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他的过去

    一次次全身的剧烈疼痛,一次次不知不觉的倒下,李双喜不分昼夜的想要将那万分之一的几率变成现实。

    李双喜靠着坚强的意志力想要重新恢复自己的身体,可这一条道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头。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李双喜依旧没有任何的起色,反而是折腾得全身疼痛疲惫不堪。

    莫语也回到了竹屋之中,看着光光的竹盘,道:“接下来可没有熊胆帮你了,一切都得看你自己了。”

    经过了数次尝试,李双喜知道熊胆的重要性,这下一听熊胆都没有了,不禁额头冒了一层冷汗。

    李双喜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古风美男莫语,问道:“莫语兄,你为什么要一次一次的帮我,到现在我都对你一无所知,你能和我说说你的故事吗?”

    神秘高手莫语的年纪和李双喜相仿,李双喜这次就自己加了一个兄字,显得亲切。

    内心之中,李双喜实在想不出这莫语到底是什么人,第一次在海宁郑家救了自己,第二次在天龙大厦救了坠落的林芯瑶,这次更是将自己命捡了回来,三次出手相救,自己根本无以回报,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莫语虽然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恶意,但素不相识的人尽力的帮助,李双喜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好奇心大起。

    莫语依旧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双手后背,淡淡回道:“或许是因为你我有缘,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额……”对于莫语这样的帮助理由,李双喜真是一头的黑线。

    “我的故事……”莫语停顿了一下,有种不知道从何开口的感觉。

    李双喜想起了什么,道:“莫语兄,废了我修为和幕后黑手你都能叫得出名字,你就和我说一说你怎么知道余家的事吧。”

    李双喜一句话无疑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插进了莫语的心窝之中,余家是莫语内心深处最不愿意提及的,不过似乎真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有些事早晚都要说出来的。

    莫语脸上出现了一抹忧伤,李双喜呆住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莫语这样的神色。

    “莫语兄,我只是……”

    李双喜意识到自己触及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想要解释,可莫语却突然开口打断道:“罢了,这些事在我心中藏了二十几年,是时候找个人分享一下了。”

    “其实我也是余家的人。”

    莫语白色衣袖一挥,看向李双喜道。

    什么!听到这句话,李双喜瞳孔放大,不可思议的看向了眼前这古风美男莫语,惊愕道:“你是余家的人?”

    “虽然我生在余家,可是我的命运坎坷曲折。我的父亲是余家的长子,而我的母亲却是他在外面偷情之人,我刚出生的那年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因为我的关系终于正式进入了余家,可没有过几年,母亲和父亲的原配夫人发生矛盾厮杀,两人都死了,在我三岁的时候我就成为了一个孤儿。”

    “从那以后我被余家的众人当成了扫把星,受到了强烈的排斥,渐渐的,我性格越发的孤僻。不过在我五岁的时候,因为天资卓绝,当时的我就已经拥有了余家第二代人的实力,震惊了整个余家。”

    “我原本以为我能给父亲母亲正名,得到余家的重视,可没想到就算我再强大,他们也只当我是一个野种。”

    “我六岁的时候,在余家人推波助澜之下,余沧海将我弄成了废人,赶出了余家丢弃在野外。”

    虽然这事情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但如今再度提及,莫语还是显得很是难受。

    李双喜内心之中一片惊涛骇浪,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莫语兄居然还有这么惨痛的遭遇。

    “这么说来,你说的那个成功的人,就是你!”

    莫语曾经也被弄成了一个废人,可现在有了这样的修为实力,联想之前的话,李双喜确定,他应该就是逆行经脉成功的人。

    莫语轻轻点头,继续道:“那时的我和你前两天的状态一样,以为整个人生都完了,在荒郊野外的废墟之中饥寒交迫,就在我将要闭上眼睛和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候,一个神秘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将我带离了废墟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带到了一个堪称人间地狱的地方,那里密密麻麻全都是人,而且全都是修为被废了的修炼者。”

    李双喜想象着那副画面,整个人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完全没有想到世间还有那么多意想不到的事。

    “在那人间地狱之中,我亲眼见证着无数男男女女为了修为恢复逆行经脉,走火入魔、引火烧身直到死亡。”莫语摇了摇头,道:“所谓的万中无一,是我真实见证的。”

    “当身边遍布满尸体的时候,我不得不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死在这地狱之中,不管怎么样都得浴火重生,于是,我成功了,成为了唯一一个逆行经脉成功的人。”

    莫语说的风轻云淡,李双喜却整个身体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许久之后,李双喜才开口问道:“莫语兄,那你为什么没有报仇,给你带来一切苦难的那个人,你为什么还让他活到了现在?”

    这一点,李双喜很是想不通,以莫语的天资和实力,想要杀了余家老爷子报仇的话,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可他为什么那么多年过去了都没有报仇。

    “可能是因为我尝尽了人世之间的痛楚,那仇恨也都在无尽的痛楚之中化解了,所以现在内心平静如水,也不再去想那些事。”莫语双手后背着,道:“如果不是你,或许我这辈子都不会在记起余家那些人那些事。”

    莫语的这份从容让此时的李双喜哑口无言,自己现在的遭遇在他的面前,好像根本就不算什么,不值得一提。

    是什么样的胸怀才能做到莫语这样的地步,李双喜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这就是我的故事,你现在全都知道了。”莫语迈步走向屋外,道:“希望我下去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成功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