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李双喜心跳加快,难道自己又要像上次一样,莫名奇妙的和林芯瑶在这张大床上睡下了吗?

    不过想想上次喝醉酒醒来后的遭遇,李双喜可不想再次被林芯瑶冤枉。

    随着李双喜被控制在大床上,身体颤抖的林芯瑶似乎找到了依靠的臂膀,颤抖渐渐褪去,看来还真是将李双喜当成了取暖的工具。

    李双喜打算抽身离开,看身体才刚刚一动,林芯瑶缠着的手臂更紧了一些。

    李双喜本想离开这大床,可是挪动了两下,发现更加的和林芯瑶挤凑在了一块,感受着林芯瑶那曼妙的身姿,李双喜不由得想入非非。

    “芯瑶,你松一点,再这样下去,我要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李双喜能够感受到体内一股邪火已经开始在身体之中乱窜了,要不是自己尽力的压制着,真是要擦枪走火了。

    昏睡的林芯瑶似乎听到了李双喜的声音,不过理解上出现了那么一点偏差,双臂更加紧致了一些,整个身体和李双喜一时间形成了零距离接触。

    特别是林芯瑶的脑袋,来到了李双喜的耳畔,那一颦一簇让李双喜愈发的把持不住。

    李双喜从来都不是趁人之危的人,提高了一些音量,道:“芯瑶,我不是你的被子,我这就去给你找被子……”

    谁知李双喜话语才刚刚脱口而出,林芯瑶小脑袋‘嗖’的一下窜了过来,嘴唇微张,落在了李双喜的鼻子上。

    一时间李双喜的双眼瞪大,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此时的感受,简直是难受香菇。

    林芯瑶似乎也感觉到了异样的味道,嘴唇松开,双臂抱着李双喜的脑袋,贴在了自己的身前,一番扭动后终于找到了舒适的姿势,方才满意睡去。

    对于李双喜来说,这一夜,痛并快乐着。被林芯瑶按在身前,很是沉闷,不过感受着那无限的柔软,也算是夹杂着快乐。

    “哎,看来这一夜只能这样对付了。”李双喜在被窝里叹息道。

    时间流逝,清晨的一缕照射进入了卧室,林芯瑶缓缓苏醒。

    睁开眼睛的她察觉到了身边的异样,定睛一看,李双喜正以一个极其难以形容的姿势抱在自己的身上,而且脑袋还将自己的那啥挤瘪了,整个人就和火药桶一样瞬间爆炸。

    “李双喜,我杀了你!”

    林芯瑶用尽气力的一巴掌落在了李双喜的脑袋上,李双喜整个脑袋一阵嗡鸣,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弹了起来。

    李双喜刚睁开眼,就见迎面袭来了一个粉拳,躲闪已经来不及。

    “咚!”李双喜一只眼睛被揍成了熊猫眼。

    “停!”

    李双喜没想到自己还真的又一次遭到了不公平的待遇,高声制止道。

    “李双喜你这个大变态,没想到你是这样低俗下流卑鄙无耻的人……”暴躁的林芯瑶哪里还有平日里的总裁范,破口大骂道。

    李双喜真是有口辩不清,可昨天晚上那个情况他也做过努力和挣扎了,都没有作用啊。

    林芯瑶整整怒骂了五分钟,才停了下来,指着李双喜道:“李双喜,给我说清楚,你要是说不清楚,我今天非得扒了你的皮。”

    听到动静的楚菲也推门走了进来,当看到床上的林芯瑶和李双喜两人之后,天真的问道:“双喜哥你的眼睛怎么了?芯瑶姐,你可算是醒来了,昨晚真是吓坏我们了。”

    楚菲的插入让这段闹剧终于制止住,林芯瑶这才想起来,对呀,昨天晚上……昨天晚上自己在公司……

    “我,我还活着吗?”

    林芯瑶很快想到了昨夜在天龙大厦顶层,自己从楼顶坠落了下去的事还有那些危机的画面,顿时满脸紧张的问道。

    李双喜一边眼睛火辣辣的生疼,不想说话,让小楚菲将事情给林芯瑶一五一十的说一遍。

    林芯瑶听得格外出奇,要不是昨夜自己也在现场经历了一些,根本以为这就是编故事。

    “好了,小楚菲,你先去收拾准备一下,等会我们一起去公司。”

    回到别墅后面的事楚菲也不知道,李双喜只能把她支走。

    李双喜对楚菲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他说什么自然都十分的听从,于是离开了房间。

    房间陷入了安静之中,林芯瑶率先开口道:“李双喜,不管怎么说很感谢你在危难的时候出现,帮助了我,可无论怎样,你昨晚就是占了我的便宜,所以,你眼睛的事我不会道歉。”

    “……芯瑶,我必须解释下,我昨晚坐在床边静静看着你,是你自己说冷,然后强行把我拖了上去的。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事实,而且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好了,出了那么大的事,你今天就在家里安静的休息一天吧,我还有其它的事需要处理,先走一步。”

    李双喜快步离开了房间,带着楚菲前往了双喜药业。

    林芯瑶一个人坐在柔软的大床上,仔细的回忆着昨天晚上经历的种种,许久之后低声道:“我怎么能在家里休息,美颜公司办公区域都被那些人给毁了,我得去公司处理一些事。”

    于是林芯瑶也离开了别墅,前往了天龙大厦。

    昨夜的事件陈梓珊通告给了鹏局,鹏局半夜亲临现场处理了事件,并将雇佣兵侵入华夏的情况报告给了上级。

    上级给出了指示,随后鹏局出于保护李双喜等人的目的,并没有对媒体有任何的回应,只是宣称一切还在调查之中。

    双喜药业,李双喜办公室内,陈梓珊把情况简单的和李双喜说了一遍,李双喜对这样的结果也表示赞同。当初就是没有想到毒枭叶燊背后还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所以才引火烧身,惹出了一系列的事。

    “李双喜,昨天晚上那白衣男子的事可告诉我吗?”陈梓珊问道。

    李双喜随后将神秘高手莫语救了自己的一些事告诉了陈梓珊,陈梓珊听后震惊不已。

    “梓珊,这就是武林,今后我们肯定还会遇上更多实力强悍的人,所以不管怎么说,成为了修炼者,意味着一段新的旅程开始,要想在这残酷的现实之中活下去,必须要让自己变强。”李双喜告诫陈梓珊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