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挑选这个小妞目标了,简直就是极品啊!”

    “没错,看看那身材,特别是一双玉足,啧啧啧,真想迫不及待的看一看那裙底之光。”

    “你个傻逼有什么好看的,我们应该抓紧时间办了她。”

    “哈哈,没错。老大,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狂欢了!”

    北极熊雇佣兵的手下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毕竟他们面前的这个华夏女人真是美到了骨子里。

    “急什么,要狂欢也不是在这里,要是华夏警方来的话,我们就摊上大事了,准备撤!”

    桑杰可不是无脑之人,为了一个女人丧失理智?那样的话他也没有今天这老大的位置可以坐。

    林芯瑶听着周围数人的满嘴污秽,咆哮道:“你们是什么人!”

    “呦呦呦,美女这嗓门还挺大,等带你回去,我让我的兄弟挨个告诉你,我们是谁!”桑杰阴狠笑道。

    话音落下,数个手下走向了林芯瑶,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胶带,打算封住她的双手和嘴巴。

    林芯瑶身体颤抖着,难道自己真的要被这些人给掳走糟蹋了?

    就在危难关头,只见一道五彩光芒划破了黑暗,‘砰’的一声穿过了林芯瑶办公室的玻璃,击打中了其中一个雇佣兵。

    五行灵玉符砸在那人的脑袋上,玉符表面随即爆裂开来,一个团火焰升腾而起,火光瞬间将那人的脑袋吞噬,好像一根燃烧的火柴。

    借助着火光,林芯瑶看清楚了眼前家伙的面目,一个个凶神恶煞、肌肉健硕,腰间都还别着手枪。

    五行灵玉符的威力还远远不止这样,数颗火球凭空出现,飞向了北极熊雇佣兵的家伙。

    七八个家伙还没有做出一点反应,已经成为了火人,整个办公室内地板上出现了强电流,一时间传导向了众人。

    李双喜身体撞破了林芯瑶所在位置处的玻璃,一把抱住林芯瑶,闪身跃出了五行灵玉符的范围。

    北极熊雇佣兵的家伙见到有人来硬抢到手的美妞,忍受着电流的酥痛感,从腰间摸出了手枪,瞄准了李双喜。

    可他们刚准备扣动扳机,数道水柱从四面八方喷射而出,将他们一个个冲倒在地。

    “芯瑶别怕,我来了。”

    李双喜拉着林芯瑶冰凉的双臂,安慰道。

    林芯瑶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李双喜在危机关头赶来了,不过刚才的火焰是怎么出现的,她脑子之中依旧是一片的空白。

    桑杰一把将面部的水擦去,怒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来投,也好,还不用我的弟兄们去找你,你就自己来了。”

    桑杰自然认得李双喜这张面孔,就算是烧成灰,也不会忘记。

    北极熊雇佣兵的老大桑杰,从腰间摸出了沙鹰手枪,对准了李双喜,扣动扳机。

    李双喜双眼猛然一凛,拉着林芯瑶逃向美颜公司入口。

    “砰砰砰砰!”

    连续数枪,李双喜身形矫健,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身后而过。

    “你们这群废物,还不给老子追。”桑杰怒喝道:“让下面监控室的兄弟,封锁出口。”

    一枚五行灵玉符,近十个北极熊的雇佣兵被解决,其余的家伙拍了拍脑袋,追向李双喜。

    黑暗之中,林芯瑶的高跟鞋一阵清脆的响声,暴露着李双喜的移动踪迹。

    “李双喜,那些是什么人,这不会是在拍电影吧?”

    林芯瑶感觉刚才的场面只有电影之中才能见到,无脑的问道。

    “我亲爱的芯瑶,你这心也真是够大的,这哪里是拍电影,拍电影用得着真的让那些家伙死?刚才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真枪,要是被子弹打中,我们就和这个世界告别了。”李双喜一边奔跑一边解释。

    刚下到了第十三层,李双喜和陈梓珊、楚菲两人遇上,陈梓珊喘着粗气道:“不能向下了,下面也有他们的人。”

    带着三个女人,对方手里还有枪,李双喜自然不能去硬拼,只能避其锋芒,道:“从另一边通道向上走,芯瑶,你的高跟鞋脱了,会暴露我们的。”

    林芯瑶听后迅速将脚下的高跟鞋脱下,一行四人向着天龙大厦的顶层跑去。

    “李双喜,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林芯瑶实在想不通,自己这可是什么人都没有招惹,怎么如今还惹上了杀神之祸,枪都用了出来。

    “要是能活下去我在和你好好解释,现在还是赶快找一个安全地方,想办法对付那些雇佣兵。”李双喜一边向上移动一边努力回想着天龙大厦各层的环境。

    还好之前做过几年的快递小哥,对天龙大厦也算是熟悉,不然今晚真是要抓瞎。

    雇佣军!听到这三个字,林芯瑶整张脸煞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

    “老大,下面并没有踪迹,他们应该向楼上跑了。”

    耳麦之中,一个手下快速禀报。

    桑杰停下了脚步,道:“马上给我恢复整座大厦的供电,封锁电梯,守在监视器面前,给我报告他们的踪迹。”

    “今晚,新仇旧恨一起算,我要让他们插翅难逃!”

    “双喜哥,那些人发现我们了,正在向上搜捕我们。”楚菲感受到了些什么,快速道。

    李双喜皱着眉头,依旧一个劲的向上奔跑,在到达第二十层的时候,楼梯间的灯亮了起来,明晃晃的照射着四人。

    “看来,我们遇到些难题了,只要我们一出这楼梯道,监控就会发现我们。”

    “他们手里有枪,这是最大的困难,除非让他们失去武器,我们才能有一战的机会。”

    李双喜快速分析着现在面临的局势。

    陈梓珊和楚菲两人对天龙大厦并不熟悉,问向林芯瑶:“芯瑶姐,这里哪一层有没有什么能吸引注意力的东西?可以迷惑对方眼球的那种。”

    林芯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绞尽脑汁的想着天龙大厦每一层的情况,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道:“对了,天龙大厦的顶层,是一个时装秀场,那里有很多的人体模型,不知道可不可以?”

    李双喜、陈梓珊、楚菲听后对视一眼,笑了起来,这正是他们所需要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