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拦路虎

    面对两个表情极度猥琐的家伙,李双喜站立起身,直接走向了二楼的洗手间。

    事出无常必有妖,这样的小把戏想要瞒过他的眼睛,未免也太抠脚了一点。

    见李双喜起身要走,两个小弟迅速追了上去,堵在了李双喜的身前,继续道:“哥们,你这人怎么那么不合群?这里是酒吧,交友聊天的地方,我们只是想和你认识一下而已。”

    李双喜冷冷回了一句:“我对男人不敢兴趣,不想死的话,给我滚开。”

    两个家伙自然不能让李双喜这么就上到二楼的洗手间,刁难道:“哥们你可别给脸不要脸,老子可是这一片出了名的过江龙,你要是敢动我,我保证今天让你爬着出去。”

    “敢叫我们滚?信不信老子今天弄死你!”

    两个家伙很是嚣张,几乎是用鼻孔看着李双喜,可接下来的一秒,他们马上知道了眼前这哥们的厉害。

    李双喜快速两拳落在了两个家伙的面门,随后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两个家伙捂着流血的鼻子在原地哀嚎不已。

    二楼洗手间,海哥带着兄弟守在门前,见林芯瑶出来挡住了去路。

    “哈喽美女,陪海哥和几个兄弟喝一杯怎么样?”叫海哥的家伙肥头大耳,脖子上带着一根拇指粗的大金链,两只手臂也都是各式各样的纹身,一副道上中人的模样。

    海哥的身后跟着几个混混模样的家伙,一个个叼着烟提着啤酒瓶,双眼极其猥琐的在林芯瑶身上来回扫荡。

    林芯瑶定睛一看,自己并不认识这些人,摇了摇头想要离开。

    海哥肥硕的身体挡住不让林芯瑶离开,冷笑道:“美妞,你要是这么不给面子的话,会让海哥在兄弟几个的面前抬不起头来的。”

    林芯瑶皱起了眉头,不满道:“我不认识你们,请你们让开!”

    见林芯瑶加重了语气很是不高兴,海哥暴脾气一下就上来了,大跨步上前,林芯瑶被迫后退,直接退到了女厕内。

    海哥给了身后的小弟一个眼神,几个家伙立马嚣张道:“海哥办事,没事的快滚!”

    “清场了清场了!不想被办了的赶紧出去!”

    被这么几嗓子一喊,女厕内的人快速离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海哥看了看空荡的女厕,将门关了起来,满脸淫光道:“有脾气的美妞,老子办起事来会更来劲,你既然喜欢来硬的,我奉陪!”

    林芯瑶见此情景,酒醒了大半,心中暗道:“李双喜,你快来啊。”

    “我告诉你们,这是一个法治社会,容不得你们无法无天。”林芯瑶一边讲着道理,一边祈求着李双喜的出现。

    “法治社会?哈哈哈哈!”海哥张狂大笑,双手解着裤腰带道:“老子让你看看什么叫枪杆子下出政权。”

    “兄弟几个,给老子死死按住她!”

    林芯瑶尖叫了起来,没想到会遇到那么猥琐之人。

    海哥命令这才刚刚下达,后面厕所门就被一脚踢了开来。

    “李双喜,救我。”林芯瑶闻声看去,一看是李双喜,立即求救道。

    李双喜双手插裤袋,冷冷的看着海哥等人,如果这里不是公共场所的话,已经宣判了这几人的死刑。

    海哥扭头一看,意识到两个兄弟那边没能成功,皱着眉头怒火冲天道:“妈的小子,不想死的话就给老子滚出去。”

    海哥身边几个家伙也都满脸凶神恶煞的走向了李双喜,在他们看来,这样的一个毛头小子一个人敢进来,那绝对是找死。

    李双喜才懒得理会眼前这群傻逼,猛地一脚踹出,直接将一个家伙踹倒在了后面的墙壁上,然后捂着胸口瘫软倒地。

    见李双喜动手,海哥迅速拉起自己刚松开的裤腰带,将脖子上的金链子取了下来,当成武器,挥舞向李双喜。

    李双喜看后一声冷哼,整个人已经穿梭在了人群之中,这些个地痞流氓根本就不够他塞牙缝。

    半分钟之后,海哥的几个手下都倒在了地上,一个个表情痛苦不堪。

    而海哥,那一条金链子莫名到了李双喜的手中,李双喜甩了甩道:“敢对我的女人动歪心思,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李双喜手中金链缠绕在了海哥的脖子上,用力一扯,直接将他放倒在地,海哥整张脸顿时憋的通红,巴掌不停拍着地板一副要挂了的模样。

    林芯瑶也吓了一跳,快速道:“李双喜,别搞出人命。”

    李双喜自然有分寸,看着叫海哥的家伙马上就要承受不住,这才松开了手中的金链子,道:“滚吧,别让我再见到你。”

    海哥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满头的冷汗,看着李双喜和林芯瑶,用出所有气力从地上爬了起来,快步逃出了洗手间。

    来到了楼下,两个小弟搀扶着海哥,道:“海哥海哥,那人太牛逼了,我们不是对手。”

    海哥满脸阴狠之色,一边走向酒吧外一边道:“别急,今晚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等我给郑少打个电话,让他出面摆平。”

    两个小弟一听郑少,脸上挂上了期待之色,在海宁这块地界,郑少的风头谁不知道。

    李双喜和林芯瑶并没有直接离开酒吧,而是回到位置上继续喝酒。

    没过多久,那被教训了的海哥再次回到了酒吧之中,直接走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一愣,没想到这傻逼居然还敢回来,当看到他身后那个男子的时候,李双喜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海哥请来的帮手不是别人,正是海宁郑家的年轻一代郑帅。

    “郑少,就是他。”来到了李双喜的面前,海哥昂首挺胸嚣张道,全然忘记了刚才自己在李双喜的面前和一只狗似的。

    郑帅的到来吸引了酒吧内众人的注意,郑帅经常出入这样的场所,在圈内很有名号,海宁的年轻人自然都认识。

    “这什么情况,郑少都来了?”

    “好像是刚才那几人发生了一些矛盾。”

    众人纷纷拿着酒杯以凑看热闹的心态围向了李双喜一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