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双龙银桦珠

    双龙银桦珠可是天材地宝,李双喜从林老爷子那里听到了它的神奇功效,只是一直都还没有见识到。

    宝盒拿在手上的那一刻,李双喜都感觉到了盒中一股强大的能量,看来果然是宝物。

    李双喜走到了莫语的身边,打开了宝盒。

    一抹光芒从盒子之中闪烁而出,只见一个巴掌大的珠子呈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光芒褪去,原来这双龙银桦珠是一颗一半白一半黑的珠子,代表着阴阳两个极端。

    两边的表面都有一条金龙,定睛一看,那两条金龙又像是在珠子的内部,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的栩栩如生,搞不好还真是金龙游入了这珠子之中。

    白色的一面看上去颇有金龙镶玉的味道,而黑色的一面又像金龙出世,双龙银桦珠闻如其名。

    李双喜将双龙银桦珠轻轻摘取了出来,感受着它内部蕴藏着的力量,感叹道:“果然是一件宝贝。”

    莫语点头道:“收起来吧,林家老爷子的命可就靠他了,你别摔了。”

    李双喜汗颜,将双龙银桦珠收到了自己的奇异空间之中。

    余沧海此时见宝贝也被顺走,心情更是郁闷到了极致,开口道:“宝贝也落在了你的手上,你现在还想怎么样?”

    “恩,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是时候该废了你的修为了。”

    李双喜话音落下,一道身影闪出,手掌落在了余沧海的脑海上,微微发力。

    余沧海来不及有所反应,只觉得身子骨什么东西被抽走了,浑身无力,腿脚发软。

    “你,你……”余沧海惶恐之色躺在了地上,双眼紧盯着李双喜,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被这么小子废了修为。

    李双喜开口道:“余老爷子别紧张,我并没有废了你,只是将你的元气拿走而已。”

    这也是李双喜修为暴增之后的新能力,之前都不知道可以这么操作。

    余沧海听后立马尝试着运气,感受到腹中气海的力量之后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质问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要么臣服于我,要么彻底成为废人,两个选择。”李双喜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郑重道:“余老爷子,我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余家的命运都掌控在你的一念之间。”

    臣服!听到这两字,余沧海恨不得杀了李双喜,可是,如今已是手下败将,躺倒的人也是自己,一切只能认命。如果选择另一个,遭殃的不仅仅是自己,百年余家也会彻底的衰败。

    “我臣服。”余沧海很快做出了决定。

    李双喜淡淡一笑,道:“很好,看来余老爷子并不傻,这是你最正确的选择。放心,你的元气我迟早会还给你。”

    “明天可是你余家子孙的大喜之日,今晚的事我不希望其他人知道,明白了吗?”

    余沧海点点头,回道:“明白。”

    李双喜和莫语对视一眼,离开了余家。

    李双喜并没有直接去林家,心中已经有了计划,打算明天在两个家族的面前,给林芯瑶一个惊喜。

    “芯瑶,今晚还得委屈你忍忍。”

    李双喜能够猜得到此时林芯瑶那边煎熬的感受,但是为了明天的好戏,也只能暂时忍忍了。

    而莫语,似乎也显得轻松不少,一切总算是有了结果,心中的一块巨石也放了下来。

    “李双喜,谢谢你。”离开了余家,莫语开口谢道。

    “莫语兄,不必言谢,没有你怎么可能有今日的我。真要说谢,我欠你的恩情那可是偿还不清的。”李双喜发自内心道。

    “对了,现在余家已经臣服,还是那个问题,你有什么打算?”

    再复仇之前李双喜就想到了这样的结果,当时就问了莫语,莫语当时说想要浪迹天涯,可李双喜的想法是让莫语掌控余家。

    莫语沉思了起来,许久之后道:“浪迹天涯,余家虽然是我生命的开始,但并不是我的归宿。”

    李双喜点点头,莫语的选择他自然尊重,于是道:“好吧,那看来偌大的余家只能我来当甩手掌柜了,不然又是公司又是几个家族,我会累死的。”

    “哈哈。”

    莫语难得笑了起来,月光照射着他那英俊的面容,夜风吹动着他飘逸的长发,宛如侠客一般。

    “好了,明天你还有大事要做,今晚好好休息吧。”

    李双喜看了看周围一片都市,道:“莫语兄,我们这好像还没有住所,哪里休息……”

    “公园?”

    “早知道还不如在余家借宿一夜。”

    “……”

    李双喜和莫语两人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今晚余家的事,余家子孙并不知情,余老爷子安顿好了余平之后,无力的躺在床上,深深叹息着,今夜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不眠之夜。

    此时林家林芯瑶的房间中,林芯瑶一个人依靠着床头,这些天不断的忧虑让她整个人看上去面色憔悴不少,一点精气神都没有。

    明天将是她嫁给余家之人的日子,李双喜依旧音信全无,她的一颗心也沉向了谷底。

    “李双喜,难道我真的要嫁给那人了吗?你到底在哪里?”

    林芯瑶喃喃自语,缓缓闭上了眼睛,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

    第二天一早,林国栋和李瑶夫妇来到了林芯瑶的房间之中,林国栋催促道:“芯瑶,准备准备吧,时间已经到了,那姓李的小子是不会来了。”

    “芯瑶,今晚对林家和余家来说可都是重要的日子,好好打扮一下。”李瑶道。

    林芯瑶这时候只感觉脑袋沉重,不想面对现实的一切。

    “该来的总是要来,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林国栋甩下一句话离开了房间,母亲李瑶将手里的几个精致礼盒放在了桌子上,道:“这是你的婚纱,今晚必须穿上。”

    话音落下,林芯瑶的房间里再次变得空荡荡,林芯瑶打开了礼盒,洁白的婚纱是那么的耀眼,她曾经幻想过自己穿上婚纱的样子,只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况,面对的那人居然是第一次见面的人。

    “哎!”林芯瑶深深叹了口气,不经意间那精美的面容上出现了一丝皱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