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诸葛仙尊传下来的道家古籍,自然是博大精深、包罗万象的大作,如今炼制玉符的成功率不高,除了修炼者的自身修为不高,没有其它原因了。

    “看来诸葛仙尊说的没错,要勤加修炼了,不然这炼制玉符非得把我累死不可。”

    李双喜晨浴之后,打理了一下自己,前往了双喜药业。

    已经三四天没有去公司了,李双喜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双喜药业,所有生产都按部就班的正常运转,楚涵、楚菲、周思敏、陈梓珊四女凑在了一起。

    “李双喜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怎么都没有见到他的身影?”周思敏开口道。

    “是呀,自己的公司都不管了,真是佩服他。”陈梓珊接着道。

    楚涵倒是不觉得怎样,耸了耸肩没有说话。楚菲突然心中出现强烈的预感,眨了眨大眼睛笑道:“我猜他今天就会来公司。”

    “今天?我觉得肯定不会来,他肯定是又去哪里沾花惹草了。”周思敏一脸嫌弃的模样道。

    可话音才刚刚落下,一个高挺帅气的身影来到了办公区域,正是李双喜。

    “小楚菲,你还真是神了。”陈梓珊夸赞道。

    周思敏和楚涵对视一眼,都觉得好神奇,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楚菲只是眯起眼睛微笑着,当然不会告诉她们自己拥有预知能力。

    “梓珊,思敏,楚涵,你们三个来我办公室一下。”李双喜走了过来,点名道。

    楚菲来到双喜药业,李双喜让她做了楚涵的秘书,两姐妹共事,很多方面都可以像姐姐楚涵学习。

    李双喜办公室内,市场经理陈梓珊、销售经理周思敏以及执行总裁楚涵三人汇报着这三天来的销售业绩。

    李双喜听后很是满意,双喜药业的业绩一直都呈直线上涨,自从并购了海宁其余药业公司之后,已经没有其它的因素能阻止双喜药业走上腾飞之路了。

    李双喜将昨夜刚炼制出来的三枚七曜古藤符拿了出来,道:“这是我给你们准备的宝贝,人手一块。”

    楚涵看着古朴的玉符,道:“这是道家的玉牌吗?李双喜,你这不会是把家里的传家宝都拿来送给我们了吧?”

    不愧是博览群书的楚涵,一眼就看了出来,李双喜笑着回道:“没错,这就是我的传家宝,所以你们得视它为瑰宝一样对待。”

    周思敏翻转着玉符,道:“那我可得找个盒子把它好好的珍藏起来,以免摔碰碎了。”

    李双喜听后很是无语,真要是摆在家中,那玉符也就白白炼制了,于是迅速道:“别别别,我这传家宝你们三人都得每时每刻佩戴着,它能保佑你们出入平安。”

    “随时佩戴?”陈梓珊皱了皱眉头,道:“李双喜,这东西连个孔都没有,不好佩戴呀。”

    “对呀,总不能让我们随身装在包里吧?”

    “把传家宝装包里,那是不是不太好?”

    楚涵和周思敏顺着话题接道。

    李双喜满头黑线,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以前不知道,现在可算是深有体会了。

    “我说,我都把传家宝留给你们了,你们能不能时刻戴在身边啊?”李双喜尽力说服着三人。

    “好吧,好吧,我们就勉为其难的随身带着。”陈梓珊摆手道。

    楚涵则是盯着玉符,问道:“李双喜,这东西看起来不太简单,而且是道家的东西,真的是你传家宝?”

    “必须是,你们记得随身佩戴就好。好了,都去忙吧。”

    女人的好奇心真是……李双喜不得不让三人快速离开,这要是再问下去,还不知会不会把他给逼疯了。

    三人拿着玉符转身离开,李双喜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梓珊,你留一下。”

    李双喜办公室内,只剩下了两人,李双喜打算将贩毒集团和雇佣兵的事告诉陈梓珊,毕竟抓捕叶燊是两人合力完成的,陈梓珊自然也是对方的首选目标,不给她提个醒的话,恐怕到时候会出事。

    “李双喜,我怎么感觉今天的你好奇怪?”

    陈梓珊的直觉告诉她,今天的李双喜很是反常,似乎心中有什么话没有说。

    “怎么奇怪了?”李双喜笑问道。

    “几天不见,才来就送我们这传家宝,而且总觉得你没把事情全都告诉我们,这玉符好像不仅仅是传家宝那么简单。”陈梓珊女警本色展现,抽丝剥茧道:“然后你让我单独留下,更是反常。”

    李双喜听后不由得拍手鼓掌,虽然这陈梓珊已经不再是海宁警局的人,但敏锐的嗅觉和观察能力还真是不能不令人称赞。

    “梓珊,我现在都怀疑我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你这能力,不做警察真是可惜了。”李双喜笑了笑,自嘲道。

    “少废话,有什么就直说,这是我自己的决定!”陈梓珊很是霸气道。

    “好了,刚才纯属扯淡,你猜的一点没错,我有些事要告诉你。”李双喜收起了脸上的微笑,认真道:“北极熊雇佣兵和更大的贩毒集团已经盯上我们了。”

    听到这几个字眼,陈梓珊脸色刷一下大变,双眼之中凶狠之色尽露,粉拳不由得紧捏而起。

    “我这几天都没有来公司,就是因为我遭到了他们的袭击。”李双喜淡淡道。

    “什么!”陈梓珊大惊,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这不是才处理完就告诉你了吗?”陈梓珊同样也是修炼者,诸葛仙尊也说了她和楚菲对自己的重要性,李双喜自然对她没有什么保留。

    陈梓珊快步上前几步,来到李双喜的身前,仔仔细细打量着他,满脸担心的问道:“有没有受伤?”

    “放心吧,他们低估了我的实力,就派来了几个家伙,还不够我塞牙缝。”李双喜双手一摊,示意自己一点事都没有。

    陈梓珊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没想到他们那么嚣张,这里可是华夏。”

    “梓珊,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都得时刻小心,他们可都是亡命徒,保不齐会对我们身边的人下手。”李双喜提醒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