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钟过去,楚菲缓缓睁开了双眼,摇了摇头回道:“对不起双喜哥,感觉不到,但是这一次是很不好的事情,我内心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不安过。”

    李双喜点点头,安慰道:“没事,这事交给我来处理。不过小楚菲,或许今天晚上你要和我待在一起了,因为我需要你这样的预知能力。”

    “嗯嗯,能和双喜哥在一起,我当然愿意。”楚菲答应道。

    于是,李双喜给楚涵打了一声招呼,楚涵欣然同意,少了这小魔女在家也省心。

    李双喜在办公室里徘徊着,此时想到的是那北极熊雇佣军的人,楚菲不祥的预感一定和他们有关系,想必是更大的报复已经来了。

    好在李双喜已经炼制出了数块七曜古藤符,至少那可是保命的东西。

    “你们既然三番五次的犯我华夏,我这次就要替天行道,让你们有来无回!”李双喜一拳头砸在了办公桌上,眼神凶狠道。

    下班,李双喜驾驶着五菱宏光带着陈梓珊和楚菲两人前往别墅,李双喜打算抓紧时间,最好能炼制出属于攻击型的玉符,帮助自己对付那些亡命之徒。

    路上,李双喜将情况告诉了两人,两人听后都是满脸的震惊之色。

    “李双喜,那我们是不是应该马上通知……呸呸呸,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陈梓珊由于之前的职业习性,什么事情想到的都是警方,这不,差点又脱口而出,好在被李双喜一个眼神瞪了之后,立马改口。

    楚菲由于成为了修炼者的关系,李双喜和陈梓珊将关于毒贩和雇佣军的事情也都告诉了她,听完之后,还未成年的楚菲吓得不轻,这才意识到了一句话,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

    “小楚菲、梓珊,我想不出意外的话,那些人今晚就会发动攻击,我们必须做好准备。”李双喜快速道。

    “小楚菲,你随时利用你的预知能力感受着将要发生的情况,有动静马上通知我。”

    “梓珊,你负责时刻保护楚菲的安全,毕竟她现在还是一个普通的小女生。”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一次将是我们三个修炼者第一次御敌。”

    李双喜交代着两人,然后迅速前往了别墅。

    陈梓珊和楚菲对视了一眼,血液也燃烧了起来,这样并肩作战的感觉真棒。

    到了别墅,李双喜没有耽搁,抱着仅剩下的几块玉石,当着两人的面,席地而坐开始炼制玉符。

    “李双喜,我们不是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块玉符了吗,这个时候还要炼制?”陈梓珊疑惑道。

    “你们身上的玉符是用来保命的,而玉符,还有可以用来制造伤害,属于攻击型的,我得抓紧时间尽力弄出一块,对我们一定会有重大帮助。”李双喜解释道。

    两人顿时明白,见李双喜已经闭上了眼睛,也不敢再打扰。

    李双喜翻阅着道家古籍,找到了一种名叫五行灵玉符的玉符,看了看它的作用,决定就是它了。

    五行灵玉符,按照类型来说属于攻击型,具有金木水火土五样不同的属性,五行不断变幻交替产生强大的效果。

    五行灵玉符的图案和笔画相对于七曜古藤符来说要简单一些,李双喜聚精会神,带着灵气的双手落在了玉石之中,开始一点一点的炼制刻画。

    陈梓珊和楚菲两人还是第一次见李双喜如何炼制玉符,目不转睛,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李双喜由于心急,才刚开始炼制了三分钟,手中玉石碎裂成了数半,瞬间失败。

    “双喜哥,别着急,现在一切都还没发生。”楚菲马上安慰道。

    李双喜点点头,重新拿起了一块玉石,再次闭上了双眼。

    一笔一划,五行灵玉符的模样和字符深深刻在李双喜的脑海之中,随着那最后一笔画的落下,李双喜也睁开了双眼。

    陈梓珊和楚菲两人早已经看得目瞪口呆,刚才超现实的现象,就算是她们亲眼见证了,也觉得不可思议,这要是光靠嘴说出去,一百个人肯定全都会以为是痴人说梦。

    李双喜的手中一块五彩的玉符安静的呈现着,它由五种不同的颜色构成,似乎对应着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表面一抹灵光淡淡闪烁着,看上去很是吸引人的眼球。

    “太好了,还真成了。”李双喜很是兴奋,情急之下逼不得已炼制出来的五行灵玉符,现在就等见证它的效果了。

    陈梓珊和楚菲两人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凑到了李双喜的身边,问道:“双喜哥,太神奇了,能让我摸一摸吗?”

    “李双喜,刚才的一切就和电影中的一样。”

    楚菲摸了摸五行灵玉符,陈梓珊也同样好奇的看着玉符,李双喜有些无语,两人怎么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对方可是雇佣军,那都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小楚菲,现在有没有什么感觉到什么?我们好像不能这样坐以待毙,还不知道她们的目标是谁?”

    李双喜很是担忧,随后给老妈、慕诗琪、楚涵、周思敏等身边重要的人挨个打了电话,让她们尽量待在家中。

    楚菲也是摇着脑袋,自从下午过后,那不祥的感觉虽然一直存在,但似乎没有才出现那么强烈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李双喜、陈梓珊、楚菲三人在别墅的大厅之中,如坐针毡。

    突然,李双喜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林芯瑶打来的。

    “喂,芯瑶?”李双喜接起了电话道。

    “李双喜,你能来天龙大厦接我一下吗?外面下雨了,我的车出了点状况不能开了。”电话那头林芯瑶说明了情况。

    也就是这一通电话,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楚菲站立起身,眉头紧锁,快速道:“双喜哥,感觉到了!”

    李双喜马上捂住手机听筒,问道:“什么情况?”

    “那不祥的感觉在电话里那人的声音里更是显得浓重,如果没错,目标是芯瑶姐!”楚菲道。

    李双喜神色凝重,马上回道:“芯瑶,外面下雨,你回到公司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

    “嗯嗯。”林芯瑶答应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