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前脚才进家门,后脚紧跟着从多宝阁林安山那里购买的玉石就已经到了。

    玉石堆放在了别墅的庭院里,还好别墅面积够大,不然这些石头还真是不知道应该摆哪里。

    李双喜挑选了两块看上去色泽很是不错的玉石,迫不及待的进了别墅。

    盘腿坐在别墅大厅的地板上,李双喜心神一晃进入了奇异空间,翻阅着道家古籍,找到了那名叫七曜古藤符的一页,仔细阅读着。

    七曜古藤符,如果按照类别划分的话,它是数种玉符之中纯防御的一种。佩戴者在受到伤害的时候,它能即刻产生像古老滕树枝蔓一样强大的保护力,保护佩戴者的生命。

    “还真是巧了,和我修炼的功夫名字很是相像,今天就拿你练手了。”李双喜暗道。

    李双喜屏气凝神,脑海之中默念着炼制七曜古藤符的字语,灵气汇聚在双掌之上,缓缓落在了玉石之上。

    李双喜闭上了双眼,脑海之中玉符上的字样显现脑海,念由心生,手指开始在玉石上一笔一划的刻画起来。

    七曜古藤符的模样并不算难,但每一笔每一划都需要浑厚的灵气划出,看上去不难,做起来也不简单。

    炼制玉符和炼制丹药完全不相同,李双喜必须要集中所有的精气神,稍有不慎,那笔画一停顿,玉符也就毁了。

    第一次炼制,李双喜那第一笔才落下去,灵气没有跟上,直接宣布了失败。接下来的几次,也都才刚刚刻画完了几笔,便以失败告终。

    一个小时之后,李双喜失败了数次,两块玉石完全成了废弃品。

    看着地上玉石的碎屑,李双喜感叹道:“这难度比炼制那培元丹、活体丹难多了。”

    当初炼制丹药,虽然都是一品的丹药,成功率不高,但好歹一副药下去也有回报,可现在炼制玉符就完全不同了,两块玉石成了废品,什么东西都没有捞到。

    李双喜起身,喝了一口水,并没有放弃,去到别墅庭院,搬进了数块玉石,准备大展拳脚,咬牙道:“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弄出一块玉符来看看!”

    有了坚定的决心,李双喜再次按照刚才的步骤,一点一点慢慢来,沉浸在了炼符的世界之中。

    失败来的总是那么触不及防,一次又一次上演,甚至有那么一次,七曜古藤符只差最后一笔就能完成,可就是这么一笔,硬是没能在玉石上落下。

    “妈的,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今天无论如何,我还就和你死磕上了!”

    李双喜在那次失败后气得不轻,卷起袖子准备和玉石大干一场。

    体内的灵气一次次消耗,不知不觉李双喜已经全身都湿透了,汗水顺着下巴滴落在地板上,李双喜依旧没有放弃,聚精会神炼制玉符。

    风雨之后方能见到彩虹,付出的努力终究还是迎来了收获,随着李双喜手指中那最后一笔的顺利落下,七曜古藤符的模样已经全部刻画完毕。

    李双喜猛然睁开双眼,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中,只见一块纯绿色玉符躺在手掌中。

    大小也就半个巴掌那么多,整个表面透着淡淡的绿光,表面上刻画着的字符和道家古籍中一模一样,古朴之中带着一种震慑力。

    “成功了!”

    李双喜兴奋得直接蹦跳起身,差点把手中的玉符都给摔了。

    吓得李双喜连忙双手把玉符护在身前,道:“哎呦宝贝,你这要是摔碎了,那我可真就想死的心都有了。”

    最终,李双喜用了八九块玉石,才炼制出了一枚二品的七曜古藤符,别墅大厅,全是玉石的废渣,算了一算成本,这玉符的成本高达上千华夏币。

    李双喜仔细看着手中的七曜古藤符,真想试一试它的作用,可现在好像还没有办法验证。

    抬头看了看窗外,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李双喜决定出去一趟,这枚七曜古藤符,他打算给慕诗琪。

    慕诗琪差点因为李双喜而小命不保,李双喜始终觉得有愧于她。

    决定之后,李双喜处理了废弃的玉石,前往了慕诗琪的家中。

    慕诗琪见李双喜这么晚过来,很是欣喜,问道:“是不是想我了?”

    李双喜轻轻点头,刚想把玉符给慕诗琪,慕诗琪的柔唇已经扑面而来。

    对于慕诗琪的主动,李双喜总是无法抗拒,后脚将门关上,随后一把抱起了慕诗琪,拥吻着走向了卧室。

    两人一番云雨之后,李双喜感觉身体都要被掏空了,一边专心致志、聚精会神炼制了几个小时的玉符,一边又大战一场,就算是铁打的人,也都吃不消啊。

    “诗琪,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休息了十多分钟后,李双喜将七曜古藤符递给了慕诗琪。

    慕诗琪大眼睛眨巴眨巴着,好奇的看着玉符,问道:“这是不是古装片里王爷呀权高位重的人佩戴在腰间的牌子,代表身份那种?”

    慕诗琪这么一说,李双喜看了看,别说还真是很像。

    “你也可以当它是,然后挂在腰间。”李双喜郑重道:“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它能替我保护你,所以你一定要随身携带。”

    “有了它,前两天的事就再也不会发生了。”

    慕诗琪拿过了玉符,点点头乖巧道:“嗯嗯,我相信你。”

    见慕诗琪收下了玉符,李双喜心中舒坦了不少,问道:“诗琪,那件事现在网上传得怎么样了?”

    这两天李双喜都在忙碌于印记的事,并没有过多的关注。

    慕诗琪嘟了嘟嘴,道:“平静了很多,众多粉丝都支持我,我没有开直播,那些质疑的人,也都差不多散了,我想应该是去喷别的主播了。”

    “看来真是哪一行都不好做,看上去光鲜亮丽的主播,其实也很烦恼的。”李双喜感慨道。

    “我打算过两天就恢复直播了,毕竟爱我的粉丝还是很多的,为了他们,我也不能一直都不开播。”慕诗琪想了想道。

    李双喜表示赞同,慕诗琪有自己喜欢和追求的东西,他只用在后面支持就好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