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的,李双喜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的血肉之躯依旧存在,并且还能自由呼吸着深海之中的纯净气息。

    身体很是虚弱的李双喜,在呼吸了深海的纯净气息之后,双眼一下瞪大。

    那纯净气息顺着呼吸系统进入到了身体之中,身体的疼痛感竟然一点一点的消失,帮助着李双喜恢复身体。

    李双喜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体验,整个人一下舒畅了不少,身体就像是注入了全新的血液。

    李双喜看了看脖颈间黑曜石,这时候它恢复到了和之前一样的状态,普通得不能在普通。

    李双喜手指触碰了上去,就在手指刚刚接触到黑曜石表面的时候,黑曜石突然变成了粉末,以极其快的速度消失。

    仅仅三秒不到的功夫,黑曜石水晶消失在了这深海之中。

    “你终于来了,我等这一天已经足足等待了上千年!”

    李双喜还没有弄清楚这深海的情况,一个沉闷的声音回荡在了整个海域之中。

    那声音虽然沉闷,但是很有穿透力,带着磅礴的气势,似乎是这深海的主人。

    李双喜仰头看向了巨大的石像,刚才那声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石像发出来的。

    “这海底难道还有人?这怎么可能?”李双喜内心之中惊骇不已,眼中的目光死死盯着那巨大石像。

    很快,沉闷的声音再次响起:“没想到来的人还是一个青年,苍天总算是有眼了,哈哈哈哈!”

    声音的主人似乎很高兴,那哈哈大笑之声让周围的海水都出现了规矩的波浪。

    “我靠,这石像居然会说话,上仙岛?这不会是仙人吧?”李双喜内心之中大胆猜测起来。

    那哈哈大笑声渐渐收了起来,李双喜壮着胆子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能不能出来现身说话?”

    李双喜可不喜欢自己在明处,未知的事物在暗处的感觉,抛开害不害怕的问题不说,关键此时还不知道到底面对的是人是鬼,是神是魔?

    “现身?你就在我的手掌之中,要我怎么现身?”

    海底石像回了李双喜一句,随后手掌动了,拖着李双喜向上升了起来。

    脚下的巨石突然挪动,吓得李双喜迅速双手撑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随巨石的上升,李双喜也渐渐看清楚了海底石像的面容,是一个面容沧桑的老者。

    虽然整个面容都是石头构造而成,但真的就是栩栩如生。那石像的眼珠子是巨大的圆球,静静盯着李双喜,仿佛李双喜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视线。

    “天生骨骼奇特,又有特殊的机遇,是个旷世奇才,可惜就是现在的修为实在太弱。”

    海底石像很快对李双喜做出了一番评价,看来对方什么都知道,李双喜这时反而是放轻松了很多。

    “看来你对我的一切了如指掌,我现在出现在这里应该也是你的一手杰作,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李双喜平静的问道。

    上仙岛毁了自己都还活了下来,要是这石像想要灭了自己,恐怕就是轻吐一口气的事。

    “聪明。”

    见李双喜把话语挑明,海底石像动了,整个海底一时间地动山摇一般,可以想象石像的力量是有多么的大,难说已经是扎根在这海底,成为海底的一部分了。

    李双喜用出体内所有的灵气帮助自己坚定着身板,终于,海底石像停了下来。

    李双喜定睛一看,似乎是整个海底石像站立了起来,之前似乎是盘坐在海底。

    “我是诸葛仙尊,在这海域之中已经等候你了千年,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想让你帮我报仇。”

    仙尊?千年?报仇?听到这几个字眼,李双喜以为自己穿越了,赶紧道:“这什么什么仙尊,就算你在这海底等待我了千年,可是这才二十出头,更何况你也说了,我的修为实力太弱,帮你报仇更是无从谈起。”

    “闭嘴!”

    见李双喜竟敢反驳,诸葛仙尊的音量提高了几个分贝,海水震颤着,李双喜更是觉得心神一乱,自己的筋脉好像下一秒要被震碎了。

    诸葛仙尊那巨石面孔冷冰冰的直视着李双喜,继续道:“上古时代天神交战,我被对手用了卑鄙的手段禁锢在此地,设下了封印让我困在石像之中,人世间只有一个人有能力替我解开禁锢和封印,而那个人就是你!

    李双喜看着眼前巨大的石像,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脑子根本不够用了,神马天神交战封印、禁锢的,这些话语超出自己世界观不止是一星半点。

    “千年了,我终于等到了你!我也可以安心的离开了!”诸葛仙尊激动的语气之中夹杂着不甘,但有显得很是淡然。

    “诸葛仙尊?人世间的人千千万万,为什么是我?”

    李双喜经历过了生与死的惊心之旅,也成为了修炼者,此时强迫自己冷静了下去,事情还是得面对,先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在想办法解决,于是问向了自称诸葛仙尊的海底石像。

    “因为你的血液!前两日你在海滩面对那些黑恶势力的时候,鲜血流淌在了沙滩上,那和我惺惺相惜的血液被我所感知,我发现你的血液居然和我成为仙尊之前的一模一样,沉睡着的我终于觉醒了过来,也就是说,只有你才能继承我的实力。”

    李双喜并不在意什么继承不继承实力,追问道:“那手持机枪的几个家伙,是被你干掉的吗?”

    “是,不过以其说是我,还不如说是你自己。”诸葛仙尊很有深意道。

    “什么意思?”

    “意思我最开始的时候已经说了,你就是我要等的那个人,以后你将继承我的力量,替我复仇。”

    李双喜一脸镇定,犀利的目光凝视着诸葛仙尊的石像,道:“仙尊,我的到来不是已经解开了你的禁锢和封印了吗,为什么你不去复仇,而是将这个重担交到我的身上。”

    “如今千年已过,我的道行和能力都已经一去复返,想要和天神再战,已经是痴人说梦。我只有将我的力量注入到你的身体之中,有朝一日,说不定你能替我报仇雪恨。”诸葛仙尊叹息着解释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