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玉符致胜

    面对李双喜突然使出的玉符,江清泉一时间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黑袍被毁。

    来不及多想,李双喜再次狂攻向了自己,江清泉陷入到了一片困境之中。

    “那玉符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江清泉忍不住问道。

    “这就不关你事了,你的任务是杀我,而我是不会让你杀,仅此而已。”李双喜淡淡回道。

    “我是不会败给你的。”

    “是吗?”

    李双喜双臂一阵,没有保留,将所有的实力全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

    面对信心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的李双喜,江清泉愈发的开始渐入下风,更何况已经没有了那黑袍的辅助,更是心显乏力。

    江清泉死死咬牙支撑,他坚信自己几十年如一日的历练是不会败的。

    可在李双喜的面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李双喜一拳落在了江清泉的手掌上,那刚猛的手刀顿时破功,体力浑厚的真气顿时开始骤减。

    李双喜冷冷一笑,随后那继续自己刚猛的进攻,几招之后,失去了一切手段的江清泉再也招架不住,被李双喜的拳头轰中了自己的肩膀。

    江清泉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和断线的风筝一样飞出数米之后倒在了黑夜的荒郊之中。

    倒在地上的江清泉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道:“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败倒在一个年轻小子的手上!”

    李双喜迈步来到江清泉的面前,冷冷道:“不好意思,事实就是这么的残酷。”

    此时的江清泉护着自己的肩膀,还想要站起来再战,李双喜继续道:“别废力气了,刚才我已经手下留情,不然现在的你已经和这个世界永别了。”

    听着李双喜的话语,江清泉身心一颤,不禁抬头看了看李双喜,问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你和江家已经结下了血海深仇,就算我不死,偌大的江家也同样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道。”

    李双喜从裤包里掏出了香烟,点燃了一根之后默默抽了起来,吐着长长的烟圈道:“是那江俊超的家伙自己找死,我逼不得已才痛下狠手的。”

    “算了,说这些也都没用。江家要战就战,我李双喜随时奉陪,只希望你们你们能有豪门世家的风范,别干出卑鄙无耻的事情。”

    话音落下,李双喜抽着香烟,吹着夜风,迈步离去。

    江清泉躺在地上,看着李双喜远去的背影,内心之中说不出的一阵复杂。

    李双喜回到酒店冲洗着身体,回想着刚才那江家之人,感慨道:“江家!不知道明天或者后天,又会派什么样的家伙来……”

    江清泉深夜狼狈回到了江家,直接面见了江天成江老爷子。

    江远山同时也在江老爷子的房间之中,两人用同样期待的眼光看向了江清泉。

    江清泉并没有找任何的借口,双膝落地,直接跪在了地板上,道:“父亲,对不起,我没能战胜那个小子。”

    什么!江老爷子和大儿子江远山对视了一眼,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匪夷所思,清泉居然败了!

    江远山立马开口问道:“二弟,这是怎么一回事?你的实力都无法战胜那个小子,不可能吧?”

    江清泉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也希望那一切不是真的,可是现实就是那么无情。

    “怎么回事!”江老爷子的怒火无法克制住,历声问道。

    “那年轻小子技高一筹,手里更有玉符防身,我奇门异术都被他给破了。”江清泉简单的将情况告诉了江老爷子。

    “玉符?!”

    听到这两个字,江老爷子大惊,道:“你确定?”

    “确定,真真实实就是玉符,那东西实在太诡异,一抹绿光挡下了我的攻击,一道五彩的光芒更是破了我的奇门异术。”江清泉脑海之中回忆着那七曜古藤符和五彩灵玉符的画面道。

    江远山问道:“老爷子,你知道那东西?”

    江老爷子捋着胡须,在房间之中来回徘徊着,道:“我听先辈说过,那东西是道家之物,而且现今这个时代早已经失传,只是没有想到,现在居然出现在了一个年轻小伙子的身上,这可真是麻烦。”

    “那玉符具有强大的威力,我都未曾亲眼见识过,看来这次我们江家真是遇到麻烦了。”

    看着江老爷子的模样,江远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江家接连的失败,这绝对不是巧合,而是低估了那小子的实力。

    犹豫了一阵,江远山开口道:“老爷子,既然这样,不如让我有华夏官方的名义,直接将那小子给剿灭吧。”

    江老爷子立即摆手道:“不可!”

    “我们现在只不过是面对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修炼者,要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铲除了他,这要是传出去,江家的名声可就彻底的坏了。”

    江远山立即急了眼,道:“老爷子,可是现在就连清泉都败了,再不动用特殊手段,那俊超的仇谁来报?”

    “闭嘴!”江老爷子双眼之中一抹凶光爆射而出,道:“江家的名声同样重要,偌大的江家,还愁没有人出手吗?”

    江远山低着头暗自握紧了拳头,心中暗道:“看来自己儿子的仇还是得由自己来报了,虽然自己的实力不如二弟江清泉,可现在自己背后是有强大后台的。”

    江老爷子目光转向了地上跪着的江清泉,道:“清泉,起来吧。这事怪不得你,现在看来是我们真的低估了那个小子的实力,一切还得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听到这四个字,江远山内心更是坚定了下来,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把这口气给出了。

    “父亲,我是一个罪人,还请你责罚我吧。”

    江清泉内心始终过意不去,就这样忍气吞声下来,实在太难堪。

    江老爷子深深叹了口气,道:“责罚就不必了,你自己内心清楚你失败在什么地方,相信你自己一定会面壁思过的,退下吧。”

    江清泉缓缓站立了起来,看着年迈的老爷子,这世上最懂自己的人恐怕也只有自己父亲了,想了想之后恭敬退出了房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