远山另一只耳朵‘啪塌’一下掉在了地上。

    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江远山只觉得自己讲着讲着话,耳朵一阵剧痛传来,然后,鲜血就狂喷了出来……

    “啊!”江远山声嘶力竭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大厅,燕家之人也被李双喜那鬼魅的力量给吓了一大跳。

    江远山带来的数个手下,一时间群龙无首,也都不敢对李双喜开火,目光全都看向了江远山。

    “刚才发生了什么?”

    “江家那人的耳朵是怎么掉下来的?”

    “那小子一动都没有动,不可能是他做的吧?”

    燕家子孙一个个一脸懵逼,都被那一只鲜血淋漓的耳朵给惊呆了。

    江天成看着自己的儿子再次掉了一只耳朵,内心之中沉痛不已,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嘶吼道:“给我开火!”

    江远山带来的手下立即反应了过来,手指落在了扳机上,准备对李双喜开火。

    “住手!谁敢动一个我看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燕家别墅大厅两扇门之处传来了一声怒喝。

    紧接着,只见两道身影闪身而入,眨眼之间就已经来到了众人身前。

    两道身影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孤狼和幽狼两人。

    孤狼站在了那持枪数人的身前,亮出了代表自己身份的徽章,道:“战狼再此,谁要是敢开一枪,我灭了谁!”

    战狼!看着那金光闪烁的徽章,江远山带来的数个手下立马呆滞在了原地,手指也渐渐地离开了扳机处。

    战狼对于他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内心追随的梦想,也是他们心目之中的英雄存在。

    江老爷子和燕老爷子也同时愣在了原地,没想到这关键时候战狼的人来了。

    李双喜长长吐了一口气,还真是够及时的,只要晚那么一丢丢,说不定整个燕家都已经是一片血海了。

    幽狼给李双喜使了一个眼色,李双喜看后笑了笑,这家伙……

    “江天成!你好大的胆子,谁给你这调兵遣将的能力,竟然敢滥用私权?”

    孤狼一声怒喝,那一双精光闪烁的狼眼直视着江天成。

    江老爷子万万没有想到战狼的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双腿都开始发软,差点没站稳。

    “我,我……”江老爷子口齿不清,这时候算是明白了,江家这次是彻底的完蛋了。

    燕国兴见状,脑子之中快速盘算,打算和江家撇清关系,无论怎么样,这件事都不能牵扯到燕家。

    江远山捂着自己的耳朵疼痛不已,才睁开眼睛就见到了孤狼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顿时也是惊吓不已。

    “江家以权谋私,今天这罪名算是落实了,从现在开始,江老爷子和你大儿子的两人的下辈子都要在监狱里渡过了。”

    孤狼冷冷一笑,给了身边的幽狼使了一个眼色,幽狼掏出了冰冷的手铐,毫不客气的套在了两人的手上。

    跟随到来的江家子孙,一个个完全傻眼,老爷子都被戴上了手铐,他们哪里还有以后。

    处置完了江天成和江远山两人,孤狼的目光看向了燕家家主燕国兴。

    笑着上前道:“燕老爷,你能告诉我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燕老爷子笑脸回道:“这我就不清楚了,这些持枪的人可不是我燕家的人,具体怎么回事你还是问他们吧。”

    老狐狸,燕国兴立即撇清关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孤狼此时也没有办法,幽狼虽然一直都潜伏在燕家,但是并没有找到实质性的证据,更何况现在事情已经被阻止下来,想要有更多的突破已经是不可能。

    于是孤狼只好道:“恩,不过我想提醒燕老爷一下,这人呀,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要是鞋子都湿了还不知道换,可是会得病的。”

    孤狼直视燕国兴的双眼,两人眼光对撞,燕国兴并不躲闪,笑道:“你提醒的对,我记住了。”

    孤狼随后看了看李双喜一眼,继续道:“还有,这李兄弟是我战狼组织看上的人,要是谁想对他不利的话,我孤狼第一个不答应。”

    燕国兴听后眉头一皱,心中暗道不妙:“靠,这个小子居然和战狼都扯上了关系,看来事情越来越棘手了。”

    “我和李总只是洽谈公司生意,其余的我可不管。”燕国兴嘴上立即回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