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来自华京制药的制裁

    白天的时光在平静之中度过,只不过在这平静之中,却是危机四伏,整个江家上上下下都不安定。

    李双喜还是和往常一样正常的去华清大学里看望李思怡和唐雪两人,几天下来,两个小妞也算是适应了学校里的生活,变得独立了很多。

    回到酒店之中,李双喜才打开门便看到干净洁白的大床上放着一张烫金的战帖。

    战帖通体黑色,上面只有一个鎏金大字“战”,李双喜双眼微微眯了起来,远远都能感觉到那战帖的沉重,随后迈步走到了床边。

    看着战帖上那一个大大的战字,李双喜体内的鲜血都不禁燃烧了起来,这战帖就好像是一根火柴,将他这堆柴火点燃。

    李双喜打开了战帖,读着战帖上的一字一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江家老爷子亲自出手,这次恐怕真是一场大战了。”

    李双喜将战帖轻轻合上,回想着昨天夜晚在荒郊激战的那江家之人,已经懂得使用奇门异术,那江家老爷子必定更加的强大可怕。

    “还有三天的时间,看来这三天我都得好好修炼了。”

    李双喜将那烫金的战帖放下,席地而坐,不想浪费每一分钟。

    此时的江家,江老爷子独自一人闭关在房间内,盘腿坐在屋子的正中央处,周身释放出来的强劲真气形成了一个保护罩,将他笼罩在其中。

    江老爷子修炼的内劲气功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几十年如一日的历练,更是让他自创出了一套功法《三分元气功》。

    江老爷子双眼轻闭,双手运气而动,强大的内劲在手掌心之中凝聚,很快形成了一个球状的真气。

    真气由小变大,又由大变小,不停翻转随心掌控。很快,江老爷子的双掌之中,一个足球大小的真气凝聚而成。

    江老爷子双手向两侧轻轻推开,只见那足球般大小的真气瞬间变成了一片气浪,平铺向两侧。

    “收!”

    江老爷子浑厚之声荡然响起,将那元气一下收入了自己的体内。

    一时间,房间内那强劲之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江老爷子似乎对自己的元气功并不满意,花白的眉头紧皱,低声暗道:“单单就这元气功,恐怕都不足以战胜那姓李的小子了,难道真的要逼我用出那神兵?”

    江老爷子陷入了犹豫之中,早年江家先辈叱咤武林的时候,留下来了一把神兵,传到江老爷子这一辈的时候他一直都还没有使用的机会。

    “可是用那神兵对付一个年轻小子,要是胜了,我江某面子也是黯淡无光呀。”

    江老爷子这一生最看重的就是颜面,虽然这次下了战帖其余华京家族并不知晓,但是三日后的决战江家的子孙都会在,祭出神兵打败那小子,不知道子孙后代看了会怎么想。

    犹豫之间江老爷子站立起身,走到了房间书柜面前,随后轻轻拨动了其中一本属于机关的暗门的书籍。

    “咯吱”一声,书柜缓缓向两侧移开,墙后的暗门出现,江老爷子推门而入。

    这是江家自从建立之时就设立的密室,密室内都是江家多年来收藏的宝贝。

    江老爷子来到了密室的最深处,一个古老的盒子静静的躺在暗格之上。

    随着江老爷子的逐步靠近,盒子微微颤动了起来,这是盒内神兵认主的迹象。

    神兵和普通兵器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它能和自己主人心灵交融,只需要心神一动,不用花哨的招式,神兵就会直接出鞘。

    江老爷子来到了古老盒子面前,那古朴的盒子缓缓打开,一把血红色的羽扇出现在了眼眸之中。

    九天血羽扇,这是江家世代传下来的神兵,据说整把羽扇是用凤凰的翎毛制作而成,而且还是浴火重生的凤凰,所以这把神兵呈现出来颜色的都是血红之色。

    江老爷子轻轻拿起了神兵九天血羽扇,低声道:“看来你在这里待久了,也想出去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了。”

    九天血羽扇之上一道血红之光闪过,似乎是在认同着江老爷子所说的话。

    既然如此,江老爷子心中也有了决定,随后拿着神兵九天血羽扇离开了暗室。

    第二天,李双喜经过了一晚上的修炼,正在酒店的大床上酣然入睡,手机便响了起来。

    “喂?”李双喜并没有号码,直接接听起来问道。

    “李双喜,你在睡觉吗?”

    楚涵的声音传了过来。

    “恩。”

    “出事了!”楚涵听李双喜声音不变,历声道。

    这边的李双喜被炸了下耳朵,‘嗖’一下从床上蹭了起来,问道:“楚涵,这大清早的,发生什么事了?”

    “双喜药业遇到麻烦了。”楚涵没有绕弯子,直接道。

    李双喜听后瞌睡顿时被驱散了大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追问道:“怎么回事?”

    楚涵也不磨叽,道:“今天一大早,工商部门和其他几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就一起来调查双喜药业,说双喜药业涉嫌偷税、漏税。开始我并不觉得奇怪,有人见我们赚钱眼红那是很正常的事,可是后来我才得知,这些来调查的人都是从华京来的,我就意识到了这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李双喜听着楚涵所说的,眉头皱了起来,华京的人去到海宁调查自己的企业,这还真是够邪门的。

    楚涵继续道:“我想到你现在正好人在华京,然后我们前几天又和华京制药放弃了合作,我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听到这里,李双喜顿时明白了过来,绝对就是华京制药那燕董搞的鬼。

    “楚涵,你可真是聪明,这件事一定就是那华京制药的人干的。”李双喜笑了笑道:“不过他们还真是够大费周章的,居然让华京部门的人亲自到海宁去。”

    虽然事情有了眉目,楚涵却不敢有丝毫大意,担忧道:“李双喜,这事恐怕会很麻烦。既然华京部门的人都来到了海宁,他们肯定会天天都以双喜药业偷税、漏税的名义来追查,要是长期这样,肯定会给我们企业带来不良的影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