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驶着五菱宏光,李双喜前往了青云村。

    李双喜首先去到了青云村的种植基地,耿小宝和村民见到许久没见的李双喜,那叫一个热情。特别是青云村的村民,跟着李双喜这么长一段时间了,每个人都有了丰厚的收入,不仅如此,平日里他们的消费也很低,都存下了一大笔钱。

    见到李双喜后显然把他当成了财神爷一般供了起来,让李双喜很是不适应。

    耿小宝的身体已经彻底恢复,也不枉李双喜的看重,将种植基地打理得有条有序,让李双喜很是满意。

    “小宝,这是双喜哥给你的护身符,以后每天携带,保你出入平安。现在我们生意越做越大,保不齐有眼红之人对你下手,上次基地被毁就是一个例子。”李双喜将玉符给了耿小宝一块。

    耿小宝一看是玉佩,傻乎乎道:“双喜哥,这一定很贵吧,要不还是你留着,我命大,大难不死……”

    “废话少说,叫你拿着就拿着。”李双喜历声道。

    耿小宝也只好收下玉符,谨记李双喜的话。

    离开了种植基地,李双喜回往家中,发现老妈陈香玉正坐在院子里,和一帮人聊天唠嗑。

    看着老妈的转变,李双喜也很是欣慰,以前的老妈整天为了生计奔波,从来都没有像这样清闲过。

    “双喜,你咋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

    见李双喜回来,陈香玉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一边拉着李双喜的手臂,一边道:“我的乖乖,你这小子是不是又拿着钱不当数的花了,看看这衣服,肯定不少钱吧?”

    李双喜今天穿的是在商场里购买的阿玛尼衬衣,全身上下加起来价值五位数。

    李双喜听后连忙转移话题,真要是告诉老妈这全身装备的实价,恐怕要把老妈给气死,所以道:“妈,你在这院子里开什么小会,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陈香玉注意力果然被转移,笑着解释道:“你这孩子,出什么事,我这不就是和街坊邻里闲聊么。”

    见李双喜回来,那些个叔叔婶婶也是热情打招呼。

    一番热聊,街坊邻里也都各自回了家,李双喜把玉符给了老妈陈香玉,并且吩咐她得随身携带,一刻都不能落。

    陈香玉没有哪有拒绝的理由,现在儿子有出息长本事了,说什么就是什么。

    和老妈聊了几个小时,事情也办完了,李双喜没有在村里多待,驾车回了海宁。

    来到公司已经是下午,李双喜给了肖雪和人事经理潘莹各一块玉符,然后把小楚菲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小楚菲,这是给你的护身符,它可以在你遇到危难的时候保护你。”

    李双喜将七曜古藤符给了楚菲,直接开门见山,也不饶弯子。

    小楚菲接过玉符,嘟囔着嘴巴道:“哼,双喜哥偏心。”

    “啊?”

    “姐姐昨天就拿到这玉符了,还说是什么你送的传家宝,人家今天才拿到,不公平。”楚菲一脸不高兴道:“双喜哥你对姐姐比对我好。”

    “……”

    李双喜一时间语塞,刚想解释说昨天只有三枚玉符,今天才炼制出了新的一批。可是转念一想,真要是这样说了,那还不是一样越描越黑,只能闭上嘴。

    “偏心鬼被我说中了吧,无言以对了吧?”楚菲俏脸道。

    李双喜只能强行将面孔板了下来,一脸严肃道:“小楚菲,我之前已经告诉过你了,你的成就将来一定会超过你姐姐,我怎么会偏袒你姐姐,相反我要偏袒的那个人,是你。”

    不得不说,李双喜还真是犀利,说完之后用了一个极其认真的眼神直视向了楚菲。

    被李双喜这样的眼神杀击中,十七岁的楚菲哪里经受得住,后退了一步,小脸绯红。心中暗道:“双喜哥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人。”

    楚菲自从肌肉萎缩之后,从来都没有交到过朋友,每天接触的都是冰冷的医疗器械和无止尽的药物,生活一片黯淡。李双喜治好了她之后,她的生命终于被有了久违的阳光,而李双喜就是那个像太阳一样温暖的人,在她心中有了不可取代的地位。

    “偏袒我?”楚菲的内心小鹿乱窜,这样的感觉她十多年都没有体会过,紧张得不由自主的抓起了裙角,手心直冒汗。

    “你拥有预知能力,还是一个绝脉之体,以后一定会绽放出异想不到的光彩。在某些方面,你拥有自己独特的价值,我自然偏袒你。”

    李双喜一边说一边取出了诸葛仙尊传授给楚菲的那一本秘籍,道:“这本《缠心奇书》将是你修行的开始,它独一无二,是我特地给你的‘偏袒’。”

    楚菲看着那一本秘籍,眼球顿时被吸引,声音微微颤抖道:“给,给我的吗?”

    “当然了,以后你和梓珊两人就是我的左膀和右臂,你们自然要有些本事才行。”李双喜继续道:“其实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你,梓珊之前是女警,实力很强。可是你以前什么都不会,所以起点低了很多。”

    楚菲自然不想让李双喜失望,抿着嘴唇道:“双喜哥,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偏袒。”

    接过了《缠心奇书》,楚菲看着秘籍和玉符,顿时担负起了重任一般。

    就在这时候,楚菲内心突然一阵难受之意传来,顿时让她有一种难以呼吸的感觉。

    见楚菲突然小脸煞白,李双喜一个健步迈出,问道:“小楚菲,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楚菲难受到只字难吐,捂着心脏,李双喜连忙将她搀扶到沙发上,迅速将灵气注入到她身体之中,护住她的心脉。

    几分钟过去,楚菲额头上的细汗才散去,痛苦之色减弱大半。

    李双喜连忙问道:“小楚菲,怎么回事?”

    楚菲看着李双喜,眼神充满了不安,回道:“双喜哥,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了!”

    不祥的预感!?李双喜也莫名紧张了起来,楚菲的先天预知能力他是亲眼见识过的,到现在贼准,从来没有失误过。

    “小楚菲,能不能用你的能力预知一下,具体是什么?”李双喜问道。

    “我试一试。”

    楚菲轻轻合上双眼,然后试图感知一下那不详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