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

    相对于两人,莫语还是那么一副冷静从容的模样,看了看李双喜道:“好了,尽快结束这场没有意义的战斗吧。”

    “孽种!你真是太狂了!”余沧海气得吹胡子瞪眼,看似枯瘦的拳头紧握着,体内强劲之气也随之扩散而出。

    整个房间之中,余沧海那几十年的修炼气息压制着李双喜和莫语两人。

    莫语和李双喜可不喜欢这样被压制的感觉,两人同时动了。

    余沧海双眼猛睁,精光四射而出,双掌浑厚之气推向地板,一块块实木地板翻滚着从地面飞向两人。

    莫语见后身体旋转而出,古风的白色布衣此时幻化成了利器,木板根本不能近其身。

    李双喜大惊道:“原来古装还有这等作用。”

    面对袭向自己的地板,李双喜显得笨重很多,只能将其一块一块击打开,很快发现莫语已经和余老爷子站在了一起。

    余沧海每一招都直逼莫语要害,每次眼看莫语就要中招的时候,总能及时化解开来,让他很是郁闷。

    一边的李双喜也加入了进来,李双喜主打的是刚猛,这让余沧海一下陷入了困境,实在难以吃消,而地上的余平,只能无助的看着,一点忙都帮不上。

    余沧海一步一步退到了墙角,狭小的空间中面对两人的夹击,败局已经注定。

    李双喜刚猛的拳头将余沧海身后的墙壁轰出一个接着一个的印记。

    碎石溅射在余沧海的面部,隐隐的刺痛感让他很是难受。

    余沧海想要困境逃脱,可两人的攻击完全封锁住了去路。

    余沧海拼劲全力猛地推出两掌,李双喜和莫语两人同时迎了上去。

    这一次并没有涟漪荡漾而出,莫语和李双喜两个年轻的力量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硬是顶住了余沧海的双掌。

    两人同时掌中发力,余沧海顿时一口老血从嘴里吐了出来,脸色迅速萎靡。

    余沧海依靠着身后的墙壁,一点一点缩向了地面,咳嗽不止,看来刚才那一击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就算有余家内功护体,可看来情况也不是太妙。

    “我狂有我狂的资本。”莫语将手掌撤了回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余沧海。

    此时余沧海的倒下,意味着强大的余家彻底败了,那个统治了济省不知道多少年的余家,终于是败倒在了李双喜和莫语的手上。

    李双喜冷冷道:“余老爷子,你的报应到了,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我得让你好好体验一下毕生修为被废,整个人变成废人之后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李双喜此时一脸得意,心中那叫一个爽。

    余沧海一听这话,身体不自觉的一颤,都这把年纪了,还要遭到那样的折磨,岂不是比死了还难受。

    “不,不要废我的修为,你们杀了我吧。”余沧海脸色萎靡道。

    莫语并没有开口,目光看向了李双喜,意思很明确,对于他来说,余沧海倒下的那一刻事情已经了结了,接下来要怎么做那就随便李双喜了。

    李双喜呵呵一笑,道:“想死?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你死了偌大的余家怎么办?明天就是你余家子孙的大喜日子,难道你不想亲眼看看?”

    “你到底想怎么样?”余沧海瞪着李双喜,没想到老了老了还会受到一个毛头小子的威胁。

    “不怎么样,余老爷子,你也应该知道我来余家是为了什么,现在是不是应该将那宝贝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了?”

    “什么宝贝?”余沧海装傻道。

    李双喜转身将地上躺着如烂泥一般的余平提了过来,顺便也将地上那利刃捡了起来,道:“余老爷子看样子记性不太好,既然这样,我就给你一点刺激,说不定你就想起来了。”

    “每过十秒,我就拿你这利刃在他的身上开一个口子,直到你想起来为止。”

    莫语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这李双喜,什么时候开始会玩这些花样了。”

    余平听后脸色骤变,哀求之色看向了余沧海,余沧海脸色铁青,过分!实在过分!可这时候又有什么办法,所有筹码都到了李双喜的手上。

    “计时开始。”李双喜打了一个响指,手中利刃在余平面前挥舞着,随时都做好了在他身上开口子的准备。

    “我拿!”

    才过了仅仅三秒,余沧海便开口道。

    “余老爷子这么快就想起来了?是我这办法有效还是你护子心切,这是一个问题啊?”李双喜故作姿态笑道。

    余沧海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依靠着墙壁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一副壁画道:“那双龙银桦珠就在我房间那壁画之后,那幅画上有机关,你只要轻轻扭动卷轴就可以打开暗墙了。”

    李双喜看了看那副壁画,迈步走了过去,走到壁画前,正打算扭动那卷轴莫语突然开口道:“等等。”

    余沧海闻声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莫语轻轻挥手示意李双喜闪开。

    李双喜按照莫语的意思闪到了一边,随后莫语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碎裂的木质地板,手腕发力击打在了那卷轴上。

    卷轴转动,暗墙打了开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数发银针,笔直射出。

    最终落在了玻璃上,将一扇玻璃刺得粉碎。

    莫语冷冷一笑,李双喜这时候也明白了过来,怒道:“余老爷子,看来你还真是够阴狠的,要不是莫语兄提醒,恐怕我已经被你废了。”

    余沧海没有说话,李双喜走到了余平身前,手中利刃毫不客气划出一道寒光,余平一只手掌当场被斩下,鲜血如柱溅射而出。

    余平疼得当场晕死过去,余沧海见后心头一阵疼痛。

    “下次就不是一只手掌的事了,还有什么没说的,都给我说出来!”李双喜眼神冰冷直视着余沧海道。

    余沧海被李双喜这样的神色吓得不轻,摇头回道:“没了。”

    李双喜走向了暗墙,余沧海心头不禁暗道:“年纪轻轻竟有如此狠的眼神,看来是我老了。”

    李双喜看向了壁画之后,一个精致的宝盒静静躺在里面,于是小心翼翼的取了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