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次古玩街的拍卖事件之后,林安山对李双喜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果不是李双喜,他可要被老对头王蛤蟆欺负到姥姥家了,这时见到了李双喜自然客气不已。

    李双喜同样也是一脸笑容,林安山花三十万买的天珠舍利给了自己,没有那玩意的话,现在双喜药业恐怕还没有办法批量的生产丹药。

    “李兄弟你这一到来,我多宝阁真是蓬荜生辉呀,哈哈。”

    “三爷抬举了,我哪有你说的那么能耐。这不,今天来这里还有重要的事请教三爷呢。”

    两人相互客气礼让着,林安山马上吩咐伙计泡上好的茶叶招待李双喜。

    落座下来,李双喜看了看多宝阁,道:“三爷,这大下午的怎么古玩街那么冷清?”

    这次李双喜第三次来到海宁的古玩街,这一次是人最少的一次,整条街道冷冷清清,甚至还没几家都关着大门,不知道是没有做生意了,还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林安山也是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回道:“李兄弟,你是不知道,现在这生意可是越来越难做了,古玩这碗饭,感觉已经快要吃不下去了。”

    “是发生了什么了吗?”李双喜微微皱眉问道。

    “海宁这条古玩街,过些日子恐怕就要彻底不存在咯。”林安山看着自己多年经营的多宝阁,摇着脑袋显得很是无力道:“应城市发展建设需要,市里面已经下发了文件,半年后,古玩街就要进行拆除改造,建设成为商场。”

    “还有这样的事?三爷,就算这里成了商场,你们也同样可以将古玩这个行业继续做下去啊,为什么这么沮丧?”

    李双喜有些不解,城市发展建设是必然,但现代商业街里做古玩生意,也应该没问题。

    “李兄弟,这你就不懂了,生意是可以做,可是这么一动荡,几十年的古玩街是无法再重现的,这是一个标志,也是一个时代的落幕啊。”

    林安山很是惆怅,道:“而且文件前几天才刚刚下发,古玩街不少的老板都已经决定转行了。就说那王蛤蟆,上次拍卖会之后,他就一蹶不振,听到这个消息更是直接忍痛割肉,昨天就离开了海宁,去别的地方谋求发展了。”

    提及到了王蛤蟆,李双喜也是心神一动,心中暗道:“没想到那家伙结局那么惨,不过谁叫他要偷梁换柱了自己的玉镯,自作孽,不可活。”

    犹豫了片刻,李双喜问道:“那三爷现在有什么打算,是继续坚守阵地还是也要转行了?”

    林安山喝了一口茶水,仔细回味了一番,道:“李兄弟,不瞒你说,我如今也是拿捏不定。我都这一把年纪了,对其它行业那是一窍不通,转行从零开始实在太困难,可是要不转行业,真是不知道这碗饭还能吃多久。”

    林安山揉了揉太阳穴,一副头疼的模样。

    “对了李兄弟,你不是有事请教我吗,你先说事吧,古玩街的事还是先搁一搁,毕竟还有半年的时间。”林安山道。

    李双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道:“三爷,你这多宝阁有大量的玉石吗?我想要一批玉石。”

    “玉石?当然有,李兄弟打算要多少?”林安山露出了一副好奇的模样问道。

    “先给我来一车的吧。”

    “没问题,李兄弟把地址给我,我待会就让伙计给你送过去。”

    李双喜随后将地址写给了林安山,林安山马上吩咐伙计去办。

    “三爷,你有办法找到大量的玉石吗?最好是找到玉矿那种。”李双喜道。

    林安山听后掐着一算,回道:“可以,我在外地投资过一个玉矿,只不过后来因为生意不太景气,将它关了,要是李兄弟需要的话,我可以把玉矿重新打开。”

    李双喜听后大喜,林安山果然给力,看来这事真是找对人了。

    诸葛仙尊授予的玉符一定是很强大的,要炼制玉符需要大量的玉石,李双喜有种感觉,日后自己玉石的需求量恐怕会直逼药材的需求量,所以现在就要做到未雨绸缪。

    “好,没想到三爷还有玉矿。这样,现在先别开,等我确定需要大量的玉石后,我通知你,你在打开。”

    “好。”对于李双喜的话,林安山一点质疑都没有,问道:“对了李兄弟,你怎么突然需要那么多的玉石?”

    李双喜自然不能将玉符的事告诉林安山,只好道:“三爷,这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不过我能告诉你的一点是,或许古玩这碗饭会变得很美味,说不定以后你每顿都能大鱼大肉。”

    听了李双喜的话语,林安山眉头顿时舒展了不少,惊讶道:“真的吗?”

    “现在我还不能给你百分之百的答案,但是几率很大。”李双喜笑道。

    “真要是那样的话就太好了,我做了一辈子的古玩,都这个年纪了,自然也想继续做下去。”林安山捋着自己的胡须很是骄傲道。

    一个人从事一个行业几十年,到了垂暮之年,回想往昔,自然都会觉得很是自豪。

    “三爷,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要是成功了,你打开玉矿,提供给我大量的玉石,到时候就算古玩街走的只剩下多宝阁一家商户,你也能屹立不倒。”李双喜道。

    林安山此时此刻在李双喜的身上看到了无限大的希望,一扫刚才的忧愁和阴霾,道:“好,我相信李兄弟,如果上次拍卖会不是你的话,我林安山今天已经离开这古玩街了。”

    “好了三爷,多的我也就不说了,我就先走了,时间不多,必须尽快确定下来。”

    李双喜喝了一口刚泡上来的茶,起身告别道。

    见李双喜起身,林安山也马上站立而起,拱手道:“李兄弟慢走,要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三爷,你现在就帮我挑选质地好的玉石,越多越好。”

    “放心吧,我亲自去办这事。”

    两人热情告别,李双喜离开了古玩街,回往美林海岸别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