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高手并没有任何的武器,面对着枪林弹雨却能毫发无损的展开厮杀,看得李双喜呆若木鸡,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他的修为实力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强了。

    “梓珊姐,我这不会是在做梦吧?”楚菲整张脸贴着大厅玻璃,看着窗外发生的激战,不可思议道:“那古风美男不仅人长得极其帅,没想到身手更是比双喜哥还要犀利,怎么可以有那么牛的人物出现在世间。”

    而陈梓珊,同样也是眼神呆滞,外面那白衣男子的身手就和电影之中的救世英雄一样,简直帅出了天际。

    本以为李双喜在顶层一个人几乎打倒了所有雇佣军已经是人类的极限,可外面雨夜的战斗更是突破了极限。

    索马集团十几个家伙,一个接着一个莫名倒在了地上,再也没能起来。

    “有鬼啊!”其中一个汉子实在承受不住,放声大呼道。

    话音落下,那汉子的嘴巴还没有合上,就感觉到了冰冷的雨水无情的拍打在他的面部,身体不由得倒在了地上,鲜血和雨水交汇在了一起。

    神秘高手面无表情,和一个地狱来的杀神一般,对方纵使有手枪、匕首再身,根本没有用武的空间,完全成了摆设。

    神秘高手自从冲入人群之中后,枪声就再也没有爆发过。

    短短三五分钟,十几个来自索马集团的家伙,被神秘男子全都放倒在了地上,没有一个还存活着。

    幸亏此时天空下着倾盆大雨,路上行人和车子都没有,不然的话,还不得把一个普通的人给直接吓死了。

    神秘高手迈步走到了呆若木鸡的李双喜身前,他那洁白的布衣上,一丝血迹都没有,格外的干净,而此时在雨水的衬托下,他更是显得无比的冷酷帅气。

    “你,你到底是谁?”李双喜回过神来,开口问道。

    对于李双喜来说,神秘高手已经三番两下的救了自己,而自己既然连这人的一点底都不知道,真是有些说不过去。

    “我是谁并不重要,迟早有一天你会知道的。”神秘高手淡淡说了一句。

    “那天是什么时候,别说我要等待十年……”李双喜问道。

    神秘高手听后微微一笑,眉宇之间的冷酷之气减弱了几分,道:“不会,你现在身边都已经有了两个修炼者作为帮手,实力进步快到让我都有些吃惊,我们用不了多久……”

    “好了,事情结束了,我也该离开了。”神秘高手欲言又止,并不打算继续说下去。

    “等等!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李双喜追问道,不管怎么说,好歹也应该知道一下神秘高手的名字,总不能每次都叫不出名字而显得十分尴尬吧。

    “莫语。”神秘高手转身离开,白色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大雨之中,来无影去无踪。

    莫语?李双喜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整个脑海之中不断重复着这两个字。

    在雨中沉思了几分钟之后,李双喜迈步回到了天龙大厦一层,楚菲和陈梓珊两人几乎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李双喜,非常想要知道那白衣男子的情况。

    李双喜看向了林芯瑶,虽然并没有受伤,但此时全身湿透处于昏迷状态,于是道:“梓珊,你留下来,这里后续的事就交给你处理了,我带着小楚菲还有林芯瑶先回去。”

    “恩。”

    陈梓珊爽快答应,毕竟之前是女警的关系,处理这些事也比较有经验。

    随后,李双喜驾驶着五菱宏光,载着楚菲和林芯瑶回了别墅。

    楚菲去隔壁给林芯瑶找来了干净的衣服,换上之后让她躺在了大床上安静的睡着。

    “双喜哥,刚才救了芯瑶姐的那人是谁,他怎么拥有那么强的实力,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人。”

    楚菲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情不自禁问道。

    李双喜抓了抓脑袋,道:“他是一个极其神秘的人,我也只知道他的名字而已。不过小楚菲,经历了今晚的事之后,我想你和梓珊应该都明白了,修炼的重要性,你们都拥有异于常人的天赋和优势,只要努力,相信你们也会成为厉害的人。”

    楚菲一颗小脑袋点的和栽葱似的,现在李双喜说的话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真理一样。

    “双喜哥,你手受伤了,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楚菲看到李双喜的拳头已经撕裂了不像样,很是心疼道。

    “不用了,这么点小伤,我一会用灵气恢复下就好了。你快去睡吧,今天的事总算是结束了,明天还得工作呢,你现在身上的压力可一点都不小。”李双喜笑了笑道。

    楚菲嘟了嘟嘴巴,知道他想静静的守候着林芯瑶,也只好去了房间,躺下睡觉。

    倾盆大雨并没有停止,宽大的房间内,李双喜看着林芯瑶,内心愧疚不已,没想到这一晚让她经历了那么多,如果不是那古风美男莫语及时出现的话,自己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再见到她了。

    “冷,冷,我好冷。”

    躺在床上的林芯瑶皱着眉头,身体微微颤抖着,嘴里低声呢喃道。

    李双喜一看,摸了摸她的脑袋,看来应该是被大雨淋病了。

    “芯瑶,芯瑶。”李双喜试图将林芯瑶给叫醒,可林芯瑶依旧处于昏迷的状态,还是无法醒来。

    李双喜将被子拉好,尽量让林芯瑶感到温暖一些,可林芯瑶的身体越发的颤抖,表情难受,嘴里念叨道:“好冷。”

    这可难办了,李双喜刚想去别的房间给林芯瑶找来一床被子,林芯瑶突然一把拉住了李双喜的手臂,死死的拽着。

    李双喜很是无语,这什么个情况,想要将林芯瑶的手给摆脱,可发现她抓的是那么的紧。

    无奈之下,李双喜只能坐到了床边,道:“芯瑶,等等,我这就去给你拿被子。”

    “不!”

    沉睡中的林芯瑶用力一扯,李双喜整个人‘唰’一下睡倒在了床上。

    紧接着,林芯瑶的手臂和双腿就缠上了李双喜,牢牢将他控制在了大床上,当成了取暖的工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