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梓珊点头明白,随后离开了房间,开始了新的一天。

    北极熊雇佣军精英覆灭的消息还是传到了境外,北极熊雇佣军兵团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已经没有了战斗力的他们只能被迫解散,而北极熊雇佣军这个名字,随着桑杰的死,也彻底消失了。

    索马集团,头目糯马得知行动再一次的失败,嘴里抽着的雪茄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怒喝道:“怎么回事?那华夏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们会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糯马很是气愤,自己派出的暗杀小队那可是集团内多年培养的精英人员,怎么可能会连那么一个小子都没有办法对付,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老大,不过这次最惨的还是北极熊的人,桑杰和带去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活着。”

    索马集团一个高层道。

    “没错,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北极熊雇佣军应该要在整个雇佣军排行榜上永久的消失了。”

    糯马怒视着开口说话的两个家伙,怒斥道:“我要知道的是为什么我们的人会失败,谁要是再说一句不相关的话,我立马让他人头落地!”

    索马集团会议室内,数个高层听后马上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多说一句。

    会议室内一片的沉静,数人大眼看着小眼,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老大,我想应该是华夏警方发现了我们的动静,不然的话,我们的人是不可能失败的。”见老大糯马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一个家伙不得已被迫开口道。

    华夏警方?真的是这样吗?就算北极熊那帮无脑的废物被警方给发现了,可是自己手下绝对不会再蠢到落入警方的手中,糯马很肯定的否决了这个说法。

    “给我滚出去!一帮废物,关键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管用!给我立马取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糯马将集团几个高层驱赶出了自己的办公室,电动窗帘缓缓的合了过来,会议室里没有一丝光线。

    这是糯马最独特的一点,喜欢一个人待在黑暗的房间里思考,这样可以让他的思维变得更加的清透彻。

    “华夏警方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就算真的是警方,怎么也会有漏网的鱼逃出来,可所有人都死在了华夏,这可还真是古怪之处。”

    糯马一点一点抽丝剥茧,道:“莫非,这次遇到的对手是那些拥有特殊体质的人?”

    “恐怕也只有这一个说法能站住脚跟,看来要想出这口气,得花大价钱让那些人出手了。”

    索马集团成立至今,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最大的贩毒集团,其实依靠了一些很少有人知道的黑暗势力,正是因为黑暗势力的帮助,索马集团才能屹立不倒。

    糯马此时犹豫了起来,到底要不要请那些人出马,请那些家伙出马不仅仅是需要花费超多的金钱,而且搞不好还要被狮子大开口狠狠的咬一嘴。

    几番内心的纠结之后,糯马最终还是决定让那些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来插手这件事,索马集团无论如何都要争这口气。

    决定之后,糯马拿出卫星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随后将索马集团遇到的情况告诉给了对方。

    “麻烦你转告教主,事关重大,请务必要杀了那个华夏小子。”糯马咬牙切齿道。

    “你这么说是不信任我们暗黑教堂的实力?”电话那头阴森的声音道。

    糯马迅速解释道:“不不不,只是这次的对手不容小觑,就连北极熊都已经全军覆灭了。”

    “北极熊不过就是一帮废物,人如其名,死在修炼者的手上也不足为其。放心吧,准备好钞票是你现在最应该干的事,只要教主答应下来,别说是华夏的一个小子,就算是小领域国家的总统,也难逃我们暗黑教堂的追杀。”

    听着对方那自信满满的口气,糯马也恭敬客气道:“好,钱不是问题,我和你们暗黑教堂已经有过多次交往,你们对我糯马的实力应该也是很清楚的。”

    “哼,和我们交往的人多了去,我们黑暗教堂办事从来都不认人,只认钱。”

    对方一点面子都不给,直言道。

    糯康听到此话之后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要知道索马集团可是世界上很强大的贩毒组织,就连雇佣军团北极熊的老大桑杰对他也是恭敬无比,可黑暗教堂的人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

    “我不给少给你们一分钱的。”

    “想必你也不敢。”电话那头黑暗教堂的人由怼了一句。

    糯马挂断了电话,静静坐在黑暗的会议室之中,一言不发,没有人知道这个时候他在想什么。

    ……

    华夏海宁,林芯瑶去到了天龙大厦,打电话邀约了李双喜,李双喜处理完了双喜药业的事,也来到了美颜公司。

    因为昨晚激战的关系,美颜公司今天都暂时没有办法营业了,遍地狼藉。

    于是李双喜道:“这样吧芯瑶,正好我写字楼还有位置,不如让美颜公司搬过来一起办公吧,这样的话,以后我们两家在业务上也可以通力合作。”

    林芯瑶一听,是个不错的建议,反正自己在双喜药业也有一部分的股份,要是两个公司联合起来办公的话,肯定可以说是把利益最大化。

    “男神,昨天晚上我们公司是被轰炸了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美颜公司的小美问道。

    李双喜很是汗颜,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哎,看来我也只能勉为其难带着大家伙去到你的写字楼了。”林芯瑶点头答应。

    “呵呵,还勉为其难,你可以选择不去。”李双喜生气道。

    “……”

    林芯瑶顿时语塞,为了公司的利益,懒得和李双喜一般见识。

    对于有了新的办公区域,还能每天见到李双喜,小美等人自然欣喜不已。

    接下来,李双喜打电话让双喜运输的朱二狗开车过来,帮着美颜公司搬迁,离开了天龙大厦。

    现在的朱二狗,在李双喜的重用之下,一个人将双喜运输管理得很好,也没有辜负了当初李双喜的嘱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