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这一刻,林芯瑶依旧不可能回来,速度不减的向下坠落。

    李双喜看着林芯瑶的身影已经变得越来越渺小,就在这时候,一个白色的影子不知从哪里出现,穿破了风雨,和林芯瑶似乎融为了一体。

    “那是什么!”

    由于距离的关系,李双喜实在没有看清楚那一道白影到底是什么。

    “叮叮!”两声清脆的撞击声在李双喜的耳边响起,定睛一看,又是两发子弹袭来,不过还好并没有击中,应该是此时狂风暴雨的关系。

    李双喜迅速起身,拉着陈梓珊、楚菲两人退到了安全的距离,目光看向对面的金城大厦,恶狠狠道:“看来不止有北极熊雇佣军的人想杀我们!”

    陈梓珊已经是满头冷汗,问道:“对面狙击的是什么人?”

    “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叶燊背后更大的贩毒集团势力。”

    李双喜想到了上仙岛那海滩,北极熊的家伙倒在了数把机枪的扫射之下,而这次的剧情,就和上次完全如出一辙。

    只不过,这次死的人可是北极熊雇佣军的头领,看来叶燊背后的势力还真是有套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小楚菲已经哭成了泪人,道:“双喜哥,芯瑶姐她……”

    “小楚菲,别哭!没有最终看到林芯瑶的尸体,一切都是未知数,不要瞎想。”李双喜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虽然林芯瑶是坠落下去了,可是那道白色的影子,似乎就是奇迹。

    “双喜哥,我知道你的心情,可是芯瑶姐是从三十三层……”

    “别说了,我们现在马上下去!”

    李双喜不想耽搁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林芯瑶是生还是死,下去之后一切就都明白了。

    李双喜、陈梓珊、楚菲三人乘坐电梯,最快速度赶往了天龙大厦的一楼。

    整个海宁此时正在遭受倾盆大雨的洗刷,雷声滚滚,天龙大厦前的道路上基本上连车子都没有。

    而李双喜三人下到一层之后,看向大厦外,却是数道人影站立在雨中,一动不动,就好像是铁人一般。

    “李双喜,那些是什么人?”

    陈梓珊低声问道。

    李双喜定了定神,仔细一看发现他们手臂上都绑扎着花布,正和上仙岛几个戴着头巾的家伙差不多,很快猜到了他们的来路。

    于是带着两女缓缓迈步走出大厦,只见一个白色布衣男子背对着自己,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手中好像还抱着什么……

    李双喜整个身体瞬间如触电一般,眼前的这白衣男子一定就是上次救了自己的神秘高手。

    上一次李双喜夜闯海宁郑家的老宅,修为实力并不高强的他被郑老爷子给拿下,就在命悬一线之际,一个古风美男的神秘高手出现,轻描淡写的打败了郑老爷子,然后救走了他。

    李双喜永远都不会忘记那神秘高手,特别是他独树一帜的造型,一身布衣加飘逸的长发。

    再放眼看去,神秘高手对面十几个黑衣汉子屹立在雨中,他们眉宇之间杀气显露,死死盯着神秘高手。

    “我们的目标不是你,不想死的话,就给我闪开。”

    见到李双喜三人来到了楼下,领头的黑衣汉子眼中闪烁着精光道。

    神秘高手并没有说话,只是转身将怀抱中的林芯瑶递给了李双喜。

    果然是他!李双喜万万没有想到,今晚能再次见到神秘高手,心中不禁汹涌澎湃。

    “她没事,只是暂时晕了过去。”神秘高手轻声道。

    神秘高手一句话,就和定心丸一样,李双喜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双眼深情的看着神秘高手,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份恩情。

    神秘高手并没有理会李双喜,转身看向了对面的十几个黑衣汉子。

    大雨之中,天龙大厦前所有人都湿透了身子,李双喜将林芯瑶交给了陈梓珊和楚菲两人,道:“你们快进到大厅里,照顾好林芯瑶,外面交给我和他吧。”

    虽然陈梓珊和楚菲两人都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但此时也都忍住没有问,将林芯瑶带到了大厅之中。

    李双喜迈步走到了神秘男子的身边,目光看着对面的数十个黑衣汉子,双拳紧握。

    拳面上的鲜血和雨水混杂成了一块,地面积蓄起来的雨水已经有一尺多深。

    在双方中间,北极熊雇佣军的老大桑杰已经摔成了肉泥,面目全非,可众人连一眼都没有去看他,将所有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对方身上。

    “既然你选择袒护那个华夏小子,那今晚你们一个都别想活下去。”

    十几个黑衣汉子都是索马集团糯马派来的人,本打算一石二鸟,将北极熊的人还有李双喜一同干掉,可没想到关键时刻冒出了一个穿着打扮十分怪异的男人。

    话音落下,十几个汉子手中的枪对准了李双喜和神秘高手,其中还有一把狙击枪,应该正是那金城大厦狙杀了桑杰的那人。

    “你们的下场终究会和地上的肉泥一样,哼哼!”

    十几个黑衣汉子志在必得,已经开始宣布李双喜和神秘高手的死刑。

    “你退开。”神秘高手淡淡吐出了三个字。

    李双喜一愣,什么意思,那些人可都是冲着自己来的,于情于理,也不能让神秘高手卷入到这其中来啊。

    李双喜刚想开口,就见身边一道白影闪出,正和他刚才在楼顶看到的白影一模一样。

    神秘高手的动作毫无拖沓,身形如燕,路过之处的地面积水,只是回荡着一圈小小的涟漪,并没有四溅开来。

    见一道白影闪出,十几个家伙同时扣动了扳机。

    李双喜连忙闪身提醒道:“小心呐!”

    同时面对十几把枪的射击,神秘高手又没有玉符,这无异于是找死。

    陈梓珊和楚菲两人在一楼大厅看到这一幕,同时也都神色紧张,心系白衣男子。

    神秘高手在雨夜之中留下了数道残影,而对方的子弹,始终都只落在残影上,根本连真身的皮毛都触碰不到。

    神秘高手空手接白刃变魔术一般,几个家伙手中的枪瞬间哑火,下一秒便在黑衣汉子之间展开了屠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